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卫兴华:怀安邦兴国之志 治经世济民之学
2015-12-18 22:12:55
19,850 次浏览
来源:文/校报 杨默 图/图片与视频中心 袁源
编辑:钟 晓蕾

1DX_7206副本

“如果说中外学界的大师们是参天大树,我也许是其中的一支细细的枝条,或许是其中的一片树叶。”12月17日,卫兴华以其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经济理论领域的卓越贡献,获得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谈起自己的成就时他仍旧谦逊。

最早提出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理论,最早系统研究和论述了社会主义经济运行机制理论,最先提出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从事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六十余年,卫兴华在我国经济学界具有举足轻重的理论地位和巨大的学术影响力,被学界称作“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和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杰出代表,被境外媒体誉为“《资本论》研究权威”、“中国稳健的改革派经济学家”。

“马克思主义信仰给了我最大的人生动力”

卫兴华先后取过三个名字。1925年,他出生在山西省五台县善文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家中取“金童玉女”之意,为他取乳名“玉童”。考东冶镇高小时,小学老师给他取“官名“卫显贵,希望他将来荣华富贵。他从小目睹日军暴行,立志抗击日寇、振兴中华,到日军占领的东冶镇上高小附属中学补习班时,又把名字改为卫兴华。

1946年,卫兴华参加了党的地下工作,并于1947年在解放区正式入党。后被捕入狱,他在狱中严守党的秘密,没有暴露身份,出狱后转到北平继续从事地下工作。此后,卫兴华先后在华北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学习,1952年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经济教研室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

读政治经济学研究室研究生之前,卫兴华连“政治经济学”这个词都没有听说过,由于没有基础,他只好“笨鸟先飞”,把全部时间都用来学习,几乎从来没有休过节假日,“虽然苦读书、读书苦,但当自己弄懂和把握了博大精深的马列主义的有关基本理论和方法,并获得成绩时,又会有苦中有甜、苦中有乐的收获感。”

“我的命运是和我们党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党和国家的命运走曲折道路的时候,我的命运也是曲折的。”改革开放以前,几乎每次“左”的政治运动卫兴华都是挨整的对象。1957年“反右”时他被划为“中右”,“文化大革命”中他被打成“叛徒”“特务”,遭受到残酷的迫害。

在人生最艰难、最无助、生命没有保障时,他给自己的最低要求是既不自杀,也不被杀。“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给了我最大的人生动力。”卫兴华说,“新中国建立后,中国站起来了,敢和最强大的西方国家抗衡,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共产党是追求真理、为人民谋福利的,即使一时犯了错误,也一定能改正。改革开放后,中国创造了世界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奇迹,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真理在交锋中迸发火花”

卫兴华的治学态度是:不唯上,不唯书,不唯风,不唯众。他求真求实,追求真理,搞研究也好、讲课也好,从来不会随着“风向”左右摇摆。他说,“马克思主义揭示和追求的是真理,我就要用追求真理的精神去坚持马克思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卫兴华发表的论著与当时“左”的政治氛围保持了距离,没有为“左”的理论和政策进行过论述和宣传。上世纪50年代,针对当时在国内流行的苏联政治经济学教材中的一些观点,还是年轻教师的卫兴华在三个问题上提出了不同意见:一是货币没有阶级性;二是抽象劳动不是商品经济范畴;三是反对“固定资本的周转快慢影响利润率高低”的观点。这三个意见后来都被认为是正确的。

粉碎“四人帮”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卫兴华获得了理论精神上的解放感,更是积极地参与到理论工作的拨乱反正中。他先后在《光明日报》发表了《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决定力量》和《略论生产力发展的连续性》,并在《哲学研究》发表《关于生产力的内容和发展生产力的问题》,对批判所谓“修正主义的唯生产力论”及宣传上层建筑决定论、生产关系论决定论等观点进行矫正。《关于生产力的内容和发展生产力的问题》一文更超越了生产力二要素、三要素的框框和争论,提出了生产力多要素论。

“争论是有必要的。经济学的发展、理论的发展是不怕交锋的。有时候真理就是在交锋中迸发出火花的。”卫兴华认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研究,不是简单地照搬马克思的著作,必须深刻地学习领会、把握马克思主义原著的精髓,在理论上进行创新和发展。他从整体性和系统性上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马克思著作中难解或被错解的诸多问题,对误解错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的有关问题,都进行了理论是非的辨析,被学界称为“经济学理论的清道夫”。

“要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理论工作者应该学习卫兴华教授,坚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科学性,真正做到理论自信。”著名经济学家洪银兴谈到卫兴华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研究与发展、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体系和经济改革与发展方面做出的重要贡献时极为感佩。

在长期的理论研究工作中,卫兴华提出了诸多前瞻性的理论观点,对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和改革事业做出了理论贡献。1959年,在国内最早提出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理论。1986年,最早系统研究和论述了社会主义经济运行机制理论,并提出了纵向二层次调节理论,这与后来中央提出的国家宏观调控下市场经济内涵相接轨。同年,在国内较早提出探寻公有制的实现形式问题,这又与中央后来提出的探索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的观点相吻合。

对改革和发展中的一些前沿性理论问题,卫兴华也有前瞻性研究。在国内较早论证了允许多种经济成分同时存在的客观依据;肯定和论述了国有经济之间应进行竞争的问题,突破了社会主义消灭竞争只有竞赛的传统观点;较早提出并坚持效率和公平相统一与并重的分配原则;最先提出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突破生产力二要素三要素之争,提出运用马克思的生产力多要素论发展我国生产力。对转变经济增长和发展方式问题、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体系问题、对改革和搞好国有经济问题,他都有系统深入的研究。

“我觉得目前有一个很重大的问题,就是怎样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这些年来我不断地写文章,从正面阐述、力求创新与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和阐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澄清一些理论是非。”几十年来,卫兴华笔耕不辍,发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体系研究》等文章近1000篇,出版《走进马克思经济学殿堂》等著作40多部,成为中国最多产的经济学家之一。

卫兴华认为,中国对待西方经济学有两种不好的、不应该有的倾向,改革开放以前,把西方经济学“骂倒”,现在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对西方经济学由“骂倒”变成“拜倒”,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被边缘化了。“学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同时也要学好西方经济学。这样才能判断是非,才能对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过程看得清楚。”

“我还在燃烧呢!”

如今,卫兴华已经年过九十,每天学习工作时间仍然不少于八个小时,至今还在担任博士生导师,并经常参加各种学术活动。他说,希望通过勤学、勤思、勤写继续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作出贡献,“我不赞成让老同志‘发挥余热’的提法,我还在燃烧呢!”

如何让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精髓传承下去,是卫兴华近年来苦苦思索的问题。在多年的教学中,他坚持把教书和育人结合起来,既教授知识,也传递信仰。他认为,无论对西方经济学的借鉴和评判,还是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教学和阐释,都要结合国内外的经济社会实际来进行,要让学生们真正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科学性和与时俱进的品格。

“在马克思主义被一些人淡化、边缘化的情况下,人民大学应该在这方面更好地坚持发展马克思主义、坚持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更好地发挥我们的带头作用。”在人民大学学习工作60多年,卫兴华对学校怀有极其深厚的情感,他说:“有人民大学就有我。我关心人民大学的发展,希望人民大学培养出更多优秀的人才。”

学生们曾送他一幅词匾:“倾一腔热血,携两袖清风,默默以育人为乐;招八方弟子,探九州方圆,时时凭真诚敬业”。对于青年一代的成长,卫兴华也充满希冀,并用“为学当如金字塔,要能博大要能高”勉励他们刻苦学习、刻苦钻研,希望他们理论功底扎实、知识面宏厚、人品文品兼修,“希望我们的青年教师、青年学生能够出世界级的经济学泰斗、经济学大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