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金融时报]董希淼:2018年我国上市银行发展的新趋势
2018-05-14
268 次浏览
来源:金融时报
编辑:饶书馨

4月27日,浦发银行和贵阳银行分别发布了2017年年度报告,至此我国41家上市银行2017年年报发布完毕。上市银行是我国银行业的中坚力量,2017年上市银行发展呈现出哪些趋势和特点?2018年我国银行业将走向何方?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2017年我国上市银行整体表现出盈利增速回升、资产质量企稳、业绩分化加剧等特征,2018年银行业业绩有望继续改善,转型发展步伐将进一步加快。

《金融时报》记者:从年报看,我国上市银行过去一年的业绩主要有哪些特点?

董希淼:2017年,在金融监管趋严的背景下,我国上市银行顺应形势,积极探索新的发展模式,持续调整优化业务结构,严格防控经营风险,呈现出以下特点:

第一,从规模方面看,资产和负债规模稳步增长,增速放缓,结构优化。截至2017年末,26家A股上市银行(含A+H股上市银行,下同)资产规模为148.45万亿元,占银行业总资产的58.81%;同比增速为6.29%,较2016年下降7.12%。H股上市银行(不含A+H股上市,下同)2017年末资产规模为18.26万亿元,占银行业总资产的7.23%;同比增幅为10.35%,较上年下降5.53%。A股上市银行负债余额为137.28万亿元,占银行业总负债的61.17%;增速为5.93%,较上年下降7.56%。H股上市银行2017年末的负债余额为17.2万亿元,占银行业总负债的7.39%;同比增长10.9%,较上年下降7.77%。

同时,资产和负债结构持续优化。如A股上市银行,2017年贷款余额为75.42万亿元,占总资产50.8%,较上年提高2.04%;存款余额为98.62万亿元,占总负债71.84%,占比较上年提高0.13%。

第二,从效益方面看,盈利能力稳步增强,收入结构有待改善。A股上市银行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增速双双回升,H股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放缓。2017年,A股上市银行营业收入共计3.88万亿元,同比增幅2.65%,较上年提高1.85%。H股上市银行营业收入达3641亿元,同比增长12.76%,较上年提高6.23%。其中,A股上市银行净利润达1.41万亿元,增速为4.46%,较上年提高1.8%。H股上市银行净利润为1262亿元,增速为12.88%,较上年下降4.86个百分点。从收入结构上看,部分银行非息收入占比下降。2017年A股上市银行非息收入占比加权平均为28.75%,较上年提高1.56%;而H股上市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加权平均值为15.57%,较上年下降2.78%。

第三,从资产质量看,资产质量企稳的迹象明显,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强。其中,2017年A股上市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24万亿元,较上年增加500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54%,较上年下降0.08%,延续“一升一降”趋势;H股上市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735.21亿元,较上年增长90.45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4%,较上年提高0.02%,资产质量较为稳定。从抵御风险的能力上看,A股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显著提高,抵御风险能力更胜一筹。2017年,A股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均值为219.3%,较2016年末提升了20.76%;H股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均值为233.68%,较2016年末下降6.03%,但明显高于监管要求。

《金融时报》记者:与以往年度相比,2017年上市银行发展呈现出哪些不同的趋势?

董希淼:2017 年以来,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宏观经济稳中向好,新旧动能转换加快。与之相适应,我国上市银行发展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大型商业银行在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助力实体经济转型方面,发挥了排头兵的作用,净利润增速明显回升,资产质量逐步企稳,净息差小幅回升。而受监管趋严等影响,股份制商业银行重在调结构、控规模,净利润增速回升,不良贷款率下降,存款增速大幅下降,净息差和净利差下降。多数城商行和农商行保持较高的净利润同比增速,但业绩表现分化,收入结构有待优化,资产质量压力相对较大。

具体而言,有这么几个值得关注的趋势:

第一,主要业绩指标明显好转,但营业收入分化加剧,盈利效能有所下滑。2017年上市银行主要业绩指标呈现“三好”特点,即:好于同期、好于预期、好于计划,尤其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呈现普遍回升的态势。其中,部分中小银行表现尤为突出,如当年上市的甘肃银行和成都银行,净利润增速均在50%以上。在股份制银行中,招商银行净利润增速率先重回两位数,达13.24%。该行的发展具有借鉴意义,其良好的业绩主要源于:一是资产质量企稳,减少了不良资产对净利润的侵蚀;二是生息资产收益率提升(主要是投资与同业资产的收益率提升较多),导致净利息收入增加;三是零售业务非利息收入保持稳定增长。与此同时,上市银行营业收入结构分化加剧,大型商业银行非息收入占比整体呈现下降趋势,而股份制商业银行非息收入占比普遍上升。

从盈利效能上看,2017年A股和H股上市银行的净资产收益率(ROE)普遍呈现下降态势。A股上市银行平均ROE为12.56%,较上年下降0.95%;H股上市银行2017年ROE均值为13.89%,较上年下降1.80%。

第二,零售业务成为多数银行转型战略的重点。2017年以来,受金融业降杠杆等因素的影响,银行业发展逐步回归本源,上市银行纷纷加大业务结构调整力度。尤其是在公司业务收益下行、同业业务政策收紧等情况下,零售业务具有轻资本、低风险等特征,成为2017年上市银行新的业务发力点和增长点,零售业务收入贡献度普遍提升。其中,招商银行继续保持“零售之王”的领先优势,零售业务贡献了集团近一半的营业收入,税前利润占比提升显著;平安银行、中信银行和光大银行零售业务净利润占比,较上年的提升幅度均超过10%。

尤其是平安银行,依托综合金融和科技创新优势,举全行之力支持零售业务发展,2017 年零售业务实现“两个68%”:净利润同比增长 超68%(68.32%),在全行净利润占比近68%( 67.62%)。该行零售业务爆发主要在于信用卡业务大幅增长,以及消费金融贷款、汽车金融贷款增长拉动零售贷款占比提升。但该行营业收入同比下降,净利润仅小幅增长,且拨备覆盖率下降,其零售转型的稳定性和持续性值得继续关注。

第三,规模较大的商业银行低成本负债优势显现。在上市银行2017年净息差和净利差较上年平均水平较上年有所下降的情况下,除交通银行外的大型商业银行、邮储银行的净息差和净利差均有所回升。尤其是邮储银行,2017年净利差高达2.46%,在较高的基数上仍然比上年提高了12个基点。得益于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利差和存贷比的提升,2017年邮储银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18.60%、19.94%,在同等规模的上市银行中表现亮眼。

究其原因,主要在于:金融业严监管和降杠杆提高了金融市场负债成本,利率中枢水平有所上移,一定程度上推高了资产收益率。资产端方面,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下,市场流动性偏紧,规模较大的商业银行议价能力进一步提升;负债端方面,规模较大的商业银行机构网点较多,零售业务基础较好,付息负债成本率下降,低成本存款稳定增长且占比较高,资产和负债两端共同作用推升了净息差和净利差水平。未来,如果货币政策继续保持稳健中性,银行业更加重视“存款立行”, 规模较大的商业银行这种优势还将进一步显现。

《金融时报》记者:2018年是贯彻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我国银行业将会有哪些新的变化?

董希淼:2018年,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我国银行业积极主动谋求转型,采取多种措施创新产品和服务,调整和重塑经营发展模式,也将迎来新的机遇:

一是规模方面,增长动力持续提升。消费增长升级和基础设施建设加快等因素,将推动非金融部门的贷款需求增长,这是支撑银行业规模能够保持较快增长的重要因素。但更多的银行逐步摒弃“规模依赖”和“速度情结”,迈向“轻资产”“轻资本”“轻成本”发展。

二是盈利方面,净利润增速有望继续回升。2018年上市银行利息收入仍将可能高达七成以上,但各行将采取更多措施增加收入来源,提升非息收入占比。而随着不良贷款对净利润侵蚀持续缓解、“营改增”不利影响消除以及净息差的改善,银行业净利润将继续小幅回升。

三是发展方面,业务结构进一步优化。公司业务逐步回归传统,表外业务加快回归表内,更好助力稳增长和降杠杆。而随着经济增长动力转变,更多银行主动向大零售银行转型。财富管理、消费金融和小微贷款将作为三大引擎,带动零售银行业务新一轮增长。

四是风险方面,资产质量压力有望缓解。宏观经济复苏迹象显现,实体经济基本面得以修复,推动银行资产质量趋于稳定,整体上将延续不良贷款余额上升、不良贷款率下降的“一升一降”趋势。不良贷款爆发的高峰已经过去,但对部分区域和行业仍需重点关注。

五是创新方面,深化公司治理和制度创新。商业银行将深化体制机制改革,进一步完善股权结构和法人治理结构,加快建立和完善现代商业银行制度。而金融科技的深度应用,将推动银行业务的流程、渠道、平台等持续优化,构建更为完整的金融生态圈。

六是开放方面,“双向开放”力度进一步加大。一方面,随着“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等推进,我国银行业将加快全球布局,更好服务企业和个人“走出去”;另一方面,随着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等大幅放宽,外资将加快进入我国银行业,中资银行应扬长避短,加强合作。

《金融时报》记者:您对我国银行业下一步改革发展有什么建议?

董希淼:过去一年,尽管以上市银行为代表的商业银行业业绩回暖,但我国银行业终将从高速增长的“黄金时代”进入高质量发展的“白银时代”。下一步,我国银行业应当注重差异化发展,培育核心竞争力,近期应重点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加强研究分析,密切关注政策变化。宏观形势复杂多变、监管政策不断收紧、利率和汇率逐步市场化,商业银行经营管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在一个变革的时代,方向比努力更重要。商业银行应基于长远的战略发展,充分认识到研究的重要性,通过成立研究院等专门机构,加大对于研究的人财物投入,提高战略规划和经营决策的前瞻性和科学性。尤其是研究力量薄弱的中小银行,应尽快从行内外吸收一批懂业务、有专长的优秀人才加入研究部门,一方面,结合国内外宏观经济金融形势变化,为战略转型发展指明方向;另一方面,加大对业务层面的支持,对业务创新、产业选择等提供研究支持。

二是保持零售业务转型期的业绩稳定。加快向大零售银行转型是2017年上市银行的一大特点,也是商业银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重要选择,但零售业务转型初期可能面临较多挑战:零售业务费用增长较快,经营效能偏低,低成本资金获取能力有限等。而此前,不少银行公司业务的风险处于快速暴露期,影响全行整体盈利能力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应保持战略定力,不为一时的数字而动摇。短期内,可以考虑通过改革组织管理体制、完善绩效考核体系、强化经济资本管理、提升贷款定价能力、降低成本费用开支、强力推进金融创新、积极营造转型的文化与氛围等方面的管理变革,缓解当下的业绩压力。

三是密切关注子公司制改革动向。成立资管子公司是资管新规的明确要求。随着我国金融领域的开放,外资还将可能进入资管子公司。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目前,已有光大、浦发、中信、招商、华夏等上市银行宣布拟成立资管子公司。成立资管子公司,有助于将资管业务与银行其他业务实施风险隔离,完善业务管理模式,改善考核激励机制,提升资管业务专业化水平。当前,我国银行业综合经营的趋势越来越强,除资管子公司外,直销银行等未来也将可能成为设立子公司的重要领域。

四是优化机构网点布局,推进服务转型。金融科技影响着商业银行服务模式,但这并不意味着物理网点即将走向消亡。对于中小银行而言,物理网点仍然是其发展普惠金融、服务小微大众的重要依托。要做好顶层设计、合理规划,完善分支机构的区域布局,提高辐射能力和服务张力。同时,应加快网点功能转型,将网点从单一的支付结算渠道转变为提升客户关系管理的综合平台,与线上渠道形成有机联动,为客户提供更为优质、便捷、个性化的客户体验。需要注意的是,网点转型应着眼于客户需求变迁,处理好轻型化、智能化、场景化三者的关系,不可一味追求华而不实的“智能网点”“无人银行”。

(董希淼: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原文链接:

[金融时报]董希淼:2018年我国上市银行发展的新趋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