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中国网]罗来军:经济防风险需刹“风险三驾马车”
2017-04-23
827 次浏览
来源:中国网
编辑:王煜熙

对于2017年的政府工作来讲,对防风险问题做出了多项部署,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抓好重点领域风险防控”等重要的会议精神进行落实。做好防风险工作的重要前提是要厘清驱动风险的根源是什么,主要是货币过度投放、房地产过度炒作、虚拟经济过度膨胀,并称为“风险三驾马车”。刹住这“三驾马车”,风险的膨胀就能够得到根本性遏制。

对于货币投放问题,政府已经高度关注和重视。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去年宏观调控面临多难抉择,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广义货币M2增长11.3%,低于13%左右的预期目标。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在过去的一年,广义货币增长低于预期目标约1.7%,这一做法的目的就是要收紧货币投放,适度降低过多的流动性。

在2017年,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对于中性一词,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货币政策在稳健的基础之上作出的进一步限制和定位,即强调货币政策不宜强刺激和过度投放。2017年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余额预期增长均确定为12%左右,并要综合运用货币政策工具,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以及坚持汇率市场化改革方向,保持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稳定地位。无论是对于国内还是国际,都强调了货币稳定的问题,而稳定的实现既取决于货币投放这个源头,又取决于货币流通的渠道和速度。就政策难易程度上来讲,货币投放易于控制,而且短期内能够取得明显效果。而货币流通则复杂得多,涉及多种因素多个方面多个领域。如果经济增长实现6.5%,而广义货币增长达到12%,货币增长相对于经济增长还是较多的,接近于2倍。如果适度下压货币增长,则对通胀压力、资产泡沫、金融风险、流动性波动较大等问题均有帮助。

对于房地产,中央早已清醒认识到炒作的严重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就是要旗帜鲜明地控制房地产的炒作问题。据资料显示,继2013年之后,2016年我国房地产成交面积、成交金额均达到历时最高水平,全年商品房成交量与价分别为约15亿平方米和12万亿元,与十年前相比,分别达到了2.5倍和6.3倍。从房价涨幅来看,深圳51%高居首位,合肥、南京、厦门等热点城市以49%的增速紧随其后,这样的涨幅实在太高。地王频出,2016年成为地王年,全年共成交336宗单价、总价地王,数量创新高。与历史相比,2016是成交规模最大、地价房价最高的一年,有可能在行业发展史留下不知如何评价但影响重大的一笔。无论如何,房子被炒的程度已极其严重。为此,中央才发出是住还是炒的定调。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房地产问题做出了更为具体的部署和安排,继续加强分类调控房地产市场,坚持住房的居住属性,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加快建立和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以市场为主满足多层次需求,以政府为主提供基本保障。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城市要合理增加住宅用地,规范开发、销售、中介等行为。政府对房地产问题的各种举措,涉及到供地、市场、保障等多个方面,其中针对房价的直接措施比较欠缺。之所以房子被炒,是因为房价变动能够给炒作者带来巨大的利润,如果不通过调控房价来挤掉利润空间,炒房的行为就无法遏制住。目前我国还处于房地产风险可控的机遇期,应该在当前时期,采取坚决的措施遏制住炒的行为,以促使房价回到其居住价值上来。房价回归理性了,地价的巨额利润空间也就自然被挤压掉了,地价自然就会回归理性。

对于虚拟经济过度膨胀,所涉及的范围很广,包括股市炒作,债市炒作,高利贷,高息集资,财富投资,传销,重要产品炒作,虚假票据各类项目资金套取,银行网贷,金融机构、理财机构、房产等中介机构以及家庭个人等多种渠道的过度融资。之所以把上述多个方面均称之为虚拟经济,是因为它们所产生的财富均是“货币性财富”,而不是物质和服务的实质性财富,而且都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资金抽取效应,妨碍实体经济的发展。房地产炒作也是虚拟经济的一部分,由于其独特性,在上面作为单独部分进行讨论了。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还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仍需增强,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困难较多,经济金融风险隐患不容忽视等。这些问题均与虚拟经济过度膨胀并吸取实体经济资金有关,由于虚拟经济回报高回报快,很多企业无心从事实业经营,转战于股市债市、房地产、投资理财等虚拟经济领域赚取大钱快钱。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防止虚拟经济和振兴实体经济做了多项细致的工作部署。首先,合理引导市场利率水平,疏通传导机制,促进金融资源更多流向实体经济,特别是支持“三农”和小微企业。促进金融机构突出主业、下沉重心,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防止脱实向虚。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有序化解处置突出风险点,整顿规范金融秩序,筑牢金融风险“防火墙”。其次,大力发展实体经济,要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实体经济优化结构,不断提高质量、效益和竞争力。对于虚拟经济过度膨胀的治理,一方面要阻断虚拟经济领域的膨胀机制,另一方面,要提升实体经济相对于虚拟经济的收益率,如果扭转实体经济收益率低于虚拟经济的状况,甚至让实体经济收益率高于虚拟经济,那么就会从根本上遏制虚拟经济的膨胀。而且,后者是解决虚拟经济膨胀和资金脱实向虚的根本之道。

(作者罗来军,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中国方案研究院执行院长)

原文链接:

[中国网]罗来军:经济防风险需刹“风险三驾马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