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人民日报]基本解决执行难,决胜仗怎么打
2018-04-11 08:00:21
366 次浏览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刘丹怡

3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等下发通知,对“老赖”限制不动产交易;4月起,被北京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老赖”,将被限制参与京牌小客车指标摇号配置……近日,针对法院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措施持续加码。

今年是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的“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战之年。3月29日,全国法院决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动员部署会召开,提出坚决如期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决胜仗。

基本解决执行难,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

在法治国家,法院生效裁判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必须得到执行。但一段时间以来,执行难困扰着法院和当事人,甚至有人曾用“司法白条”“一纸空文”来形容被束之高阁的法院裁判文书。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专题部署全面依法治国,明确提出要切实解决执行难,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这体现了党中央解决执行难的决心,是对群众呼声的回应。”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肖建国说。

2016年3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报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时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向执行难全面宣战。

宣战,底气何来?“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依法治国被提到空前高度,法治环境改善,法治氛围浓厚,这是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大前提。”肖建国说。

从2013年起,最高人民法院把基本解决执行难作为工作重中之重,探索破解难题行之有效的办法:

执行信息化建设突飞猛进,实现执行模式质的飞跃。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12月正式开通网络执行查控体系,实现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车辆、船舶、证券以及身份证、出入境证照、工商登记、人民币结算账户信息的查询。

强力惩戒失信被执行人,有力促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最高人民法院2013年7月出台《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拓展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信用惩戒的范围和深度。

“全国各级法院全面强化各项执行工作,在解决执行难方面不断取得新进展、新突破。对两到三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我们有底气和信心!”2016年,对执行难宣战时,最高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刘贵祥信心满怀。

如今,执行工作模式实现重大转变,执行工作质效有了很大提升,执行工作外部环境有了明显改善。今年全国两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有一组数据:各级法院受理执行案件2224.6万件,执结2100万件,执行到位金额7万亿元,同比分别上升82.4%、74.4%和164.1%。

完善机制平台,“执行风暴”让群众享有更多法治获得感

查人找物难曾是执行难的重要原因。“两个法官一台车四处找”,是当年信息化建设滞后时,群众对法院执行工作的调侃。查存款,需要到一个个银行跑,还只能查到本地营业网点情况。抓“老赖”,有时得靠执行法官蹲守几天几夜。这样的效率远远不能适应日益增长的执行案件数量和群众的法治需求。

2014年起,最高人民法院陆续与公安部、银监会等10多个单位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法官在办公室轻点鼠标,就可以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截至目前,共查询案件3910万件次,冻结款项2020.7亿元,极大提高了执行效率。

找到财产,如何变现,也曾是难题。拍卖周期长、佣金高,其中存在的暗箱操作等廉政风险也不小。“过去一些地方法院执行干警出问题,往往出在执行财产拍卖上。”肖建国说,方兴未艾的“互联网+”为破解财产变现难题提供了另一种思路。

2017年3月,全国统一的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上线。截至目前,共进行网络拍卖36.9万次,成交额2545.3亿元,溢价率52%,为当事人节省佣金78亿元,在高风险的司法拍卖领域实现违纪违法零投诉。

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推进,执行管理体制机制也不断健全。最高人民法院推动建立执行指挥中心,推行执行案件全程信息化管理,四级法院执行指挥体系基本建成,执行管理模式发生重大变革;制定财产保全等15个司法解释和规范执行行为“十个严禁”等33个指导性文件,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案件挂牌督办,切实解决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等问题。

让群众切身感到“执行风暴”的还有近年来随处可见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联合信用惩戒。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部署完善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最高人民法院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联合国家发改委等60多个单位构建信用惩戒网络,形成多部门、多行业、多手段共同发力的信用惩戒体系。截至目前,全国法院累计公开失信被执行人信息996.1万人次,限制1014.8万人次购买机票,限制391.2万人次乘坐动车和高铁,221.5万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义务;加大对抗拒执行行为惩治力度,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罪犯9824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格局初步形成,有力促进了社会诚信体系建设。

多措并举,深入推进执行工作的信息化、规范化、协同化

2016年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如今这场硬仗到了决战决胜的关键阶段。

3月29日召开的全国法院决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动员部署会指出,“基本解决执行难”是一场攻坚战、歼灭战,当前任务还很重,形势依然严峻,离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总体目标还有差距,执行工作管理水平与发展要求还不相适应,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消极腐败等现象在执行领域仍在一定程度存在。会议要求,决战之年,全国各级法院广大干警要坚决攻克顽瘴痼疾,坚决攻克一切影响实现既定目标的难关。

“要持续强化组织领导,始终坚持把党的领导作为攻坚克难的根本保障,充分发挥制度优势、政治优势,推动形成由各级党委政法委牵头负责、各部门有效联动的常态化工作机制,形成强大合力。要强化‘一把手’责任,一竿子插到底,并切实加大执行督导力度,推动‘基本解决执行难’各项决策部署精准落地。”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祥说。

对近年来在破解执行难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信息化建设,刘贵祥认为,要进一步提高水平,继续拓展完善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加强与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的合作,扎紧“制度铁笼”和“数据铁笼”,不断提高查人找物能力。继续推广应用网络司法拍卖系统,切实推进执行指挥中心实体化运行,各级法院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要经常坐镇执行指挥中心。要学会善用现代科技手段管理、指挥、协调执行工作,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在肖建国看来,要强化执行规范化建设,加强制度建设,强化依法依规执行、公正执行、善意执行、文明执行理念,加强执行作风和廉洁建设,对执行领域违纪违法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追责一起,绝不姑息。要规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纳入操作,继续开展涉党政机关案件专项清理活动和涉民生案件专项活动,加大执行信访化解力度。

“决战决胜”的号角已经吹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严格落实基本解决执行难部门联动责任;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对照第三方评估指标体系要求,进一步加强执行工作的规范化、信息化、协同化,强化执行联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强调强化“一把手”责任担当,优化“一盘棋”指挥架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定信心、攻坚克难,以钉钉子精神狠抓落实,就能如期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决胜仗。”刘贵祥说。

(肖建国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11日 17 版)

原文链接:[人民日报]基本解决执行难,决胜仗怎么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