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学术
“天问:变动中的环境认知”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人民大学举办
2017-05-29 08:05:22
7,162 次浏览
来源:历史学院
编辑:王煜熙

5月25日,“天问:变动中的环境认知”(Knowing nature: the changing foundations of environmental knowledge)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三楼多功能厅开幕。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洪大用出席开幕式,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黄兴涛,德国慕尼黑大学蕾切尔·卡森环境与社会中心主任赫尔穆特·特里施勒,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科学史研究所教授薛凤,南京农业大学中华文明研究院院长王思明,中国人民大学海外高层次文教专家、历史学院学术委员会荣誉主席唐纳德·沃斯特等专家学者与会。

开幕式由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主任夏明方主持,中心常务副主任侯深博士翻译。本次研讨会由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德国慕尼黑大学蕾切尔·卡森环境与社会中心、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科学史研究所联合主办。会议旨在就世界范围内的环境认知问题展开讨论,促进海内外相关领域学者之间的交流,共同推动环境史学的研究。

洪大用副校长在致辞中对与会专家学者表示欢迎,并预祝研讨会顺利召开。他表示,本次研讨会的主题“天问”取自中国古代著名诗人屈原的同名诗篇,表达了中国古代人民对天地自然演变和人事变迁的关注;主题中的“变动”一词颇具史学眼光,显现了环境知识的动态性,即环境知识内部既存在一致与共识,亦存在分歧与冲突。此外,洪大用副校长还介绍了中国人民大学所具备的跨学科研究基础,诸如专门致力于环境科学研究的环境学院以及环境经济学、环境法学、环境哲学、环境史学等专业。他表示,学校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关于环境问题的跨国家、跨地区研究与交流,倡导各个学科之间加强合作与沟通,亦希望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与德国慕尼黑大学蕾切尔·卡森之间的国际合作更加深化,为环境史学的发展注入新动力。

随后,黄兴涛院长简要介绍了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的情况。该中心于2012年在原中国人民大学校长、中国国内灾荒史研究奠基人李文海教授与国际著名环境史学家唐纳德·沃斯特教授共同倡导下筹建,旨在建设集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学术交流、资料累积与生态文化传播等多功能于一体的国际性学术平台。自2016年始,沃斯特教授陆续将有关环境史的个人藏书无偿捐赠给人民大学图书馆,为人大师生提供了丰富的学术资源。

赫尔穆特·特里施勒教授代表德国慕尼黑大学蕾切尔·卡森中心致辞。他对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与卡森中心之间稳固的合作关系表示肯定,对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科学史研究所的加入表示感谢,认为三方合作能让全世界更多的高校及科研机构拥有对话的平台。他介绍说,自中心成立十年以来,他与中心主任克里斯多夫·毛赫教授逐渐意识到环境认知对于环境的形塑及人与自然关系的影响,他认为将其纳入环境史研究范围加深了历史学与其他学科之间的紧密联系。此次研讨会主题“环境认知”是环境史研究中的重要议题,不仅促进环境史与科学史之间互动,还可成为连接不同学科的桥梁。

开幕式后,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科学史研究所执行主任、《工开万物:17世纪中国的知识与技术》作者薛凤教授发表了“王朝中国之政治与科学变迁”的主题报告。薛凤教授以宋人秦观所著的《蚕书》为切入点,梳理了宋元明清时期养蚕技术的变化过程,着重关注于技术、经济与政治的互动,从而探讨科学技术衍变与历史进程之关系。作为自然、人类实践及思想变化的标识,蚕桑技术是衡量王朝多方面实力的重要因素。但她认为,蚕桑技术(自然知识)未与王朝权力(政治、经济、社会)同时发生变迁,技术发展与朝代更迭并不同步。除此,地方性技术知识的积累影响着科技的发展,技术知识的地方差异依然存在。她表示,科学技术自身具有延续性、传承性及地方性,科技发展更多的是量的积累而非质的突变。而随着时间推移,蚕、线及丝的表现形式在不同媒介(文本)中皆有改变,显现了自然认知的变化。

王思明教授对薛凤教授的演讲进行了评述。他表示,科学技术史传统研究的核心是厘清科技内史,即科学技术发展的历史脉络及其内部逻辑。但是,任何科学技术并非孤立存在,皆生成于特定的自然、经济和社会条件之下。中国古籍中经常提及的“橘逾淮为枳”,说明农业技术对自然环境的依存性。此外,人对自然认知的基础是处于变化状态之中,具有动态性。因此对于科学技术与自然关系的研究必须放置于不同的时空维度中,才能凸显其变化过程。而薛凤教授的研究将蚕桑技术放置于特定时代进行诠释,实践了科技史内外结合的研究新路径。但他也表示,秦观的《蚕书》主要总结的是宋以前中国北方地区的养蚕技术,是否能完整反映中国养蚕技术的全貌还有待商榷。

26日-27日,与会学者以学者互评、群体讨论、作者回应三大环节,依“纠缠于生命之网”“掌控躁动的地球”“应对水与野性”“发展中的国家”四大议题分为四组,分别对提交的24篇论文进行讨论。第一组评议者分别对维多利亚湖区环境睡眠病防治、中国湖南血吸虫病传播、19世纪柏林动物展览、玉米在中国种植的时空分析和加拿大气候感知等相关论文进行了评述。随后,与会学者以“生命之网”为核心,就殖民统治与地方抵制、人和环境互动的生态系统及人与自然的时空重组等关键问题展开了讨论。

第二组主要探讨了人对地震突发、气候变化、火山喷发等现象的解释问题,分别对有关全球环境涌现、18世纪冰岛火山喷发、竺可桢的气候变化研究、云南地区族群记忆与灾害认知、巴西殖民地环境博弈、中日两国对地震认知等六篇论文进行了点评。此外,与会学者就全球环境在近代的形塑、环境知识的生成与传播、中国传统“天人合一”的自然观、灾害神话与现实生活的冲突性及族群对灾害认知的多元性等重要问题交换了意见。

第三组分别对涉及中国南部水产品安全控制知识、18世纪水知识建构、多瑙河下游自然修复、卡霍夫卡水库建设、明清时期畿辅水田及山东西部水柜修建等议题的六篇论文进行了评述。之后,与会学者就人与水的相互关系展开了讨论,并对此关系中的科学技术霸权、专业知识(精英权力)与地方经验、国家与地方之关系等核心问题提出了各自看法。

第四组围绕中国、印度、俄罗斯等国家的景观变迁与经济发展之关系进行讨论,主要就左宗棠对自然资源的认知、西印第安山脉康坎铁路周边的环境争议、俄罗斯林学管理的改革、加拿大土地普查与地理信息系统技术的创新和哈萨克草原的开发等议题展开了互评。与会学者还分别以技术统御中的资本与国家、环境政策与资源管理、环境认同的方式及表现等问题进行了深度交流。

专题讨论结束后,赫尔穆特·特里施勒教授与夏明方教授分别做总结发言。赫尔穆特教授表示,来自世界各国不同研究方向的学者聚集一堂,颇为难得。此次会议让与会学者走出自身熟悉的范围,加入到了环境、族群、历史想象及文化结构等与以往不同的研究领域中。有趣的是,与西方学者专注于中短时期相反,中国学者更倾向于长时段的“大历史”研究。他指出,本次研讨会以研究内容和分析路径双维度的讨论加深了学界对环境认知的理解,主要表现在以下九个方面。一是时期划分问题。与会学者意识到了研究对象与历史变迁的复杂关系。二是历史主体的多元性。政治、经济、科技、环境等不同主体之间变化既存同步性,亦有非联系性。三是环境认知的特殊性。不同国家、地区、族群的知识体系互不相同,构建了彼此间对环境认知的差异。四是环境认知的流通性。环境认知在传统与现代、国家或区域之间存有地理和文化等多层面的联系和传播。五是因果关系。学者应将问题意识放置于知识生产的源动力之上,剖析历史现象背后的深层因果关联。六是生产和消费的关系。七是地方知识与全球知识的互动。八是思想与实践的异同。九是环境认知的专业性。作为环境知识的承载者,专家在环境问题上的科学竞争与合作亦是环境史学者不应忽视的问题。

夏明方教授表示,来自五湖四海的学者汇聚于此,相互交流、批评与回应,不透明的讨论和相互间的误解,在某种程度上能给对话双方提供更丰富的养料。他表示,若仔细对照本次会议主题中“天问”(asking nature)与knowing nature两个相似却不同的中英文表达,会发现诸多差异:第一,英文主题中“环境知识”(environmental knowledge)与中文的“环境认知”存有不同;第二,中文强调“变动中的环境认知”,丢掉了英文中“环境认知的基础”;第三,与nature对应的“天”包涵了更多深层问题。所以,本次会议主题的翻译看似天作之合,实则暗含了中西文化间的碰撞,亦是传统与现代之间的一次遭遇。他认为,自然(nature)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现代概念,而“天”则是中国传统表述,两者置于一体,在一定意义上也隐含着现代的“自然”表述对于“天”的话语霸权。这一霸权主要体现为国内外学术界在所谓李约瑟问题的讨论中对中国科学史的曲解之上。福柯在中国百科全书《天朝仁学广览》关于动物分类时表示质疑,也因此诞生了1960年代的《词与物:人文科学的考古学》(福柯著),以及新近的《中国近代科学的文化史》(艾尔曼著)这两部著作。它们都强调了环境认知或对自然认知的主体性特征,但是福柯的研究集中于视觉的主体性特征,后者则聚焦于抽象的精英群体,而且实际上书写的只是中国版的西方近代科学;反是薛凤教授的研究从多元时空寻找被遮蔽的认知自然的主体,呈现了更多样化的世界。由此,研究对象发生了从“纯粹的自然知识”转向“谁来形成自然知识”,再到“多元主体的自然认知”的变化,人与自然终于被拢合在一起。但是从生态史的角度来思考,我们需要将这样的认知过程更加明确地看成是人与自然紧密结合过程,由此构成人与自然相互纠结的生态认知系统。在此系统中,各种不同的主体之间自然会存在误解与碰撞,但同时也会相互理解,相互宽容,共同推进对自然的认识。最后,他以史伯的“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结束发言,强调了人与自然的对立共生关系。

此次为期两天的研讨会中,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分享了不同地区、不同文化背景及不同学科的各种观点,显现出“环境认知”问题研究的多元性与复杂性。据介绍,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与德国慕尼黑大学蕾切尔·卡森中心已在人民大学成功举办了四届环境史会议,本次是双方的第五次合作。此次为期两天的研讨会将在汇贤大厦C座举行,参会学者将围绕“纠缠于生命之网”“掌控躁动的地球”“应对水与野性”“发展中的国家”四大议题展开多元和深入的对话。本次国际会议提供了世界各地学者相互交流与对话的平台,促进了科技史、思想史、环境史等不同学科之间的交融,推动了环境史学的研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