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瞭望智库]相均泳:雄安新区与深圳、浦东的区别在哪?
2017-04-06 15:04:55
1,153 次浏览
来源:瞭望智库
编辑:金澍然

2017年4月1日,注定是一个被载入史册的日子。在这一天,雄安新区来了!

新华社报道,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深圳经济特区引领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波潮流,浦东新区则是推动了中国经济现代化的新一轮发展。雄安新区被放到了比肩二者的重要位置,而且使用“千年大计”来表述,战略定位之高,实属罕见。

雄安新区肩负着怎样的使命,使用“千年大计”一词,背后有何深意?

试验田:践行新发展理念

深圳经济特区是我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在当时全国实施计划经济的情况下,率先试行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特殊政策,是我国“率先试行市场经济的特殊地区”;同时,中央给予特区在企业经营自主权、税收、土地使用、外汇管理、产品销售、出入境管理等一系列吸引外资的优惠政策,是当时国内“享受特殊优惠经济政策的地区”;而且,特区是仅仅强调经济改革的“经济特区”,不涉及其它改革。深圳经济特区的成功建设最终带动了整个珠三角的腾飞,也拉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序幕。

浦东新区是在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进入新阶段后的又一重大决定,是进一步实行对内对外开放的重大部署。中央把浦东新区作为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高潮的“领头羊”,在全国经济发展的重心地区拓展特区的经验,构筑面向21世纪的全方位、高层次开放新格局。在这个具有全新内涵的新区上,诞生了第一个国家级保税区、第一个外资百货公司,第一个开展外资银行经营人民币业务试点,第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这一切都为我国经济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雄安新区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目前,我国既有的发展模式和发展理念走到了墙角,必须确立新的发展理念来指导新阶段的发展行动。面对经济社会发展新趋势新机遇和新矛盾新挑战,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这从发展理念的层面上确定了未来我国的发展思路、发展方向和发展着力点,是管全局、管根本、管方向、管长远的东西。同时,五大发展理念既是对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发展经验的总结,也是对过去教训的反思。

引领者: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

京津冀地区同属京畿重地,濒临渤海,背靠太岳,携揽“三北”,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是我国经济最具活力、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吸纳人口最多的地区之一,也是拉动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随着京津冀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在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也日益凸显,京津冀区域发展水平差距悬殊,地区城市体系和社会发展失衡,三地之间产业分工协作不明晰,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在区域间流通不畅,资源环境超载矛盾严重。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此给予了高度重视。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到天津、河北调研,强调要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时强调,“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要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扎实推进,加快走出一条科学持续的协同发展路子”,第一次指出了京津冀协同发展所体现的四大战略意义,并就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提出七点要求。

同年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新一届政府首份工作报告时指出,将“加强环渤海及京津冀地区经济协作”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

2015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纲要》指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要在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生态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移等重点领域率先取得突破。

但是,京津冀协同发展仍然面临的重重困难和阻力,进展相对缓慢。

一方面,北京、天津对河北要素和资源的虹吸效应依然存在,以工业为支柱产业的河北省正面临发展的瓶颈,经济增长速度也呈逐年递减趋势,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率由2011年的16.1%下降至2015年的4.4%,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11.0%。

另一方面,河北也面临增长动力缺失的窘境,全省产业结构不合理,科技创新能力不强,全社会研发投入不足,传统产业对经济发展的拉动力有限,经济发展缺少新动力。这种发展困境进而成为了京津冀的短板,如果不能有效突破,京津冀协同发展将难以获得有效突破。

因此,中央规划建设雄安新区也在打造一个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样板,形成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引领者。通过雄安新区建设,破除阻碍京津冀一体化的体制机制障碍,进一步解决京津冀协同发展中面临的困难和问题,打破三地间的政策壁垒,促进三地人流、物流、资金流的相互流通,推动河北省承接京津产业转移,实现科技成果转化,探索京津冀三地共建共管共享的产业发展新模式,优化区域发展格局,为京津冀协同发展创造新经验。

探路者:探索产业转型升级

目前,我国产业发展正面临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双向挤压”的严峻挑战。发达国家纷纷实施“再工业化”战略,重塑制造业竞争新优势,加速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正在引发影响深远的产业变革,形成新的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和经济增长点。

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在加快谋划和布局,积极参与全球产业再分工,承接产业及资本转移,拓展国际市场空间。从国内新形势看,我国产业发展面临新挑战,资源和环境约束不断强化,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升,投资和出口增速明显放缓,主要依靠资源要素投入、规模扩张的粗放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产业转型升级刻不容缓。

面对严峻的国际国内形势,规划建设雄安新区,实际上在打造一个带动我国产业转型升级的龙头,形成对全国的示范作用。一方面,通过高标准的建设,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链,抢占新一轮国际竞争制高点,形成经济增长新动力,塑造国际竞争新优势。另一方面,主动参与和融入全球产业再分工,探索产业开放创新的新思路、新方法、新经验,提高“中国制造”国际影响力和辐射带动作用,以开放创新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为我国产业转型升级探索路径。

新视角:深化推进供给侧改革

目前,我国供需关系正面临着不可忽视的结构性失衡,“供需错位”已成为阻挡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重大路障。这背后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市场经济体制的制度供给尚不完善,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仍然没有厘清,尚未完全建立完善、健全、规范的市场经济体制。

规划建设雄安新区,可以形成新的制度供给,进而成为供给侧改革的新典范。通过建设国家层面的雄安新区,统筹考虑跨部门、跨领域、跨地域的审批事项,推动放权配套联动,进而改善政府治理能力和质量。

通过新的制度供给,一方面,推进行政审批标准化、规范化、透明化,赋予企业更多的自主决策权,充分激发企业活力;另一方面,推动企业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实现全球化配置资源,打造中国引领的全球价值链,培育新的国际竞争优势。这是雄安新区肩负的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任务,也是改革进入深水区后的重要探索,将为供给侧改革提供新视角和新经验。

(本文作者相均泳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产业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

原文链接:[瞭望智库]相均泳:雄安新区与深圳、浦东的区别在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