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学术
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国内首家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
2018-05-31 07:44:06
4,970 次浏览
来源:商学院
编辑:宛瑾

5月26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揭牌仪式暨2018中国国企改革与发展论坛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球出席仪式致辞,并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党组书记傅成玉及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毛基业共同揭牌,“中国人民大学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正式成立。这是中国高等教育系统第一家以国企改革、企业个体为主要研究方向的科研机构。

本次论坛以“新时代的国企改革与发展”为主题,邀请了最具发言权和影响力的业界领袖和权威专家汇聚一堂,共同探讨国企改革发展的新问题和新对策。国务院国资委改革办巡视员尹义省,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毛基业,和君集团董事长、和君商学院院长王明夫,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党组书记傅成玉,中国华能集团华能资本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丁益,华润集团办公厅副主任、华润5M研究院副院长朱虹波,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MBA中心主任周禹参加论坛。周禹担任论坛主题演讲部分主持人,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聂辉华教授担任对话环节主持人。

吴晓球以国企研究应坚持从实际出发,体现中国特色为题做主题演讲。他指出,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对企业包括国有企业研究方面有自己的特点,是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有很多的案例,参与了很多实践,不仅仅是从书本到书本,从案例到案例,而是从实践到案例,再从案例到实践。

他提出,中国最难的改革是国有企业改革。因为国有企业改革受到的硬约束条件有很多,“自由飞翔是找不到中国国有企业改革之路的”。国企改革需要大智慧,这样才可以找到一个既能够符合趋势,又能够推动中国国有企业发展,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模式和方案。

尹义省做题为国企改革的新形势与新任务的演讲。他指出,通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国有企业是党和人民事业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国有企业功勋卓著、功不可没。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同志为核心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各级国资委和国有企业坚决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部署,贯彻落实国企改革“1+N”系列文件,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勇于涉险滩,勇于啃”硬骨头”,坚决破除制约国有企业发展的体制机制弊端,国有企业改革全面推进、重点突破,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和历史性变革。

他认为,一是分类改革扎实推进;二是公司制股份制混合所有制改革改制取得突破性进展;三是公司治理结构不断完善,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逐渐形成;四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国有经济布局优化、结构调整和战略性重组;五是以管资本为主推进国资监管机构职能转变;六是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全面加强。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决策部署,坚定不移把国资国企改革向纵深推进,增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努力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的突破。一是以管资本为主完善国资管理体制;二是推动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和灵活高效市场化经营机制;三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国有经济布局优化结构调整;四是加强国有资产监管,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五是落实全面管党治党责任,筑牢“根”与“魂”。

毛基业就如何打造世界一流的国有企业发表了演讲。他在发言中提出,虽然学习模仿借鉴全球优秀企业的治理模式是非常必要的,但中国国有企业的治理不能一味简单的复制照搬西方的模式。这种学习需要真正结合中国的实际,体现中国特色,适用于中国国有企业的现代企业管理治理模式。

他认为,业绩优秀的企业都应该有以下共性:第一是超凡的领导力;第二是战略超前、战略领先、战略正确;第三是现代企业治理制度;第四是人才队伍。他认为,国企独特的特征,首先是文化和精神,二是资源优势,三是合理的现代化的治理结构,四是党管干部和党建,五是制度优势。同时,国企也面临着不同的挑战。

王明夫做了产融结合视角下的国企转型创新的专题演讲。

王明夫认为国有企业下面拥有国有资产,国有资产从资本视角看,分为两类资产,一类是可上市资产,一类是不可上市资产。改革是把可上市资产通过混合所有制和股份制改革,变成上市公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重要的供给是制度供给。制度供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供给,股市或者资本市场就为中国的国企改革创新转型提供了最重要的制度供给。

他认为,国企转型创新的前提是改革。国有企业转型创新的第一条路径是在现有的产业和产品领域,改进竞争优势,增加市场份额;第二条路径是进入新的市场;第三条路径是在产品层面打市场不均衡,在产业运作层面发力,并购、重组、联盟;第四条路径是研发创新。产融互动视角下的国企转型创新,其背后是组织与人的转型创新。持续成功的企业,应该是产业和市值两条曲线的不离不弃、相生互动、螺旋上升。

傅成玉认为,国企改革最终要体现出制度优势,“不是为了改革而改革,更不是为混合而混合,更不是私有化,变卖国有资产”。

分析“做活国有企业”时,傅成玉强调,国有企业没有坏资产,那些所谓的“坏资产”都是“没有用好的好资产”,“我们要把理念调整过来,垃圾都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国有企业的领导对搞好国有企业有非常充足的信心,没有搞不好的国有企业,只有没用好的国有资产,关键在于找到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机制”。

同时,傅成玉认为应淡化国有企业这个名称,所有企业都肩负着政治责任、社会责任和经济责任。最后,他强调要大力培养我们自己的国有企业的企业家,为国有企业家松绑。“我们要激励未来”,傅成玉强调。

在“国有经济战略布局与混合所有制改革”主题论坛中,聂辉华主持,傅成玉、毛基业、王明夫、丁益、朱虹波、周禹参加讨论。

丁益提出,国有企业拥有的制度优势,拥有的规范文化,拥有的人才资源,拥有的政治资源,都是应当发扬光大的特质。国有企业发展中市场化程度不高、资本程度不高、职业化的程度不高,这三化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国有企业需要界定好几个重要的关系,包括企业性质和政府性质的关系,国有企业党的领导和法人治理之间的关系,以及国有企业家是领导干部还是企业家的界定。

朱虹波认为,华润是一家实施混合经营的多元化的企业。实施混合制经营应注意以下几点:首先是混合制跟谁混?一定要是不同所有制之间混,国企之间混属于交叉持股,不同所有制之间的混,符合混合所有制的目的。混合制过程中还有一些需要注意的问题,一个是谁混,谁被混?混合制可以在三个层级来展开,母公司和利润点,再一个就是混合制过程中,如何更好解决内部人员控制问题,这个也是混合制过程中要很关注的,民企内部人员控制是很强的,怎么打破这方面,把母公司的政策贯彻下去也是难点。

周禹提出,混合所有制本身是一个过渡概念,最后回归企业主体的本质属性,混合就是融合,国企就是“民”企;聚焦混改,今天国有企业改革的分类监管、管资本和混改这三个重点是要相向而行,配套决定的。分类是混改的前提,不同类的混的程度、力度、深度不一样,分类不同,管资本的松驰度、离合度也不一样。分类、混改和管资本这三个要配套推进;国企改革的根本落脚点是放活企业,把治理权还给法律,公司法和资本市场的法律,把经营权和制度权还给企业,把创新权还给国有企业家。

傅成玉表示,无论混合所有制改革,或者企业在国际和国内的重组兼并,有同业和异业两种区分。在同业之间,无论互相参股还是互相兼并,一般谁是优势企业,谁就控制公司,“决定控制权的一定是企业竞争力,而不是谁的规模大小”。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肩负政治、社会、经济责任的经济组织,只有实现了经济竞争力,才能更好的体现政治和社会责任。

围绕混合所有制,王明夫分享了两点认识:第一,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我们国家的所有法律法规政策都具备了操作条件,没有法律障碍;第二,资本市场是我们国企改革一个非常基础的制度供给。资本市场作为一个制度供给,也为我们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提供了很好的一个配套,很好的一个基础支撑。从制度方面上讲,混合所有制目前没太多障碍。

本次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和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联合共同主办。多位专家学者就“新时代的国企改革与发展”展开了多方交流和深入探讨,是一次重要的探索与创新,对于推动中国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贴近中国管理实践,具有深远意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