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CCTV 焦点访谈]亚欧币:造富神话的破灭
2017-09-19 08:09:28
480 次浏览
来源:中央电视台
编辑:张, 子涵

最近,海南海口警方破获了一起传销案。与以往不同,这起传销案打的旗号是近来火热的虚拟数字货币。犯罪嫌疑人口中的这种虚拟货币叫做“亚欧币”,他们声称只要花五毛钱买入,不到一年时间就能涨到五倍多,也就是说,投入100万,就可以涨到500多万。同时吹嘘说这种“亚欧币”能在很多地方流通,而且介绍其他人一起来投,还能获得返利。说法挺诱人,但背后的真相是什么呢?

“单边上扬,只涨不跌”“一路开始涨涨涨,持续涨”“投资后什么都不需要你做也能赚钱”——瞧瞧这“亚欧币”的宣传,仿佛是一件美事:让你躺着就能把钱赚了。

“因为宣传确实是说要打造中国虚拟数字货币第一品牌,当时我们也相信能够做到”,犯罪嫌疑人、“亚欧币”传销参与者葛某霞说:“起步只有五毛钱,我们最早进来,这种能够达到一两百,即使达到100块钱一个,也能翻200倍。”

另一个犯罪嫌疑人、“亚欧币”传销参与者耿某强说:“我们在做什么梦,我投1000万,5倍,不就是5000万,我投2000万,5倍不就1个亿吗?”

按照公司的宣传,亚欧币是“国家首家合法加密虚拟数字货币”,由海南跨亚欧公司发行。也正如宣传所言,自启动以来,“亚欧币”的价格的确是呈现了上涨的趋势。

用户购买“亚欧币”需要通过一个网站。亚欧币存储在内盘,内盘的价格只涨不跌;另外还有外盘,通过交易卖出“亚欧币”进行提现。在内盘,“亚欧币”这种令人眼红的只涨不跌状态是怎么实现的呢?跨亚欧公司的财务负责人、犯罪嫌疑人夏某伟道出了实情:“公司决定内盘涨价,涨到多少就设定一下,直接改一下就行。通知我们下一次的价格几天之后是多少,然后我们到了那一天,就把那个价格改成这样子。”

原来,所谓的只涨不跌是跨亚欧公司工作人员敲敲键盘就能实现的。那么,看似与股市一样可以进行买卖的外盘,“亚欧币”价格为什么也能够保持上涨的趋势呢?

犯罪嫌疑人漆某伟是外盘的操盘手,按照公司指令,外盘价格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说,交易平台它是有涨有跌的,只不过我们是想按照董事会的目标,让它不要跌下来跌得太快,也不要涨上去涨得太快。但是最后它形成了一个结果呢,是一个慢慢向上走的。比如说有大面积的客户抛盘的时候,董事会可能会给我指令,叫我们适当做一些买入,就是不会让它下行得这么厉害。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认为:“对于客户来讲,是我只能从它那边买,这个价格的话,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怎么定价。因为我只能从他一家买的话,价格是只由他一个人说了算。我们看到它规则也不透明,价格也不透明,并且在这个里面,实际上是为它操纵(价格)是留了非常大的空间在里面。”

无论是宣传材料的只涨不跌,还是经过操控而实际实现的所谓“只涨不跌”,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这就是犯罪嫌疑人、原跨亚欧网络竞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夏某荣所说的:“不需要解释,人家就看到它会涨,就有人买。”

虚假的“涨势”,就是为了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而这也正是跨亚欧公司推广“亚欧币”的目的。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表示:“它通过一种操纵,让大家感觉买的人多,形成价格上涨,让老百姓觉得买了亚欧币之后就能够翻个十几倍、二十倍甚至几十倍。”

涨归涨,涨了的金额却是不能及时拿出来的。和常规的交易平台不同,这个亚欧币买卖的平台,并不需要关联银行卡,所有的现金交易并不能通过平台实现,而是需要通过线下进行转账。卞永祖说:“相当于说你把钱给他,他是无中生有的一个东西卖给你。因为他实际上手头上,这个币,他是手动去改一个数量,这个币压根是不存在,或者说压根是一个概念上的东西,根本连无中生有都算不上,自买、自卖都算不上。”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我国并没有批准过所谓的虚拟数字货币,他说他自己获得了合法的所谓的数字货币、虚拟货币这样一个说法,完全是造谣、诈骗。

针对各类“虚拟货币”在互联网平台集中交易所带来的金融和社会风险,以及一些所谓“虚拟货币”日益成为洗钱、贩毒、走私、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监管部门多次发出针对“虚拟货币”的风险提示。

而针对代币发行(ICO)融资乱象,在9月11号,中国人民银行等7部委发布公告,全面禁止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

在调查中警方发现,除了以虚假的名头吸引投资之外,为了维持发展,让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亚欧币”还以多种传销方式大肆扩张。

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购买“亚欧币”,跨亚欧公司设置了一个“分享收入”,也就是说,拉人头参与投资“亚欧币”,就能够获得返利分成,而当拉来的人投入的数额足够大,就可以成为代理,享受不同级别的返利。

在返利的吸引下,“亚欧币”的参与者也乐于拉拢更多人来参与投资“亚欧币”。

犯罪嫌疑人葛某霞“亚欧币”说:“并不需要我去跟他多说。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我多加一些微信好友,把他拉进这个微信群里面来,然后等他觉得了解了,他觉得这个项目可以,然后他就会主动问你这个项目是怎么投资的,怎么打款的,他会主动问我的。”

自己不用多说,微信群里清一色都在称赞“亚欧币”的前景有多么好,群成员渐渐就被洗了脑。

用群的模式,一方面节省了成本,可以去操纵群里的舆论,几个比较活跃的群友和群员把气氛调动起来。另外一个,非常隐蔽,在群里,人和人是不见面的,你想知道上线是谁,都比较困难,所以说这个有很大的隐蔽性,并且这个扩展非常快。

在“亚欧币”的宣传中,常常看到:恒量发行、开源代码、独立钱包、去中心化,还使用3.0最高区块链技术。——这些大词儿,再和国际上比较热门的“比特币”结合起来,让人感觉这家公司的技术真是牛极了。这些普通人不太了解的一些技术,一些名词,很容易蒙骗人。

为了吸引投资者,在微信群中,跨亚欧公司老板也成为能够出入联合国的人物。犯罪嫌疑人耿某强曾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职典礼,马云和他们的董事长夏某荣都参加了。被批捕之后,跨亚欧公司的董事长夏某荣坦承自己并没有出入这样的场合。

宣传材料称:跨亚欧公司背后的股东是一家资本雄厚的公司,连国际著名投资人都抢着要和他们合作,巴菲特派他的女儿也与他们进行了对接;公司目前可支配资产是一万六千亿美金。

而在被逮捕之后,犯罪嫌疑人刘某也道出了实情:在账面上我们只是有一些办公的费用;这些公司基本上都是一些空壳公司,都是零资产的公司。

就是在这些包装之下,短短一年的时间,“亚欧币”吸引了4万多名参与者,吸收资金达到40多亿元。

它被定性为传销,因为它的经营模式,就是通过发展会员,然后分层级,这个一层一层的,然后有提成,通过这个方式来吸收资金。

在涉案的40多亿元中,有约10亿元用于会员高额返利,约27亿元用于会员提现。有超过3亿元被犯罪嫌疑人刘某和夏某荣等非法占有,而在警方收网时,跨亚欧公司已经入不敷出了。

卞永祖说:“他许诺的是高收益。但是收益来源什么地方?其实这个公司并没有产生利润的方式,收益只能来源于后来投资者的钱,靠后来投资者的钱来去支付以前投资者的收益,这种实际上就是一种庞氏骗局,并且肯定是一种不可持续的一种模式。”

现在,很多骗术借助互联网传播快、范围广、非接触性等等特点,更具有迷惑性欺骗性,也更难打击,但面对犯罪,终究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而对于个人来说,要想避免被骗,就需要认清传销的几个特点,比如一般传销都会打着国家工程或者新业态、新投资渠道等等这样的说法,编造一些比较玄乎的概念,同时,还会拉人头发展下线,层层返利。而之所以很多人被骗,也许不是看不破陷阱的伪装,而是被陷阱背后的馅饼吸引了。所以,提高警惕,放下贪念,传销骗局就会不攻自破。

原文链接:

《焦点访谈》 20170918 亚欧币:造富神话的破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