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社会科学报]涂永前:人民币国际化该如何与“一带一路”相辅相成
2017-05-15 10:05:12
791 次浏览
来源:社会科学报
编辑:唐博

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能为“一带一路”保驾护航。中国有最大规模外汇储备和较高的居民储蓄率,随着中国资本账户逐步开放,人民币离岸市场快速发展,可以为沿线各国企业和机构提供充足的人民币流动性,缓解贸易融资困难,促进区域各国之间的贸易发展。否则,“一带一路”规划更多地还是为美元作嫁衣。

我国资本输出需要人民币国际化支持,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背景下,资本输出可以更加便利。目前,中国企业“走出去”仍停留在较初始阶段,跨国公司尚未形成全球布局,不利于中国的产业转移和过剩产能的消化。中国可通过加大对外投资,帮助“一带一路”国家突破资金瓶颈,有效利用积累的外汇储备,获取更高的海外投资收益。中国商品、服务和投资将进入更多新市场、新领域,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资本和贸易往来将不断加深,人民币在跨境贸易结算中的地位会越来越高,甚至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把人民币作为本国储备货币。

如何在“一带一路”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既是中国面向世界各国提供安全可靠的全球公共物品,也是中国维护国家利益、推动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新动力,已成为实现中国梦的重要国家战略之一。夯实“一带一路”建设是人民币国际化发展的持续动力。那么,如何在“一带一路”计划下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呢?

第一,积极推动大宗商品的人民币计价。

建议优先考虑铝矿石、铁矿石和煤的进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44亿人口,21万亿美元的GDP规模,分别占到了全球人口的63%和经济总量的29%。这些国家和中国的双边贸易额也超过了1万亿美元,占到了中国外贸总额的1/4。特别是食品、能源、农业原材料和金属等大宗商品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沿线国家对华大宗商品贸易,如果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对双边贸易和经济增长都将产生重要的推动作用。

第二,放宽跨境资本交易限制。

“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必然会加快各国货币与人民币的兑换速度与频率,促使对人民币可自由兑换需求的加大。为应对此情形应做到:一是积极引导证券市场和个人资本项目的逐步开放。同时制定外汇应急措施,比如采取对跨境资本流动征税等方式。二是积极放开对直接投资方面不需要的管制和限制,发挥其市场自由机制。三是对资本账户不能开放的交易项目严格把守,审慎放开货币市场等短期资本账户。四是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的监管机制和预警机制建设。

第三,扩大资本输出规模和便利度。

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会加快,中国将由制造业大国逐渐发展成为对外投资大国,由资本输入为主的单向资本流动转变为资本输出占重要地位的双向资本流动。通过支持对外直接投资、扩大境外人民币贷款和配套援外规划等措施加大资本输出。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可考虑通过适当贴息等优惠政策吸引企业以跨国并购、设立境外产业园区等形式,在转移产能、扩大市场、抢占渠道和获取高新技术等领域,开展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逐步改变当前对外投资中以外币为主的情况。同时,中国银行业须加快国际化进程,增加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使用人民币的便捷性。

第四,依托亚投行推动人民币走出去。

亚投行是中国金融货币——人民币国际化最核心的重要一步棋。鼓励成员国使用人民币、欧元、英镑和卢布等亚投行成员国主要货币入股。加大人民币与各成员国货币的互换额度,解决部分中小国家因上述四种货币储备不足无法入股的问题。同时建立中国中央银行与亚投行的货币互换机制。将亚投行打造成重要的人民币债券发行方。亚投行不可能只靠资本金运营,需要引入其他资金来源。这就需要设立投资基金作为融资方式的重要补充,以向亚投行支持的项目提供融资。利用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经验和资金动员上的能力,大力促成人民币成为沿线基础设施融资的关键货币,特别是在政府援助、政策性贷款、混合贷款和基础设施债券发行中应当更多使用人民币。

第五,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的。

跨境人民币业务快速发展和人民币国际化向前发展的根本动力还是市场需求。在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政策导向上,始终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的。人民币跨境使用起步于贸易结算,进而扩展到直接投资、融资,对证券投资领域等未实现完全可兑换的跨境人民币业务审慎、分步推进,并适度采取准入、额度等风险管控措施。这就保证了跨境人民币业务主要发挥了服务实体经济、促进金融部门与实体经济协同发展的作用。将“一带一路”产业园区作为人民币国际化一个重要的支撑。如果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经济走廊建设当中建设具有特色的产业园区,将在“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占比从目前的13%提高到30%,未来10年的总投资将会超过1.6万亿美元。这样不仅可以帮助“一带一路”国家突破资金的瓶颈,全方位地推动中国与东道国的国际产能合作,还可以为人民币国际化确立一个重要的长期支撑点。

总之,应着力把握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资本账户开放、人民币国际化、离岸人民币金融市场等金融改革的步骤和顺序,秉承宏观审慎原则,同时根据全球经济、宏观经济状况、通货膨胀、货币政策变动、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资金供求的变化、国际金融市场利率和汇率态势等多方面因素,从政策层、监管层、市场层不同角度有效防范开放过程中的金融风险,在推动“一带一路”的进程中,为国际经济合作和金融市场稳定做出贡献。

夯实“一带一路”建设,在沿路各国贸易发展和金融合作的基础上持续稳定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据此构建沿路人民币贸易圈和人民币货币区,符合沿路各国利益,也是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的必然趋势。人民币国际化,在贸易结算、投资、储备货币之外,核心问题是要在境外形成一个有深度的人民币离岸市场体系,可以在境外形成人民币股市、期市、债市、汇市的市场体系,进行即期、远期、期货、期权等业务,人民币就可以成为套期保值、风险对冲、融资的货币。这样,一方面能够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另一方面通过离岸和在岸市场倒逼国内金融市场深化和市场化改革。

(作者涂永前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原文链接:

[社会科学报]涂永前:人民币国际化该如何与“一带一路”相辅相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