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庄福龄:倾毕生精力 觅马哲真谛
2016-06-13 18:06:51
8,607 次浏览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柳长浩

每天上午,年近90岁的庄福龄教授都会坐在落地窗边,看报是老人每天的固定活动。

“我几乎天天看《人民日报》,最近,我在上面看到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实际上,从马克思列宁主义到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都是一脉相承的,是一致的。”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60余年,时光已让这位老人耳目昏花,但他的一字一句,却始终不离“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宏大命题。

冷静钻研、埋头苦干,成就马哲大师

恩格斯有一句话:即使是在一个单独的历史事例上发展唯物主义的观点,也是一项要求多年冷静钻研的科学工作。庄老曾用这句话勉励自己,并希望用自己所拥有的几分宁静埋头于学科建设,不敢另有奢望。

庄福龄出生于江苏镇江一个贫苦家庭,高中时父亲病逝,母亲含辛茹苦支持他到高中毕业。1947年,他考入上海商学院,4年学业完全靠奖学金和夜校兼职维持。在此期间,求知的艰辛和十里洋场的喧嚣,让他深刻反思,庄老回忆说:“我之所以后来走上马克思主义研究之路,就是因为那时参加了上海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的学生运动,不断学习革命著作,在地下党的关怀和领导下,逐渐在黑暗中找到光明。1949年,我加入党组织,后来在组织的安排下开展起政治思想工作和理论教育工作。”

为了提高自己的政治理论能力,庄老于1953年来到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研究班进修,后来开始边学习边讲授哲学原理、历史唯物论专题和毛泽东思想等课程。“当时的教学对象主要是有教学经验或工作经验的教师和干部,他们的思路和考虑的重点、难点,都给我以启迪和引导。可以说是真正的教学相长。”庄老回忆,为了对数百名“学生”负责,自己每天“如履薄冰”地边学习边认真备课讲课——“教理论、讲理论、修理论”。这期间,他在《红旗》《哲学研究》等发表了数十篇论文。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他又作为哲学教研室的负责人投入到了哲学教材的编写工作,与20多名教员和高年级学生一起,齐心协力、不分昼夜,终于在1960年出版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

1978年后,庄老开始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史、马克思主义史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等问题,并逐渐成长为我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和马克思主义史研究专家。

一生著述、桃李芬芳,默默泽被后人

与许多老人家里一样,不大的房间里随处可见装药的瓶瓶罐罐,不过,在庄老家里,比药瓶更多的是五个大书柜都装不下的书。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家强调要恢复高校教学合理秩序、编写各种教科书。而当时马克思主义哲学史教科书却是一片空白。这时,人民大学的领导找到我,希望我把哲学史教科书建设及学科建设的任务承担起来。”庄老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任务。

这些年来,除了教材和国家的各类研究项目,庄老出版的大部头学术著作主要是八卷本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四卷本的《马克思主义史》、三卷本的《毛泽东哲学思想史》,另外还有《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纲要》《马克思主义哲学史辞典》等,据了解,庄老先后主编和撰写了800多万字的著作。

除了这些,庄老最骄傲的就是在中国人民大学培养出了近百名专业人才和博士,“马克思主义哲学史是中国人民大学首批能授予硕士博士学位的学科点,我带出来的一大批博士生现在都成了这一领域的学术骨干。”

“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是一个广泛的领域,从马克思、恩格斯到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都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范畴。”在庄老看来,要把这个广阔的领域研究透彻,还需要培养更多的人才,“我希望青年学者们能多读书、多思考、多写作、多贡献力量。”

精读原著、史论结合,不断发展创新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马克思主义史研究日渐繁荣,研究热点越来越多,争论也越来越多。庄老认为,研究应该立足于马克思主义经典原著,以马克思文本的本来意义为标准;应该以历史为背景来研究理论,只有把史论结合,才能真正阐发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真谛。

庄老说:“在我60多年的学术生涯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直是研究的核心问题,而马克思主义史研究则是我为研究收集的基础材料。”

庄老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史首先是一门历史学科,必须建立在大量的一手历史资料基础上。马克思主义哲学一贯坚持按照历史的本来面目来解释历史,因此尊重历史、努力澄清对历史的歪曲、杜绝脱离历史的空谈是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和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的基本要求。

庄老强调,“如果仅仅依靠罗列历史事件和任意抓住个别事例,就不可能抓住历史的本质和全部联系,就会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历史弄得面目全非。因此,坚持全面地、发展地研究历史,辩证地分析历史,同样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的内在要求。”

对于研究的意义,庄老表示,“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和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不是为学术而学术,而是为了回顾和总结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历程及其经验教训,总结它在160多年的历程中所面临的多次挑战和兴衰起伏的特点,从而深刻认识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内在规律,为我国现代化建设事业和继续推进历史进步提供科学的理论指导。”

(原文刊载于《人民日报》2016年6月13日06版)

原文链接:

[人民日报]庄福龄:倾毕生精力 觅马哲真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