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史话校情
[科学时报]难忘的延安岁月
2007-07-21 00:07:16
1,287 次浏览
来源:人大新闻网
编辑:人大新闻网

 

编者按:2007年11月1日,中国人民大学将迎来建校70周年华诞。为了让读者更加了解这所新中国创办的第一所新型大学走过的曲折而又光辉的历程,科学时报社与人民大学党委宣传部从5月15日起,合作推出《人大往事》专栏,刊登一系列人大师生满怀激情写下的回忆文章。

与陕公结缘

 

延安是抗战时期党中央所在地,在我这个穷孩子的心里,延安是当时我最景仰的地方;去延安,是我最大的心愿。

1939年11月初,阎锡山发动“晋西事变”,意欲消灭新军决死二纵队,向吕梁根据地大举进攻,日军也开始扫荡,形势一下紧张了。我向所在的吕梁剧社领导提出,想去抗大学习军事,准备打仗。我约了也想去延安的剧社战友薛映库一同找到了延川县县长,向他说明了来意。这位县长二话不说,马上答应了我们的请求,并随即给陕甘宁边区政府高主席写了一封信。我们拿到了信,兴高采烈地回到驻地,向战友们告别。

这样,第二天早上我便与薛映库捆扎好行李出发,路上走了三天,傍晚时分到了延安。翌日清晨我们便找到边区政府,把信递上去,边区政府的一位办公厅主任接待了我们,但他说道:“你们想去抗大,想法是对的,抗大最有名气嘛,不过抗大开学已经几个月了,中间招生不好办,你们还是去陕北公学吧,那里刚要开学,正在招生。”

我一心想去抗大,听他这样说,实在不甘心,便提出能否写上两封信,让我们自己去抗大碰一碰,确实不行再去陕北公学。这位主任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下来,他拈起毛笔写出两封亲笔信,装入两个信封,一封给抗大,一封给陕公,然后热情地握手祝我们成功。现在想一想是多么的不可思议,一个办公厅主任这样理解两个素不相识的少年的要求,这样不厌其烦地为我们办事,可惜的是我一直没有弄清这位主任的姓名,他应当是我党一位知名的领导人,一面之缘,竟这样错过了。

我们满怀信心地赶到了抗大,一位领导接待了我们,说明学校已开学很长时间了,明年春天这一期就要毕业了,中间确实没法插学生了。战争时期,学制都很短,教材也很简短,但学生的质量都很高。看来抗大是真的进不成了,军事也学不成了,只好到陕公去报到。我后来被分配到陕公56队。

单纯的陕公生活

我的延安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延安生活的一大特点就是简单明了,这反映在人事关系、工作作风、社会生活等诸多方面。什么是延安作风呢?先来的同志们给我讲了一件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当时的延安马列学院被誉为“最高学府”,设在延安北郊兰家坪一带。有一次毛主席要去那里作报告,院长范文澜派四个人去接毛主席。谁知刚走到半路,毛主席正从对面走来,他听说这四人是来接他的,便说:“接我?是怕我忘了有报告吧?你们放心好了,学院给我的任务,那是忘不了的。”

这四人急忙解释,是来接主席的,接晚了,很不像话。毛主席却打断了他们的话说:“这样做不好吧!一个人作报告要四个人接,要不得!要不得!”毛主席又说:“哦,四个人,轿子呢?下回呀,要你们领导再加四个人,来个八抬大轿,又体面、又威风。要是你们还有人,再来几个鸣锣开道的,摇旗呐喊的,你们说好不好?”大家都笑了,毛主席也笑了,他继续说:“那才不像话嘛,对不对?皇帝出朝,要乘龙凤辇,官僚出阁要坐八抬大轿,前簇后拥,浩浩荡荡,摆威风。我们是共产党人,是讲革命的,要革皇帝官僚的命,把旧世界打他个落花流水,我们既然要革命,就要和旧的制度决裂。就万万不能沾染官僚习气。二万五千里长征都走过来了,这几步路算得了什么?我又不是不知道路,不要接接送送的嘛!我们要养成一种新的风气,延安作风,我们要用延安作风来打倒西安作风。”

这是毛泽东随感而发的一段议论,也是最早流传的有关延安作风的故事。

56队当时有学生百十人,我们列队出操集合的地方在山下边,天气暖和时我们就在窑洞门前台席地而坐上大课。

我与路迈编在一个小组里,他任组长,一组十几个人,男女都有,年龄不齐,我那年16岁,而一位云南来的同学已30多岁。那时还没有推广普通话,同学却各地的都有,甚至还有海外华侨。早上列队点名报数时,各操方言,非常有趣。但同学们在一起却无比亲密,相互间都非常易于交流,共同的信念,共同的生活,把大家凝聚成一个整体。

陕公当时给我们安排的课程有政治经济学、中国革命史、联共党史、哲学、唯物主义辩证法、统一战线、游击战争、党的建设等,由各科老师定时授课,隔段时间有一次考试。但考试与答题相似,允许看参考书,允许讨论,题出得很活,主要看理解程度,还没有看到哪个同学抄袭别人的。弄虚作假在那个年代是很可耻的,由于同学们都很自觉,这种考试方法对我们的学习促进很大,对知识的掌握也大大加快。学生学到这些理论之后也较有创新能力,这是那种死记硬背固定答案的教条方法所不能比的。记得我当时国际时事学得很好,也没有死记硬背,但各国概况及首脑外交部长也都记得牢,对党章、党史也能述其大概,一方面是我学习刻苦,一方面是陕公的学习方法好。

文娱活动丰富

陕公的文娱活动是十分丰富的,集体唱歌每天都有,每周末还安排文艺演出,各队各组都要出节目,自由活动时间里大家也常聚在一起唱歌,你教我,我教你,没几天大家都会唱了。我们常唱的歌有《陕公校歌》、《抗大校歌》、《延安颂》等,这些歌曲造就了延安人身上特有的气质,几十年过去,凭这种气质就可以彼此相认。

1940年5月1日,冼星海在延安中央党校大礼堂组织起一场500人参加的“黄河大合唱”,由他亲自担任指挥,我作为男童高音站在前排,后排的同学站在用砖头支起来的木板上,刚唱了一半,木板一晃动,砖头塌了,后几排的同志摔了下去,但歌声并没有停止,摔倒的同志一边往起来爬,一边唱,台下的同志也跟着一同唱起来,台上台下的激烈情绪化成沸腾的海洋,此景此情令人永生难忘。(本文选自李文辉著《回首沧桑》一书,有删节。)

原文链接:难忘的延安岁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