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南方都市报]郑功成:基本养老制度定型应当在最近两三年
2016-03-18 16:03:52
10,536 次浏览
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辑:鲁 忆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近日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表示,现在大病医保报销水平大概在7 0 %,补贴提高了,今年的报销水平应该还会有所提高。但更重要的问题,应当是要遏制医疗过程中的浪费行为。

针对养老金制度问题,郑功成认为,基本养老制度成熟、定型应当是最近两三年的事情,包括基本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一定要尽快落实。“只有定型的制度安排才能为全体人民提供稳定的安全预期。”郑功成强调。

坚决遏制医疗资源浪费

南都: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国家财政补贴从380元提高到420元,筹资水平提高了,下一步如何提高居民的大病报销水平?

郑功成:现在报销水平大概在70%,补贴提高了,今年的报销水平应该还会有所提高。到底提高多少,没有人去算过。但是这种报销比例的提高,不会漫无止境地提高下去。

更重要的新问题,应当是要遏制过度医疗、药价虚高,或者说医疗过程中的浪费行为。这部分的费用控制不下去,即使报销比例看起来是增加了,但患者实际支付的医疗费用可能还会上升,很多地方都反映并没有减少。

比如,感冒了去看病,过去我花了200元,报销了50%,我自己实际只花了100元。现在即使报销70%,但感冒看病却花了300、400元,总的代价高了,个人实际负担也会更高。所以,治本之计还是要坚决地对医疗资源的浪费加以遏制。

南都:您认为,应该怎么推动商业保险和政府的合作,来实现大病医保的全覆盖?

郑功成:商业保险和政府的合作,政府是为了公益,商业保险是为了营利,两者追求目标不同,可以合作,但不能混同,所以当然更重要的应当是强调他们在明确分工的条件下进行合作。明确分工,就是政府要按照公共管理的规则,商业保险要按照市场规则,不能两者混淆。

更重要的是,政府可以通过财政税收进行引导。比如,政府希望发展什么样的业务,会给予其一定的减免税优惠,这是政府让利给商业保险。其中政府扮演支持者的角色,而商业保险公司支持了政府也能够不亏本,两者各得其所。政府要商业保险公司替政府分担责任,前提是不要扭曲市场规则。商业保险公司也没有义务承担政府的责任,只能在尊重商业保险市场规则的基础上,发挥它能够替代政府的那一部分作用。

我其实对大病保险由商业保险经办持保留态度。一方面,商业保险应当按照市场规则开展业务,并开拓出自己的市场空间,但经办大病保险更像一个代办机构通过代理业务而获得一定的佣金。这样下去,作为社会医疗保险补充层次的商业性健康保险可能永远成长不起来;另一方面,大病医保用的是社会保险的钱,请商业保险公司来办,既未有新的筹资,也不能改变保险的性质,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与商业保险公司的关系并非主体之间的平等交易。当然,我们肯定这种方式在目前有一定的价值,即能够通过商业保险提升服务质量,也对控制医疗费用的不正常增长会有帮助,但是在未来是不是一种目标模式,还有待观察。

养老保险三个层次

南都:您怎么看养老保险三大支柱?

郑功成:我一直不赞成提三大支柱,这是世界银行的说法,实际上没有科学性。支柱是同时并立的,我更愿意讲多层次,必须有第一层才能有第二层。

基本养老保险是第一层,这是必须定型的。因为第一层次定型了,才能决定第二层次有多大的空间,有多大的政策支持力度,然后才能有第三层次,这是个人的层次。

事实上,第一层次是政府、企业、个人三方担责任的,第二层次是劳资双方分担责任的,第三层次则纯粹是个人行为,三个层次的责任结构、责任承担方式是不一样的,但可以构成一个合理的责任分担体系。

我们首先要解决的一定是第一层次的问题,它必须保证公平性,然后才是富有效率或激励功能的第二、第三层次。

南都:养老保险三个层次,合理的范围是什么样的?

郑功成:就三个层次的比例问题,通常认为,退休后的养老金应该比工资低,那是毫无疑问的。从全球范围出发,任何国家的退休金都不可能跟工资一样的。一般认为70%左右是够养老的,这是养老保险总体替代率。当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改革设定的目标替代率为58%。如果能够保证这样的替代率,属于补充养老保险的第二层次有10%、15%就可以了。第三层需要吗?

现在一般认为,第一层次的基本养老保险替代率能够降低到50%以下,即40%至50%;第二层次能在10%至25%,而第三层次则有点空间,这个结构可能是比较合理的。第一层次在40%至50%,能保障老年人的基本生活没有问题,如果加上第二层次,老年人生活质量就更有保障了。需要指出的是,这里的养老金承担的应当是老年人基本生活保障需求责任,老年人需要的医疗服务、生活照料与护理服务应当通过医疗保障、养老服务等制度安排来解决。老有所养需要的是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

社保制度尽快从渐进式走向定型

南都:社保基金目前各省管理,而广东委托给社保基金理事会管理,您觉得广东这种方式适合全国推广吗?

郑功成:从几个层面来考虑。一是在现行的条件下,结余过多的地方委托社保基金理事会进行投资,还是比较好的选择。目前地方投资的政策还没有松动,不让它投资,实际上是处于贬值的状态。委托社保基金理事会来投资,相对有适宜的收益率,对社保基金的保值增值是有帮助的。

第二,我们的基本养老保险应该实现全国统筹。按照“十二五”规划,应该在去年拿出方案,现在延迟到今年了。我希望今年能拿出全国统筹方案,如果全国统筹,基本养老保险资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分散在全国各地,而统筹各个省份相对独立的投资活动,应该就具备了条件。

第三,去年已经颁布了基本养老保险的投资政策,是要落到实处的,应该跟全国统筹步伐保持一致甚至是优先。放宽了只能从银行买国债的管制,允许部分进了股市,进行实体投资。

南都:关于基本养老制度,您认为“十三五”规划会促使其有哪些改善?

郑功成:我一直呼吁并期盼的是,我国社保制度体系能够尽快从长期渐进式的试验性改革状态走向成熟、定型。“十三五”期间,我国养老保险的总体改革方案可能在今年出台,这意味着中国式的养老保险制度将步入定型发展阶段。

原文链接:

[南方都市报]郑功成:基本养老制度定型应当在最近两三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