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人大广角
国发院举办“特朗普对世界和中国的含义”专题讲座
2017-03-21 09:03:32
1,456 次浏览
来源:国发院
编辑:金澍然

3月16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主办的新一期“国家高端智库系列讲座”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教授受邀做了题为“特朗普对世界和中国的含义”的专题讲座。本次讲座由人大国发院副院长、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王莉丽研究员主持。

王莉丽研究员首先对时殷弘教授及其学术成就作了简要介绍,并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中美关系的基本态势与新近情况进行了相关说明。她认为,当今我们正处于一个世界局势急剧变化的历史转折期,民粹主义大行其道,逆全球化暗流涌动。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以特立独行示人的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在“美国优先”的核心理念下,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必将对全球以及亚太地区的安全、秩序以及中美关系带来冲击与挑战。面临上述一系列不确定性,我们必须做好充足的应对和准备。

讲座中,时殷弘教授首先强调了特朗普当选对世界和中国的特殊意义。他认为,从竞选到赢得总统选举,特朗普至少给世界带来三点主要印象。第一,他从来没有对美国宪政民制体现过任何尊敬;第二,他从来没有对当代美国主流价值观做出过真诚的呼应;第三,他也从来没有对开放的自由世界经贸体制、更广泛的国际和跨国合作表示过真诚的赞许。但诡谲的是,特朗普很大程度上正是凭借这“三个从未”才赢得了总统竞选。究其原因,特朗普赢得选民支持主要依靠的就是他的放纵、偏狭、排外等“特质”,而支持他的这类选民在美国至少占人口一半以上,即所谓的美国“白人草根”。因此,单从这一点上来看,特朗普的当选对全世界而言就“预兆不详”。

从全球格局的角度出发,时殷弘教授认为,特朗普的当选代表着全球政治气候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我们以往所熟悉的战后国际秩序似乎已渐行渐远,即全球政治正朝着本土主义、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方向急剧变革。在我们以往熟悉的世界里,全球化与各国间的合作占据主流。还有一个很突出的现象,那就是不仅中国有自信,发达国家也有自信,至少在08年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衰退之前是如此。而从大国战略心态来说,在我们曾经熟悉的世界里,美国不那么“神经质”,中国不那么“激进”,俄罗斯不那么“不规劝”,日本不那么“修正主义”。然而,到目前所有这一切都改变了,或者正在显著改变。

时殷弘教授还谈到了特朗普当政对于中国可能的影响。他认为,从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来看,美国以及整个西方都正处于显著或相对衰落之中,这必然给我们非同小可的战略和外交机遇。但不可忘记的是,特朗普当政也很可能会显著地加剧中国的首要困难即经济和金融方面的改革与发展。而在军事、外交、文化等其他领域,这种压力、挑战也将无处不在。对此,我们必须以更加积极审慎的态度来加以应对。

关于采取何种战略来应对特朗普当政后给中国带来的上述冲击,时殷弘教授认为,在战略实践中,我们必须要坚持做到两点,一是坚决阻止并回击美国对中国重要核心利益的伤害;二是做到“保底”前提下审慎的积极进取,就是参照在中国两千多年悠久历史传统中形成的“战略保守主义”,集中致力于实现中国自身的稳定、繁荣和进步。鉴于中国当前整体的经济和金融形势,国内的稳增长、调结构和深化改革应该成为今后一个时期内压倒性的战略重心。

在实现“保底”之外,时殷弘教授还提出,当前中国还必须高度重视三个“核心战略问题”。一是特朗普政府很可能会在东亚地区通过拉拢周边国家的方式继续给中国制造麻烦,对此,我们要下定决心,通过长时间的耐心和努力来优化中国在该地区的利益格局,维持周边外交的良好环境;二是在全球化或要“变天”的大环境下,真正通过稳增长、调结构和深化改革,大力开发国内和国际市场资源,显著减小中国对外部市场的依赖程度。三是优化战略部署,在继续建设并加强自身战略性军事能力的同事,尽量不要过分刺激到周边国家以及域外大国,防止陷入“我们越来越强,外部反应越来越大,自身发展的潜在威胁和阻力越来越明显”的“安全困境”之中。

主题讲座结束后,时殷弘教授还与现场听众进行了互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