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光明网]韩宇:全面从严治党的历史逻辑
2016-10-31 17:10:05
3,510 次浏览
来源:光明网
编辑:唐博

从严治党是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的根本要求与核心要义,也是贯穿马克思主义政党发展历程的重要主题和中心课题。 “全面从严治党”和马克思主义管党治党学说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在继承从严治党思想的同时又使之变得更加充实丰富,是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的重大发展。

马克思、恩格斯是无产阶级政党学说的创立者。他们虽然讲得不多,但对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必要性和建党原则,党的性质、宗旨、纲领、策略和历史使命等重大问题,都有所阐释和说明。尤其是作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第一个党纲的《共产党宣言》,把无产阶级政党定名为共产党,并对它的先进性、纯洁性、革命性作了经典式的说明。而要建立和建设这样先进的、纯洁的、革命的共产党,一切都要从严是题中应有之义。《宣言》最能体现全面从严治党精神的主要论断是:其一,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因此,在实践方面,共产党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在理论方面,他们比其余无产阶级群众更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其二,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共产党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他们追求的是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其三,共产党人为工人阶级的近期目的和利益而斗争,但是他们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代表运动的未来;他们的近期目的是使无产阶级形成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最终目的是消灭私有制,建立没有阶级对立的、由“自由人”组成的“联合体”即共产主义社会。其四,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以上四条用我们今天的话语来解读,第一条讲的是共产党人的高度行为自觉和理论自觉,第二条讲的是共产党的阶级性质和根本宗旨,第三条讲的是共产党的政治纲领和历史使命,第四条讲的是共产党人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奋斗中也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

列宁在马克思、恩格斯的基础上构建了比较完备的建党学说。他极为重视党的科学思想理论旗帜,早在1899年就说过“只有革命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才能成为工人阶级运动的旗帜”。1902年又说过这样的名言: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他还说过,没有正确的理论,党会失去生存的权利,而且不可避免地注定要在政治上遭到破产。他强调党的组织纪律,认定无产阶级在争取政权的斗争中,除了组织,没有别的武器;无产阶级实现无条件的集中和极严格的纪律,是俄共取得成功的基本条件之一。他反复申明党是无产阶级的先进部分,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负有特殊的历史使命和领导责任,所以特别关注党执政以后如何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防止腐化变质。他曾经指出:执政党是加入之后就有可能掌权的党,党不能敞开大门让冒险家和其他危害分子混进党里来,而只能让有觉悟的真正忠于共产主义的人留在党内,清洗那些一心想从执政党党员的地位“捞到”好处而不愿为共产主义忘我工作的人;党的力量在于劳动群众的拥护,在人民群众中我们毕竟是沧海一粟,对于执政的共产党来说,最严重最可怕的危险之一,就是脱离群众;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自己不败坏自己那就谁也败坏不了它,我们内部最可恶的敌人就是官僚主义,如果有什么东西能把我们毁掉的话那就是共产党员成了官僚主义者;党的任务与其说是扩大党的规模,不如说是提高党员的质量,我们要维护党的坚定性、彻底性和纯洁性,应当努力把党员的称号和作用提高提高再提高。列宁还尤其憎恶共产党员贪婪金钱,搞经济犯罪。1918年,他针对莫斯科革命法庭对四名被控受贿和敲诈勒索的国家工作人员仅判半年监禁的错误,专门给党中央写信,指出“不枪毙这样的受贿者,而判以轻得令人发笑的刑罚,这对共产党员和革命者来说是可耻的行为。这样的同志应该受到舆论的谴责,并且应该开除出党”;1922年列宁又在给中央政治局的信中,提出“法庭对共产党员的惩处必须严于非党员”的原则。所有这些,都充分体现了列宁全面从严治党的思想,特别是严惩腐败的决心。俄共正是据此曾不止一次地重新登记党员,实行清党,纯洁党的队伍。

毛泽东又在列宁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实际丰富了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他从中国特殊的国情社情党情出发,早在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的1929年,就提出要在党内纠正各种非无产阶级的错误思想,初步确立了着重从思想上建设党的原则。进入抗日战争时期的1939年,进而明确提出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命题,指出要把党建设成为“全国范围的、广大群众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确定了党的建设总目标,把它称为党的建设的伟大工程。在延安时期的1942年,他针对有许多党员弄不清楚无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的区别,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无产阶级思想,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党,在组织上入了党,思想上并没有完全入党甚至完全没有入党,做出了“只能依照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面貌改造党”的重大论断,号召开展一个无产阶级对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斗争,解决相当一部分党员的思想入党问题,进一步确立了思想建党原则。在1945年的七大上,他对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宗旨、纲领、历史任务作了全面阐述,并系统概括了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自我批评三大作风,指出这是共产党与其他一切政党的显著区别。他在1949年3月新中国成立前夕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要求全党胜利后高度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袭击,提出“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即“两个务必”的著名论断。建国后他又根据执政党的新特点新任务,特别是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面临的国内国际新形势,严肃告诫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和产生既得利益集团,提出防止和平演变的重大战略思想。

邓小平继承列宁、毛泽东的建党思想,在改革开放新历史条件下把党建的重要意义提到新的高度。早在改革开放伊始的1979年3月,他就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讲话中指出:“在目前的历史转变时期,问题堆积成山,工作百端待举,加强党的领导,端正党的作风具有决定的意义。” 1980年,他说“文化大革命”对我们党的损害极大,现在党在人民当中的威信不如过去了;坚持党的领导必须改善党的领导,现在面临的迫切问题是恢复党的战斗力。为此,首先要解决新老党员都应合格的问题,同时改善党的领导工作状况和改革党的领导制度,严格维护党的纪律,极大地加强纪律性。他还明确表示“我赞成陈云同志讲的,执政党的党风问题是有关党的生死存亡的问题”,要“坚持不懈地纠正各种不正之风”。1982年,他针对改革开放以后不过一两年时间就有相当多干部被腐蚀而搞经济犯罪的严酷事实,指出不坚决刹住这股风,党和国家确实要发生会不会改变面貌的问题。1983年,他提出要“把我们党建设成为有战斗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成为领导全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坚强核心”实际上是对新时期党的建设总目标的一种表述。1986年1月,他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强调抓精神文明建设,抓党风、抓社会风气好转,必须狠狠地抓;还一定要有两手,即一手抓建设,一手抓法制。他说经济建设这一手我们搞得相当有成绩,“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1989年6月16日,他同几位中央领导同志谈话时指出,对我们来说,不惩治腐败,特别是党内的高层的腐败现象,确实有失败的危险。新的领导要首先抓这个问题。“常委会的同志要聚精会神地抓党的建设,这个党该抓了,不抓不行了。”他在1992年春的南方谈话,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强调党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而正确的政治路线要靠正确的组织路线来保证,中国的事情能不能办好,关键在人,作出“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说到底,关键是我们共产党内部要搞好,不出事”的重大论断。这既是对以往教训的彻底反思,也是对我们党和国家一直在迂回曲折中艰难前行的历史经验的深刻总结。

从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毛泽东、邓小平的论述中可以领悟到:第一,全面从严治党像一条红线贯穿于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之中,而且是它的精华所在。第二,全面从严治党是执政党建设的核心要义,是由共产党的性质、宗旨、纲领和历史使命决定的。第三,全面从严治党的内涵应覆盖党的思想、政治、组织、作风、制度等一切方面的建设,是全方位的而不是单向的。第四,全面从严治党对于当代中国共产党人来说,还基于因新历史条件下面临着“四大考验”和“四种危险”而具有特殊的必要性、紧迫性和艰巨性,关乎党的生死存亡和国家的前途命运。

1989年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指出当前要特别注意抓好的四件大事之一,是大力加强党的建设,大力加强民主和法制建设,坚决惩治腐败。1997年十五大报告重申要从严治党,突出强调反对腐败是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严重政治斗争,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绝不能自己毁掉自己。报告还阐明了新时期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总目标,是“把党建设成为用邓小平理论武装起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能够经受住各种风险、始终走在时代前列、领导全国人民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创造性地回答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此后,又鲜明地提出“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的论断。2002年十六大报告再次强调一定要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方针,进一步解决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这两大历史性课题,警告不坚决惩治腐败,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就会受到严重损害,党的执政地位就有丧失的危险,党就有可能走向自我毁灭。

十六届、十七届党中央,为贯彻从严治党方针付出了巨大努力。尤其是于2005年1月开始以一年半时间在全党范围开展了新时期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其第一个目标就是提高党员素质。2007年十七大报告强调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了党同各种消极腐败现象是水火不相容的。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全党要旗帜鲜明地反对腐败,并指出要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方针,更加注重预防和制度建设,拓展从源头上防治腐败工作领域。报告明确提出“反腐倡廉建设”的科学概念,进一步丰富了以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和先进性建设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动力,推动党的思想、组织、作风、制度、反腐倡廉五大建设相互促进,从整体上提高党建水平的总体布局的内涵。2011年7月1日胡锦涛在庆祝建党九十周年讲话中,又指出全党必须清醒地看到,在世情、国情、党情发生深刻变化的新形势下,党面临许多前所未有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执政、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外部环境“四大考验”,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四种危险”,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面前,落实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任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繁重、更为紧迫。2012年的十八大报告提出了全面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的任务,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坚定不移地反腐败,永葆共产党人清正廉洁的政治本色,做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强调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充分总结毛泽东、邓小平等中央领导集体的党的建设经验,继承和发扬中国历史上廉政建设的优秀遗产,学习借鉴世界各国反腐倡廉的有益做法,通过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对新形势下从严治党的特点和规律进行了新一轮探索,对新时期党的建设使用了“全面从严治党”这一新的表述,反映了马克思主义党建学说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习近平从党的思想建设、作风建设、组织建设、纪律建设和反腐败等各领域,全面、系统、深刻地阐述了新时期从严治党理论的丰富内涵:

(一)落实全面从严治党的两个责任制。坚持党的领导是我们各项工作不断取得胜利的关键。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增强各级各部门党委管党治党意识、落实管党治党责任制,是首当其冲的任务。不明确责任,不落实责任,不追究责任,从严治党是做不到的。各级各部门党委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责任主体,是党风廉政建设的领导者、执行者和推动者,要带头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坚持从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的大局来分析问题,把抓好党建工作作为自己的政绩。必须树立抓党风廉政建设是本职、抓不好是失职、不抓是渎职的理念,坚持把党风廉政建设与各项工作同部署、同落实、同检查、同考核,全面推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还必须同时落实各级各部门纪委的监督责任制。各级各部门纪委应在同级党委的统一部署领导下,切实履行监督责任,对部门党风廉政建设的中心工作任务进行分解、督导和落实;在党委的领导下,严肃查处各级领导班子及领导干部违反党纪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决议决定的行为;认真落实党内监督条例,按照事前参与、事中监督、事后检查的原则,加强对人、财、物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监督;加大执纪检查力度,及时发现问题,督促整改;坚决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建立健全腐败案件及时揭露发现、有效惩治机制,有案必查,有腐必惩,严肃审查和处置党员干部违反党纪政纪的行为。

(二)坚持党的群众路线。群众满意不满意是衡量我们一切工作的价值取向和根本标准,群众意见是一把最好的尺子。全面从严治党,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群众路线,坚持敞开大门,欢迎群众参与,接受群众监督,诚心诚意地请群众评判我们的各项工作。习近平指出,让人民群众真正支持和帮助我们做好从严治党工作,必须疏通两个渠道,一个是建言献策渠道,一个是监督批评渠道。目前这两方面存在的问题就是所谓的“两多两少”,即与经济社会发展有关时听意见多、论及从严治党则听意见少,请群众上来听意见多、我们自己走下去听意见少。必须时刻记住,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意见是检验我们工作的最好的镜子。我们的党员干部要多沉下身子、贴近群众,多向群众请教从严治党问题。只有编织好群众监督之网,才能让形形色色的贪腐分子原形毕露。

(三)“苍蝇老虎一起打”,反腐败不留死角。以习近平为核心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建国以后两个30年的反腐败历程进行了仔细梳理,认真总结了两个30年反腐败斗争的经验教训,对于思想、制度、权力运行不规范等腐败诱因有了更全面的认识,对于亚腐败、紫色腐败、黑色腐败、灰色腐败等腐败新表征保持了足够的警惕,并据此提出了一系列关于反腐败斗争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要求,强调以深化改革推进反腐败斗争,持之以恒地开展反腐败斗争。趋利避害是人类的本性,只有通过严厉打击,才能给腐败者一个重创和威慑,腐败现象才有可能收敛。反腐败必须重拳出击,对腐败现象要保持高压态势,坚持“有罪必罚” 的策略,依法严惩,“苍蝇老虎一起打”。正如邓小平所言:该受惩罚的,不管是谁,一律受惩罚。”如此才能坚决维护党的纪律的严肃性,让每个党员干部心中都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高压线,让那些自控力和约束力差的人心存疑惧,不敢越雷池一步,从而为进一步开展反腐倡廉的制度建设,创造良好的环境。

(四)从严治党既要靠制度,也离不开教育,二者相辅相成,应该同向发力、同时发力。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是中国共产党的特点和优势,也是中国共产党反腐败的重要经验。对于贪欲中国古人早就有过精妙的论述:“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但是怎样遏止人的贪欲?仅仅依靠严刑峻法是不够的,只有将这种惩戒机制转化为官员的自觉行动,才能收到实际效果。因为“文化而润其内,养德以固其本”,所以,对于党员干部世界观的改造需持之以恒,反复强化思想政治教育、党纪党规教育,源源不断地灌输优秀的廉政文化,以增强党员干部的自律意识,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预期效果。习近平提醒人们,思想认识问题具有顽固的反复性,即使暂时解决了,也不等于就可以一劳永逸。好比房间要经常洒扫一样,思想上的灰尘也必须经常打扫,要经常照镜子,随时正衣冠,隔不长时间就要洗洗澡,身体不舒服则要治治病。党的思想教育务必突出重点,通过持续的党性和道德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树立远大的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的操守。

原文链接:

[光明网]韩宇:全面从严治党的历史逻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