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光明网]王义桅:讲好“一带一路”故事,不亦乐乎
2018-07-24 17:06:33
1,927 次浏览
来源:光明网
编辑:宛瑾

【著书者说】

作者: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教授)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

“你为何这么年轻?”

“我不年轻,我是五千岁先生!”

冥冥之中,我总感觉到,我是为“一带一路”而生的。因为“一带一路”年轻而志存高远——通古今中外、达东西南北,所以我马不停蹄,不停奔赴五大洲、四大洋去发现,去思考,并且不断遇到惊喜。俗话说,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讲好“一带一路”故事,是发掘各国之美、时代之美、互联互通之美的过程。古人有“继往圣之绝学”的豪迈,现代有“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的信念,当今有讲好“一带一路”故事的神圣。

时代造就的机遇

最近几年,我能有机会前往海外五十余个国家讲“一带一路”,完全是时代造就。我的四本“一带一路”专著,第一本被译成二十种文字,第二本也有十种,包括盲文,完全是因为世界对中国的期待,对“一带一路”的期待。

我是“一带一路”时代的幸运儿,赴世界各地讲“一带一路”故事,可谓穷尽了我的一切:

——穷尽我的知识。《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出版前一周,我正好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讲“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了解到爱因斯坦是教科文组织的创始人之一,因此,在二十分钟主旨发言时间内,我便用爱因斯坦公式、统一场理论分别阐述两者含义——E=MC2:欧洲(E)文明的第二次复兴机遇正在于建立与中国(C)通过欧亚大陆(C)的互联互通(M);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将强相互作用、电磁相互作用、弱相互作用和引力相互作用的统一场理论努力,引出周易思想“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变:改革开放;通:“一带一路”;久:人类命运共同体。我深感,科学乃分科之学,“一带一路”昭示的大学问,需要综合、创新,在讲述过程中可谓穷尽了我的知识。

王义桅近年撰写的“一带一路”图书

——穷尽我的情感:在雅加达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讲“一带一路”时,我以高铁成亲的故事苦口婆心地劝说印尼人不必犹豫,赶紧修雅万高铁,在场听众无不动容。每每讲述“一带一路”的所见所闻,如上世纪60年代中国帮巴基斯坦修卡拉昆仑公路,今天的蒙内铁路纪念碑等,无不感染空气中每一个分子。

——穷尽我的精力:实践出真知。“一带一路”的学问是实践的学问,没有现成的理论可参考。自从前年第一部专著出版后,我去了近60个国家讲“一带一路”,常常是每周、每月都出国,可谓穷尽了我的精力。我在世界各地巡讲,牺牲了陪伴家人的时间,学生开题的时间,由此特别感谢家人和学校支持!

饱含深情的研究

“听您讲‘一带一路’,也是上国情课、爱国课,思想政治课。”在外面讲课时,常常都有听众这样感慨。

的确,每次演讲,我都努力讲出内心的真我,三心至上:

——心胸:“‘一带一路’是针对美国的,要建立取代美国的中国秩序”,每每听到国内外人士这样评论,我便列举生活之例予以反驳:打败尼康相机的不是三星相机或佳能相机,而是智能手机;打败康师傅方便面的不是统一方便面或别的方便面,而是美团网购!“一带一路”不做孙悟空,要做如来佛。在我看来,只要我们本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过去的一切皆为序章”。“一带一路”强调战略对接、互联互通,不仅不反对美国,反而力图与美欧合作开创人类新文明。

——心态:我深深感到,在国外讲“一带一路”都是重新学习的过程,是真正的睁眼看世界。近期,我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论坛主旨演讲的题目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思想实验室的底色》,呼应“思想实验室”的宗旨,从“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要去哪儿”的时代之问,引出中国的和合智慧——分别对应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的中国方案、中国智慧,表明中国经历解决中国问题、发生在中国的世界问题后尝试解决人类问题,不见得最好或最实用,但是在尝试,是提出倡议供大家讨论,而且欢迎大家一起思考,一起完善,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在我看来,其实并没有纯粹的中国模式,中国模式折射了世界各国、各文明的成就。

——心情:从一分钟,到一小时,我力图用讲“一带一路”感染每一个角落的人!尽管讲“一带一路”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然而我每次都重新备课,针对不同对象不断创新形式,各有侧重,风格各异,唯一不变的是以一颗虔诚之心,引发共鸣共振。正如中国翻译协会常务副会长黄友义先生对我的评价:“每次讲起‘一带一路’,王义桅总是激情四溢,感染着散布在世界各个角落的国际受众,吸引着日益增加的关注”。

“你把‘一带一路’讲得太好了,‘一带一路’出任何问题,你是要负责任的!”不止一次,我听人这么当面讲。我认为,“讲得太好”不是把“一带一路”说成一朵花儿,而是超凡脱俗,展示境界之高,心胸之宽,感情之深!

伟大的事业总是充满风险的。对“一带一路”可能遇到的风险,我也毫不回避,第一部专著的题目就是《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有一半篇幅谈风险。如果听众们认为我讲得太好了,更多的是因为我的心态,正如中国人民大学的靳诺书记为《世界是通的》作序时所言,“王义桅把全部的爱都献给了‘一带一路’”。

美国学者加尔布雷思说过,人类永恒的愚蠢,是把莫名其妙的担忧等同于智力超群。《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分析了唱衰“一带一路”的心理,就是这个理儿。

禅宗云:“智者指月,愚者见指不见月”。我虽愚者,然愿追随智者,献身“一带一路”时代。正如马克思所言“我已经说了,我拯救了自己的灵魂”。我的研究,就是说出我灵魂深处的发现,一草一木的深情,故此才能感动他人,感染每一个希望了解“一带一路”的国内外民众,这是我最大的满足。

跨越学科的讲述

世界是通的,学问更是如此!真所谓殊途同归,“一带一路”倾注了我全部的心血,全部的学识,全部的爱。“一带一路”是大学问,反映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大趋势,折射了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大气魄,响应了世界对中国、对互联互通的大期待。

这几年,我曾去海外讲“一带一路”,去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大学等科研院所讲“一带一路”,去财政部、国家安全部中心组等国家机关讲“一带一路”,去县城给基层警察讲“一带一路”,场合如此迥异,听众期待有别,自然要设计多种学科讲:

——科学:在毛里求斯讲“一带一路”,阐述毛里求斯成为印度洋、非洲大陆对接“一带一路”节点的原理:阿基米德效应——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地球,颇得对方认同;在德国外交部,用德国与法国铁路网对比讲“一带一路”带给欧洲的互联互通效应,一下子让对方明了“一带一路”之精髓。

——文学:在里斯本俱乐部,给包括葡萄牙总统在内的政界、工商界人士讲“一带一路”,我结合葡萄牙开启地理大发现,用三句中国古语“天堑变通途”“天涯若比邻”“天涯共此时”,阐明“一带一路”的时空效应;在埃塞俄比亚非盟总部,结合埃塞俄比亚生产咖啡却缺乏咖啡加工能力,从欧洲进口咖啡的现实,引用唐诗“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提醒非洲各国政治上”去殖民“而经济上未“去殖民”的状况,并以“要致富,先修路;要快富,修高速”说明“一带一路”的中国之道。书中记载的“一带一路”的说文解字日益流行,又是对“一带一路”概念另一种形式的解读。

——美学: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论坛主旨演讲时,我开场即用自己的微信名“一苇”,与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人是一颗有思想的芦苇”相联系,接着用高更名画,阐明“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乃回答时代之问的中国方案、中国智慧;在文莱外交通商部,我以“小的是美的”为主题,激励文莱成为东盟东部增长区合作对接“一带一路”的中心,均引发热烈反响。

——医学:“世界是通的”,已经成为对“一带一路”的精炼概括。此外,我引用“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打通任督二脉”,生动阐述全球能源互联网计划既要发电又减少碳排放之道,在约翰内斯堡的金砖学术论坛上引发普遍兴趣。

——哲学:《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中收录笔者在拉肯论坛给比利时国王讲“一带一路”时,以欧美两种创新比较,引发“一带一路”创新原理,阐明应对人类挑战的中美欧文明三角(美国创新力、中国应用力、欧洲精神力),发现国王陛下一直点头微笑。

——政治学:“一带一路”的关键词是互联互通,超越地缘政治;其目标人类命运共同体更是超越西方国际关系,以人类命运为单元。“一带一路”发掘互联互通之美,超越大国角逐的现实主义政治,以1+1大于2的联通效应超越零和博弈。民心相通、跨海洋合作、洲际联通、超越地区一体化理论,打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新型全球化。

——地理学:发现旧大陆,发展新大陆,实现天上、地上、海上、网上四位一体的联通,这是“一带一路”的全球地理大发现。不求拥有、但求准入的互联互通观,陆海联通的系统观,超越地理大发现。《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一书中分析印度反对“一带一路”的原因,在于中巴经济走廊的克什米尔领土争端,及其马背地带历来是取经、入侵之路等,印度由此有所担心。

——经济学:笔者演讲多以“再造中国,再造世界”为标题,阐明“一带一路”“解放全球生产力”,发掘世界互联互通之美,引用基础设施的乘数效应,和双环流说,创造性以“‘一带一路’的经济特区、工业园区做法好比游泳池培训孩子练习,最终去大海游泳”来回应西方指责“一带一路”不够市场化、不够高标准;在日本NHK电视台辩论时以“养鸡生蛋”而非“杀鸡取卵”,回应“一带一路”是否制造债务危机,让人易于理解。

——伦理学:孔子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一带一路”彰显中国伦理,展示中国大爱。《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中收录了《中国正在说》的演讲,谈及“一带一路”为何聚焦基础设施时,特别阐明“一带一路”消除新自由主义全球化造成“富者更富、穷着更穷”的机理,连我正在上小学生的孩子看了电视节目后都跟我讨论起来。

——历史学:从张骞到郑和,从斯文·赫定到弗兰科潘,丝路兴衰见证中华文明、人类文明兴衰与转型,《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一书中的历史文化故事比比皆是,我的讲座也很注重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娓娓道来,活学活用。因此,常有人对我说,“你写的书是可以朗诵的!”我的著作连续荣获2015、2016年“中国好书”,皆因“一带一路”,皆因时代之需。有些作品进入北京等地的中考试题历史卷,就不足为奇了。

——宗教学:“点一盏灯,让世界亮起来”。《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中收录在伊朗以《古兰经》讲“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故事,探讨宗教相通之道。我试图以儒道释并存的包容性、世俗性文明,阐明为何是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告别近代,走出西方,开创各种文明的共同复兴。

——未来学:未来已至,只是分布不均。要从后天看明天,而不只是从昨天看明天。《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中提醒“一带一路”对人口流动、气候变化、地理环境的影响;评估“一带一路”风险,也应着眼未来的人口、资金、信息流动带来的自然和人文环境变迁。

——天文学:“东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孰。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兵者利”。中国要顺应世界经济发展周期和人类文明的大规律,必须要建成“一带一路”。1995年,在新疆和田地区出土的国家一级文物——汉代蜀锦上记载“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预示着“一带一路”开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并推动人类文明共同复兴的美好前景。

——全球学:“一带一路”是推行新型全球化和新型全球治理的抓手。《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中很早建议将“一带一路”纳入联合国体系,帮助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打造包容性全球化。

各种学科其实是中国学、时代学。《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从中华文明史、人类文明史解读“一带一路”,解释为何中国最具“一带一路”项目竞争力,根本原因在于文明优势——唯一连续不断的古老文明,体制、体系优势——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体制,同时加上中国人的勤劳智慧,练就不到十年建成两万公里高铁的奇迹,激发“西电东送、北电南供、水火互济、风光互补、跨国互联”的全球能源互联网计划。

一句话,讲好“一带一路”故事,就是讲好中国故事,讲好世界故事,讲好时代故事。

“王义桅讲‘一带一路’,不仅让你听得明白,而且让你愿意去讲,想跟他一起讲。”每每听到这种反馈,我总是很欣慰。众人拾柴火焰高;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一带一路”本身就是大创新,是解决人类问题的中国倡议,呼唤文明的复兴、转型和创新,折射中国智慧和世界智慧。讲好“一带一路”故事,不亦乐乎!

“大时代需要大格局,大格局需要大智慧”。“‘一带一路’是伟大的事业,需要伟大的实践。”牛顿曾说过,他只是在海边拾贝壳,所取得的成就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已。恩格斯说,这是一个需要产生巨人且能够产生巨人的时代。孟子曰,五百年必有圣人出,七百年必有中兴。我们等了七百年,恰逢五百年西方中心论的终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开启人类命运共同体新时代。能生活在这样的时代,是我辈的幸运;能赴五大洲四大洋不停地讲中国故事、“一带一路”故事、人类故事,是我辈的荣光。

《王义桅讲“一带一路”故事》一书折射了时代之伟、“一带一路”之美。海内外都有读者称我为“一带一路”先生,对此,我深感惶恐,断然纠正:“我只是研究‘一带一路’的学者,正如李稻葵老师所评价的:我是‘一带一路’(最前沿的)研究者和呐喊者。”

原文链接:

[光明网]

王义桅:讲好“一带一路”故事,不亦乐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