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院系速递
哈佛大学大卫•柯腾教授来中国人民大学作学术报告
2016-11-11 17:11:27
2,950 次浏览
来源:马克思主义学院
编辑:岳 阳

119日下午,哈佛大学大卫·柯腾(David Korten)教授访问中国人民大学并作学术报告,主题为“A Living Earth Economy for an Ecological Civilization”。报告会由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张云飞主持,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政法学院院长杨富斌翻译,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董筱丹,马克思主义学院、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生、硕士生代表50余人参加报告会。报告会由马克思主义学院与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联合组织。

1

Korten教授首先介绍了自己在非洲从事研究工作的经历以及自己在全球化、生态经济、生态文明等领域的研究和成果。他分析了导致全球生态危机的原因。一是全球“自杀式经济”,它从制度上摧毁了其自身和人类生存的基础。同时,作为我们所知道的资本主义,这种“自杀式经济”致力于追求教皇费朗西斯所说的金钱偶像崇拜。正是这种“自杀式经济”,盲目地追求GDP、利润、消费,导致了世界贫富之间极端的社会失衡,人类及其生活的地球之间的极端的环境失衡。二是公司权力的攫取,他分析了作为帝国统治和殖民工具的跨国公司的发展历史及其对殖民地国家、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造成的严重后果和给当地人民生活带来的灾难。三是走向全球,20世纪90年代,通过国际企业权利协议(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世贸组织WTO),大同小异的公司收购议程扩展到所有国家。这样,国家政府便被一步步地剥夺了保护其人民利益的、基本的、合法的法律权威,跨国公司的利润成为这些政府优先考虑的事项。包括跨太平洋关系协定TPP在内的这些约定,牺牲了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所有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以换取跨国公司的利益。美国政府作为公司权利协定的主要倡导者,证明了其受华尔街利益左右已到了何种程度;国际上最富有的金融家和公司利用自己的财富收买政治家、媒体以推动赞赏这些协定,由此导致了公司权力的全球联盟;随着跨国公司在美国进程的推进,公司利润的飙升,工作阶层逐渐陷入了无力偿还按揭、信用卡和学业贷款中,我们经历了越来越多的极端天气事件,水资源污染和更多的其他事情。

3

随后,Korten教授提出了发展宜居型地球经济解决人类面临的危机。他指出了宜居型地球经济的三个标杆:1.保持人类与再生系统之间的健康平衡与和谐,由此可使宜居地球可不断地自我更新;2.确保所有人获得健康和幸福所需要的必需品;3.支持和支撑由地方生态区域共同体经济所构成的地域性生态系统,这将会通过自组织而满足条件12Korten教授提出了发展宜居型地球经济我们需要做出的四个改变:1.将经济的本质目标从增长型消费和企业利润转变为确保子孙后代所有人的健康幸福;2.将制度性权力从全球公司转赋给自治的,依靠自身力量的生态区域共同体,这将满足在它们自己自我更新基础和自身需求;3.讲生产-消费模式从线性的一次性使用和丢弃型的资源流转变为循环型的资源流转,从而可不断地更新和再利用资源、水、营养物质和能源等;4.将生产性资源的所有权从全球公司和金融家手里转移到共同体人民手里,这样这些资产便成为地方性的,共同体成员自然会关注子孙后代的福祉。

最后,Korten教授提出通过建设生态文明的全球治理发展宜居型全球经济,并指出了需优先考虑的三个问题:1.取消布雷顿森林制度,重振、强化并扩展联合国体制,以支持信息、知识、技术和文化在国家内部和国家共同体之间共享。鼓励国家自力更生,用自己的资源满足基本的需要,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独立国家对国际贸易和投资的依赖;2.解散跨国公司,把它们组成机构重建为各个对政府负责的国家公司。而政府要颁布规章制度对这些公司进行规范,这些公司要为生活于政府管辖区的人民所有;3.解散全球性军事机械,减少武器装备的生产与国际销售,推动国家间冲突和平解决。军事武器的生产和使用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和环境负担,同时毫无益处,乏善可陈。Korten教授最后对中国在生态文明路径上所做的探索给予评价,并期望中国作为未向跨国公司屈服的国家,有能力制定实施宏伟的国家战略,带领世界憧憬并证明有可能在相当大的规模上以生态文明为归依的宜居型地球经济。

讲座结束后,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董筱丹从历史的视角、全球的视野对大卫·柯腾(David Korten)教授的报告做了点评。与会的师生与大卫·柯腾(David Korten)教授就生态经济发展、生态文明建设等问题进行了互动交流,Korten教授做了详尽回答,并和现场同学进行了进一步探讨。

2

大卫·柯腾(David Korten)教授,曾任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和哈佛国家发展研究院成员,20世纪70年代在非洲生活了近15年,在那里主持福特基金会项目。1992年,他回到美国,主要从事经济全球化、公司制度和生态经济和生态文明研究,着力批评公司权力扩张,认为公司权力扩张是以牺牲民主、平等和环境保护为代价的。现在他是罗马俱乐部成员。其代表作主要有:《当公司统治世界时》《大转折:从帝国到地球共同体》《以人为本的发展:理论与框架方面的贡献》《官僚机构与穷人:消除鸿沟》《共同体管理:亚洲经验与视角》《后公司世界:资本主义之后的生活》《经济全球化的替代选择:一个更好的世界是可能的》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