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人民日报]陈力丹:加快我国互联网的发展与普及
2015-12-17 10:12:32
3,760 次浏览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黄, 源

编者按:

近年来,我国互联网的广度和速度都在飞速发展、日新月异。然而,在国际社会中,我国互联网在综合平衡发展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较大的差距。12月17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陈力丹教授在《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强调应认清现状、进一步推进我国互联网发展与普及工作的进行,在此,人大新闻网刊发文章全文,以飨读者。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1997年至今已发布了36次报告。这项报告的每次发布,都给人们带来兴奋,因为我国互联网的发展广度和速度,自己与自己比,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但根据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ITU)最近的第六次《衡量信息社会报告》,我国互联网在综合平衡发展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较大的差距。认清差距,才好明确我国互联网未来努力的方向。

我国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

ITU报告采用信息和通信技术指数(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Development Index,简称IDI),是一个全面反映信息化发展水平的11个要素合成的复合指标,涉及信息化基础设施、信息化使用、知识水平、发展环境与效果、信息消费等各个方面,该指数分为接入、使用、分技能三个分指数。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和收入水平、政府对相关技术标准的推动和采用、通信基础设施的完善、通信行业的开放和竞争程度、有线和宽带用户的增长情况,都会影响接入、使用指数。研究IDI,对于全面准确地反映支撑信息社会发展的通信方式水平,十分重要。

我国互联网的发展极快,似乎应该处于世界先进水平,但ITU报告显示,在世界166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IDI位于第86位;欧洲平均值为7.14,中国为4.64,仅略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互联网普及率为47.9%,位列全球第34位,与欧洲75%的普及率相比,仍然有明显差距。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5年全球信息技术报告》,世界143个经济体中,中国的网络就绪指数(Networked Readiness Index,NRI)排名第62位。NRI采用数十个指标考察一个国家或地区融入网络世界所做的准备的程度,以及加入未来网络世界的潜在能力。这个排名意味着中国对加入网络世界的准备状况不够理想。

2014年以来,我国网民规模增速放缓增幅收窄,进入“平稳增长”阶段。具体讲,这是因为移动电话的普及率已基本饱和,上升空间逐渐缩窄;另一方面,由于国家税收等政策的变动,智能手机的推广渠道受到冲击,手机网民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受到部分削弱。从长远看,我国不同地区之间、城镇和乡村之间以及不同社会群体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别,这些差别和不平衡,制约着社会整体的进一步发展。

差距形成的原因

我国互联网的发展如此快速,IDI指数偏低的主要原因何在?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考察:

城、乡互联网普及率差距过大。2014年底中国网民中农村网民数量1.78亿,占网民总数的27.5%,与2013年底相比只增加了188万人,而城镇网民的增长了将近3000万人。2014年中国城镇地区的互联网普及率为64.2%,农村地区的互联网普及率为30.1%,相差了34个百分点,城、乡互联网普及率差距,意味着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各类基础设施、教育资源、科技应用、就业机会等各方面处于不平等状态;中国城镇化进程过快在一定程度上也掩盖了农村互联网普及较差的现实。

互联网公共教育普及率低。2014年中国的学校通过电脑上网比例为14.2%,相比2013年的11.3%略有增长,而发达国家绝大多数学校已经普及宽带互联网。关于机场、咖啡馆、餐厅等公共场所无线网络的提供,没有具体数字,只有一句“丰富了网民接入互联网的选择,成为网络社区接入的补充”。中国邮政系统在普及互联网方面未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中小产业互联网使用率、云计算的普及率较低。在这个领域,中国的综合指数只是美国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有美国一家公司预测,中国产业互联网要到2040年才能赶上美国。

宽带价格可承受性很差。联合国宽带数字发展委员会制定的宽带价格可承受性目标是人均国民总收入的5%,中国为5.6%,排名第99位。中国澳门以0.21%占据榜首,中国香港以0.7%占据第10位。在移动宽带综合价格分指数(反映“预付费或后付费的基于手机的服务以及预付费和后付费的基于计算机的服务”四种不同类型的移动宽带计划)下,中国在11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101位(价格由低至高排序);中国手机宽带月资费相对人均GNI(国民收入),是美国的8倍多,在全球排名第77位。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4年全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是0.469。这是自2009年以来第六年下降,不过这一数字仍然超出了国际公认的0.4的贫富差距警戒线。这反映出我国的收入差距仍然比较大,主要表现为城镇居民内部、城乡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中国社会现实中存在的较大收入差距,是影响中国宽带服务价格可承受性的客观因素。

固定宽带网速较差。根据ITU报告,固定宽带的网速,韩国(网速不低于10Mbit/s)用户比例最高,约37%,其次是法国、冰岛、丹麦和中国香港,日本排名第10位,美国排名第20位,中国澳门第32位,中国大陆排在第42位,高速互联网用户占比约2%,人均国际宽带速度只与非洲相当。我国低速网络用户占据大部分,特别是移动通信领域,现在4G用户占比还不到七分之一。

电信运营商和驻地网运营商的垄断。ITU报告认为,改善发展中国家的宽带市场竞争和监管框架,在于不同运营商之间的良性竞争,既能推动宽带服务的普及,又能将宽带价格约束在合理范围内并通过市场竞争不断平衡调整。中国驻地网运营商掌握着“最后一公里”的优势位置,很多开发商凭借小区进入权坐地起价,电信运营商进入后又进行垄断,这是需要在经营体制上改进的问题。

实施“宽带中国”战略

针对以上问题,2013年国务院发布“宽带中国”战略实施方案,这意味着“宽带战略”从部门行动上升为国家战略,成为国家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它是推动经济转型升级,落实“互联网+”战略的基石。

2014年12月,中国教育部等五部门联合下发《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有效机制的实施方案》,提出2015年全国基本实现各级各类学校互联网全覆盖,其中宽带接入比例50%以上。是否达到计划标准,需要检查督促。除此,推进社会各公共服务机构和场所的互联网免费或低费全覆盖,以及中小产业互联网的普及,亦应有具体的部门负责推进与解决。

鉴于中国网民规模的增长幅度逐渐减小,进一步普及ICT服务的主要领域应该在农村地区。就此,2015年10月1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完善农村及偏远地区宽带电信普遍服务补偿机制,缩小城乡“数字鸿沟”,部署加快发展农村电商,通过壮大新业态促消费惠民生。会议指出,缩小城乡差距是我国发展巨大潜力所在。

前年(2013年)我国固定宽带平均网速全球排名82位,2014年跃升为第42位,自身的发展速度已经极快了,而我国人均GDP排名全球仅第86位。不过,我们还是要意识到,宽带网速的落后,相当程度上拉低了我国信息化水平的指数。我国地域辽阔,城乡差异较大,需要在广大农村和边疆地区继续努力普及宽带和提升宽带速度。

我国固网宽带资费的绝对值比发达国家低很多,而且连年下降,但相对人均GNI则远高于发达国家;手机宽带月资费绝对值与美国相当。大城市网民对价格具有一定的可承受性,但对广大农村和边远地区的网民来说,“提速降费”是国家经济发展到现阶段必须解决的问题。就此,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说:“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随后,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提速降费”的五大举措。人民日报为此发表多篇文章,认为关键在于打破垄断格局,放开资本进入门槛,在电信服务市场引入充分的竞争。具体到社区,要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引导驻地网运营商有效竞争,合理配置驻地网资源,使用户拥有自主选择权。在这里,有效的市场监管是宽带价格服务满意度的重要保障。

需要注意的是,网络覆盖并不等于每个家庭都接入。2014年中国光纤到户覆盖2.5亿户,实际开通仅0.68亿户,农村地区更是如此,短期内无法收回成本。中国移动4G用户数目前不大,但也得以实现4G全网覆盖为前提,只有用户规模上来了,边际成本才能降低。显然,我国互联网的建设质量与我国非城市化比重很高存在较大矛盾,无法与中国澳门、中国香港地区和基本城市化的丹麦、韩国、日本等国家在IDI排名上比拼。但是,认识到我们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缩小差距,是应该努力的。

原文链接:

[人民日报]( 2015年12月17日 07 版)纵向看,发展较快;横向比,差距不小 加快我国互联网的发展与普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