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中国政府网]毛寿龙做客中国政府网 全面解读总理中外记者见面会
2016-03-18 14:03:05
12,462 次浏览
来源:中国政府网
编辑:鲁 忆
编者按:3月16日15时,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毛寿龙做客中国政府网,就当日上午李克强总理中外记者见面会与网友在线交流。

互联网金融的出现为传统金融提供了改革契机

毛寿龙认为,金融可以解决很多实体经济解决不了的问题,尤其是不良资产的处置、中小企业融资难等。

[主持人]上午总理回答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金融方面的。世界金融形势包括中国股市整体不是很稳定,大家有很多担心,您怎么看?

[毛寿龙]从目前的角度来讲,最近几年传统金融本身在发展、在改革,而且在市场化。其中的一个媒介就是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从2003年开始从支付领域开始发展,一直到中小企业P2P的贷款,包括众筹等各种各样的东西,直接渗透到整个经济当中。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目前中国的金融已经被大家所关注,过去大家想的是金融是非常稳定的,基本上不可能有危机。现在所讲的危机和以前的危机不一样,过去没房子、没钱、没吃没喝那叫危机。市场经济条件下所讲的危机基本上都是供给过剩,东西太多了不知道怎么配置,这个时候才出现危机。

所以金融改革目前对中国来讲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一方面我们传统金融改革力度在加大,但又面临很多困难,但新金融出现以后,尤其是互联网金融出现后给传统金融提供了非常好的改革契机,同时我们在传统银行没有办法提供的地方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去年我们的股市虽然上下震荡,有关方面采取综合性稳定市场的举措,稳定了股市。

总理在记者会上说,实际上是要防范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这一点是做到了的。我们不能看上下震荡幅度的不稳定,而是要从金融全局的方面看待这个问题。华尔街日报2015年年终总结认为比较平稳的美国股市2008年以来是绩效最差的,但华尔街日报对中国股市的评价认为是全球股市里面2015年绩效最好的。从这个角度我们就可以判断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是很好的,总理对中国经济长期向好充满信心,一方面要改革,要保持实体经济,尤其是新的金融为中小企业提供了非常好的服务。

就整体来讲,我们说今年如果进一步深化改革的话,金融领域的问题应该说能够得到非常妥善的解决,金融可以解决实体经济解决不了的很多问题,尤其是不良资产的处理,金融是一个非常好的处理手段,包括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

今天总理特别讲到,中国储蓄率高,但是融资成本也非常高。我也观察到有些国家融资利率非常低,比如中国有一个项目到美国融了几百万美元,中国很多年轻小孩子成功的标准就是说我昨天在美国融到资回来,人家的融资成本低,而且相对容易找到风投。中国创投相对来讲规模还比较小,如果我们资本市场未来发展得更好,那时候不仅能为中国经济提供很好的支撑作用,同时对全世界的实体经济也会产生很好的支撑作用。

总理看到了积极面 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

毛寿龙表示,总理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是因为他看到了很多积极的东西。

[主持人]在回答记者“有人担忧中国经济会一路下滑,甚至会击穿6.5%这条线”的问题时,总理说完不成目标是不可能的,当时总理说话的时候表情非常轻松自然,非常自信,底气十足,在您看来总理的底气是从哪里来的?

[毛寿龙]这也和总理本身比较务实有关系。很多人看到了问题,那些问题我想总理也看到了,的确有很大的难度。但是他也看到这些问题从现实来讲还是有夸大的成分在里面。

全世界都在说我国老年人口越来越多,好像马上就要发生和日本一样的老龄化问题,我们是未富先老,人家是富起来以后马上停滞了。实际上我们每年还有很多新增的人需要就业,政府还要花很大的力气创造就业机会,不存在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劳动力市场一下子就萎缩的时期,现在还没到。

包括其他的传统经济,包括投资,包括高速公路高铁,很多人认为我们基础设施已经饱和了,实际上还没有。我们高铁今年在现有的线路基础上还要增加很多对列车,马上有新的运营图要出来了,这点可能过去很多人都没看到,就是说我们的高铁会不会没人坐甚至于价格太高,这个价格出来后发现市场可以接受,而且对于中国的物流和旅游业都有非常大的支撑。

所以我想总理应该看到了很多积极的东西。实际上中国有很多的退休人口,很多退休的人也在非常努力地工作,浙江的很多老人家年纪大了还在工作,包括我妈还在工作,她就觉得工作是一个乐趣,如果不工作很难受。有一个老太太就说我觉得只有人干活,干了才能活。实际上中国这种精神一直是存在的,即使是有人批评我说你不能这么说,但我想我们都看到了这一点,中国人还是非常勤劳勇敢的,是经济发展非常强劲的一个动力。

一个国家尤其是大国如果金融发展了,实体企业又发展了,它肯定会成为一个世界经济的支撑点,它自己也会进入非常好的发展时期。

从各个方面来讲,总理不仅看到了消极面,也看到了消极面当中的很多积极因素,也看到了我们中国未来那么多年从长期面来讲,改革开放的动力以及整体经济发展的动力还是足够的,问题就是如何在全世界市场比较低迷的情况下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目前我们面临一些困难,但是这些困难是可以克服的。

经济体要持续发展 需增加新动能

毛寿龙认为,经济体要保持一定速度的持续发展,需要增加新动能。

[主持人]最近一段时间对“新经济”、“新动能”的讨论非常多,上午总理对新经济的内涵进行了阐述,也讲了把新动能和传统动能提升改造结合起来。那么如何看待新经济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作用?

[毛寿龙]对于一个国家来讲,或对一个经济体来讲,经过一段时间经济高速增长以后,会有增速放缓的情况,从一般的经济学原理来讲也是如此。如果要继续保持一定速度的持续发展,就需要增加新动能。

很多新的经济因素进去以后,这些新的因素如果完全变成了经济充分发展的支持性因素,自然而然这个经济就会比较平稳地发展。

关键是对我们中国来讲,很多业态,实际上新经济本身就是经济的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克强总理上午讲了很多中国新经济的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但他特别强调不能只看这些,在我们国家新经济实际上不仅是云计算、互联网这些东西,还要看一产、二产、三产本身进入新经济业态的一些元素。

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现有很多房主挺爱惜自己房子的,那个房子装修得非常好,很漂亮,一定要租一个非常爱惜这个房子的人,这种租客不太容易找得着。互联网解决这个问题了,房东就可以通过互联网来选择一个客户,这个客户非常爱这个房子,而且懂维修。

包括有一个房子靠一两个人来投资,年轻人一般没钱,但是想投资有很多创意,那么这个创意现在可以帮助他实现,就是互联网众筹,或者说住房本身资产化,资产化以后每个人花一两万块钱也可以实现自己的投资梦想。而且房产会有专人帮你管得好好的。比如说三亚的房子很多人买了空着,过年的时候去住一下,一年大部分时间空着,那么这个资产很浪费,这个时候如果让它用起来呢?我们说互联网也可以帮他实现,比如我们把房产使用权变成“券”的形式,一帮人都买他的“券”,买完以后我预订可以给我一个星期的租房券,也就是居住权,我拿到这个“券”,我去不了,还可以送给朋友,多好啊。这样当地的客流量也就有所提升。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管住政府权力 公开政府权责

毛寿龙认为,总理对简政放权和政务公开的表述,表明政府改革的确是要全方位的。

[主持人]在谈到简政放权与政务公开的时候,总理说要用减政府权力的“痛”来换得企业、群众办事的“爽”,还讲到“公开是惯例、不公开是例外”、“权在用、云在看”。对于简政放权和政务公开的这些表述您怎么看?

[毛寿龙]对于这个问题,总理回答得很坦诚。比如简政放权是削减部门利益的事情,是减政府权力的“痛”。我过去有些学生,我问他为什么选择做公务员?为什么不出来呢,去创业多好?他说我在政府机关习惯了。为什么呢?别人老求我办事,我有什么事不用去求别人。现在你忽然让他去求别人,他受不了。这很简单属于一种心理上的感受问题,这是真实的例子。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如何为老百姓服务,这就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事,先把政府的权力管住,让老百姓了解到政府有哪些权力。政府有哪些权力是可以行使的,政府有哪些事情是不能做的,不能去管的,这样就不用审批了。反过来讲政府还是有责任的,你做不好还要怎么样,你虽然不管了但还需要去服务,这个服务还是要做的,有些事情说别人不知道问你一下,你还得跟他说。

商事制度改革作为一个局部的改革,目前看来是比较成功的,企业反映也是非常好的。树了一个很好的标杆性的意义。其他部门为什么不能这么做?包括医疗、警务工作还有其他各个领域,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去推动。包括权力的运作程序,再和“权在用、云在看”结合在一起。

“互联网+”就是“权在用,云在看”,不仅看做得好不好,还要看怎么做。这牵扯到方方面面政府改革的问题。

从总理说的这几句话来讲政府改革的确是要全方位的,而且最重要的一个标准就是政府能够办事,政府知道什么事情是不能办的,政府有什么责任、有什么程序,所有的东西都要向老百姓公开,公开以后还要听老百姓的质疑。

总理特别强调,这次各个部长大家都很满意,为什么呢?因为部长在记者招待会上,记者问什么他答什么,态度特别好,而且部长还把这个场合当做一个很重要的平台来展示自己的形象,解读有关政策。所以总理就表扬了,这次两会部长记者招待会开得非常好,这也是政府信息公开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中国和美、俄等大国关系总体较好

毛寿龙认为,中国和美、俄、日韩等大国之间的关系总体上是好的,改善的部分主要是经贸关系。

[主持人]总理在记者会上谈到了中美、中俄、中日韩及其他周边国家关系,中国发展过程当中的国际环境到底怎么样?怎么看待中国的发展对于世界的贡献?

[毛寿龙]从总体上来讲,现在外交领域信息透明度越来越高,老百姓可以看到各个国家相互之间有什么合作和矛盾。跟过去与相比,中国和这几个主要大国之间的关系总体上是好的,但具体来讲,应该说改善的部分主要是经贸关系。

对于中国来讲,就需要把握一个基本点,这个基本点就是说我们和世界各国肯定是有差异的,但是如何让这些差异,尤其是利益的差异和意识形态的差异包括认识上的差异可以求同存异,同的可以合作,异的我们避免它冲突。所以从政治上来讲一定要用和平的外交手段处理冲突问题。而且军队之间的交流也非常重要。我认为,外交、军事以及政府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处理的技巧也很重要,万一一个事情大家一生气可能就变成了一个大事。

我曾经想过欧洲原来一直打仗,现在不打仗了,现在经济发展一体化了,北美也越来越一体化了,包括南美。所以从这个意义来上讲邻国之间贸易关系非常重要。

如果在投融资领域,甚至是在人才的流动领域也能够做得非常好的话,尤其是亚洲国家,这方面的壁垒要少一点的话,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可能会更加密切一些。

我们目前来讲总体上是好的,各个国家之间可能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那么这些短板如何把它补齐,或通过其他的合作,未来在金融方面、投融资领域方面有更多一体化的动作,应该说中美、中俄和中日韩等国家关系就应该有非常好的发展空间了。

原文链接:

[中国政府网]毛寿龙:互联网金融的出现为传统金融提供了改革契机

[中国政府网]毛寿龙:总理看到了积极面 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

[中国政府网]毛寿龙:经济体要持续发展 需增加新动能

[中国政府网]毛寿龙:建设服务型政府要管住政府权力 公开政府权责

[中国政府网]毛寿龙:中国和美、俄等大国关系总体较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