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北京日报]黄朴民:历史学使人难以拒绝的价值所在
2016-10-31 13:10:37
2,349 次浏览
来源:北京日报
编辑:赵禾

page_b

历史事件是历史的主体,这一点,当是殆无疑义的。如果抽掉了历史进程中那些重大事件,那么,整部历史真的会是“一部廿四史,从何说起了”。以秦汉历史为例,我们无法设想,如果去掉了秦始皇统一六国、焚书坑儒、楚汉相争、汉武帝反击匈奴、盐铁会议、王莽改制、光武中兴、白虎观大会、党锢之祸、黄巾暴动等事件,我们现在所津津乐道的秦汉历史,还能留下多少具体的印象,而必定是枝蔓散杂的细节,水过无痕,浑浊混沌,激发不起一般人凭吊往昔、感慨古今、启迪当下的兴趣,这样的话,历史固然存在,但只能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历史学研究固然存在,但只能是极少数历史学者“躲进小楼成一统”的自命清高,无人关心的“一个人的精彩”!

正因为历史事件是历史嬗递的最显著呈示方式,那么,显而易见,对历史事件的回顾、解读、总结,理所当然也成了历史学研究中的重点。考察其背景、揭示其原因、观察其萌芽、梳理其过程、释读其高潮、了解其余波、总结其影响、分析其意义,乃是众多历史工作者呕心沥血且又乐此不疲的使命。这是他们存在的意义所在,也是历史学充满诱惑、使人难以拒绝的价值所在。

然而,历史事件的解读与总结,又是非常困难的。这中间固然有受史料不完整、记载多矛盾的客观条件限制的因素,即所谓“文献不足征”的局限。但是,更重要的是,应该是研究者主体基于自己的阅历、史识、立场、好恶、爱憎,而对客观的历史事件投射主观上的倾向性认知。俗云“有一百个观众,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孟子亦有言“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可见,对历史事件的解读、认知与总结,往往带有强烈的研究者本身的主观色彩,其搜集史料、选择史料、凝聚观点、形成判断,通常都掺杂着自己的倾向性,有着鲜明的个性特征,难以避免做出选择性的遗忘或选择性的强调。

尤其让后人困惑的是,即使是那些原始史料,其历史的真实性也往往是可以存疑的。这就是这些史料的记录者、提供者,在当时同样也受其主观认知的判断与驱使,从而在记叙历史事件本身的过程中,有意识地淡化、消解、抹煞某些要素,而强化、渲染、夸大另一些要素。如此,就使得后世的研究者所接受的历史信息,本身就是不全面、不系统、不客观、不准确的,要在这样残缺的信息基础之上,对历史事件进行公允的解读,那的确是一种大为不易的挑战,其捉襟见肘、左支右绌、勉为其难是非常自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就是历史事件研究中的局限与困境。但是,任何事情都是利与弊的统一体,利中有弊,弊中有利,历史事件解读与认知上缺乏纯客观性的困难实际,在某种程度上,也使得它拥有了更宽阔、更充裕的解读与总结的空间,给后人提供了多角度、多方位的认知契机。对同样一个历史事件,人们的理解,可以大相径庭;人们的看法,可以仁智互见;人们的分析,可以众说纷纭,从而造就一番新义迭出、异彩纷呈的生动局面。多样性、复杂性、综合性本来就是历史学研究的显著特征,而历史研究者的主观色彩,其实在一定意义上,激发了历史研究的活力,也增添了历史研究的魅力。即给现代受众接受和认知丰富多彩、错综复杂的历史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创造了更多的机遇。历史学研究自身,也在这种普遍关注和参与之中,被注入强大的活力,体现出存在的价值,得以生生不息,永葆青春!毕竟,片面的深刻,远远胜于全面的平庸;大众的兴趣,保证了历史学研究的热度。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

原文链接:

[北京日报]黄朴民:历史学使人难以拒绝的价值所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