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搜狐]聂辉华:国企改革的真正障碍在于国企的定位
2016-03-15 08:03:26
9,457 次浏览
来源:搜狐
编辑:刘丹怡

12日下午,国资委就国企改革问题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副院长聂辉华在接受搜狐财经采访时表示,国企改革的真正障碍在于国企的定位问题。他认为,国企应该是经济组织,不是政府部门。国企作为政府部门一部分的观念,是目前很大的一个误区。

对于一直饱受诟病的政企不分问题,聂辉华表示,现在的思路基本上是增量改革,即新聘任的经理人可以选择市场化身份或行政级别,但取消原有人员的行政级别很难。

他建议,三年内所有国企领导都取消行政级别,拿市场化报酬;或者所有一把手仍然是行政干部,但是其他干部的身份改为市场化身份,拿市场化待遇。

此外,针对国企效率不高的问题,聂辉华认为,2004年国企大规模兼并重组之后,国企效率提升的主要原因,是依靠市场势力和优惠贷款。但如果去掉市场垄断地位,那么国企的效率就不再显著。

以下为采访记录:

1、国企改革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聂辉华:所谓国企的定位问题就是,究竟国企是一个纯经济组织,还是一个同时要承担政治功能、社会功能和经济功能的复合型组织。如果不解决这个定位问题,国企的改革不可能有根本转变,不会有大的突破。

2、如何评价国企职业经理人制度?

聂辉华:国企推行职业经理人是可以的,但是这个问题也不是新问题。大约十几年前,当时的国家经贸委就下文,要取消国企的行政级别,可是你看现在取消了吗?不仅没有取消,而且一些大的保险央企还提升为副部级了。我引用一段材料:尽管国家政策多次三令五申,明文取消国企的行政级别,但大多难以落到实处。例如,1999年9月2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指出,“对企业及企业领导人不再确定行政级别”。然而,直到2014年1月17日,广东省政协委员依然在呼吁“广东率先取消国企行政级别”。——以上文字来自:方明月,《先天优势还是后天努力?——国企级别对全要素生产率影响的实证研究》,《财贸经济》,2014年第11期。

为什么国企级别难以取消?因为国企定位不清。如果是半个政府,那么就可以有级别;如果是经济组织,根本就不应该有级别。现在将国企分为公益类、商业类,也许是一个渐进的探索。但这还是经济功能的分类,不涉及政治、社会职能的剥离,因此仍然没有解决定位问题。

3、如何看待国企优先股?

聂辉华:优先股算是一个新东西,可以确保国资收益,能进能退。但是,这目前还是试点,不是主要举措。效果有待观察。

4、有记者问,国资委在某些方面是不是管得太多太细了?

聂辉华:我理解,背后的原因是,上面一方面说简政放权,另一方面有不断下发各种文件,要求“坚持底线”,不要踩线,不要抢跑,导致很多企业不知道或者不敢做、不敢创新。我们可以隐约发现,上级不同的部门,包括政府和党务部门,发下的文件有一些是相互矛盾的,这让下面无所适从。下面的国企,最怕的就是上级扣帽子。这跟我们整个社会缺乏对创新、探索失败的宽容有关,是大环境使然。

为什么上面要给国企改革划那么多底线?加那么多限制?因为上面也怕出事,还因为国企本身承担了政治和社会职能,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组织。这又回到了国企定位问题。因此,国企定位问题不厘清,国企改革就难以从根本上推进。

5、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说,国企承担了一部分公共管理职能,您如何看待?

聂辉华:肖主任这个说法有问题,“国企承担一部分公共管理职能”。什么时候,宪法赋予了国企这样的政府职能?国企应该是经济组织,不是政府部门,没有行政执法权。连国资委主任都这么说,可见“国企作为政府部门一部分”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了,要改革国企定位,难啊。

6、如何看待国企的产能过剩问题?

聂辉华:产能过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一旦产能过剩,上级总是根据规模来划分谁兼并谁,结果越是产能过剩,企业就越是有做大的冲动。因为只有做大了,才能兼并别人,才不会被别人兼并。这种政策举措扩大了产能过剩的问题,是不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应该由效率高的兼并效率低的,而不是单纯由规模大的兼并规模小的。

背后的更深层次原因是,上面强调国企要“做优做强做大”。做优、做强不好判断,但是做大很容易,这必然导致国企无限扩张,必然导致产能过剩。过去从来没有公开提出国企“做大”,现在这么提法,我觉得要慎重,尤其是在产能过剩的阶段。

7、如何评价国企领导限薪问题?

聂辉华:主要领导限薪,下级领导不限薪,可能导致薪酬倒挂,激励扭曲。我个人更赞同的做法是:三年内,所有国企领导都取消行政级别,拿市场化报酬;或者所有一把手仍然是行政干部,但是其他干部的身份改为市场化身份,拿市场化待遇。不能搞出一堆领导有行政级别和限薪,另一堆领导却是市场化待遇。

现在的思路基本上是增量改革,即新聘任的经理人可以选择市场化身份或行政级别,但是这么一搞,可能要几十年才能完全取消国企领导人的级别。那国企在这几十年里的激励体制就可能一直是扭曲的。

8、如何看待债转股问题?

聂辉华:债转股其实就是变相延长对企业的贷款,其实是一种软预算约束问题。有一些亏损企业,亏损是暂时的,可以债转股。但如果企业前景很差,就应该果断破产或者被兼并,此时债转股可能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9、如何看待国企效率提升现象?

聂辉华:关于国企效率问题,我们做过专门研究。我和刘小鲁老师在人大国发院发布过一个报告《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怎么混?混得怎么样?》,我们发现:2004年国企大规模重组之后,国企的效率提升了,尤其是央企。但是国企效率提升的主要原因,是依靠市场势力和优惠贷款。如果去掉市场垄断地位,那么国企的效率(TFP)就不再显著了。因此,我们要客观看待国企的“效率”问题。

10、如何看待中国南车、北车合并现象?

聂辉华:肖主任谈到,“南车北车合并之后创新更强了”,我觉得需要证据。我听到的说法是,一方面在国外竞争中,合并后确实提高了中车的谈判力。但是在国内,现在两家公司不再有竞争了。而缺乏竞争,就会缺乏创新的动力和压力。这次合并的效率还有待评估。

11、如何看待国企之间的兼并重组现象?

聂辉华:多兼并重组,少破产关门,这是一种稳妥的处理产能过剩和亏损的办法,也凸显了国企承担了相当多的政治和社会职能,即维持社会稳定。但是,如果政府建立了完善的社会保障网络,国企就可以放手改革,尽量往市场化方向走。我觉得,这反映了一个问题,就是政府该做的事情没有做好、做完,不得不让国企承担一部分。这不是长远之计。

原文链接:

[搜狐网]聂辉华:国企改革的真正障碍在于国企的定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