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中国网]陶文昭:处置中美贸易争端的战略定力
2018-08-01 08:15:03
1,260 次浏览
来源:中国网
编辑:王毅博

“每临大事有静气”,静气来自定力。在中美贸易战不期开哨之时,我们这个在近代以来饱经风雨的大国,我们这个在新时代日趋强大的大国,就是要保持我们的战略定力。

锁定贸易争端的性质

当前中美贸易争端雷鸣电闪,在信息传媒渲染中更具冲击力。然而从根本上看,贸易争端在大国战略争端的排序中,还只是第三层级,而且目前还是前哨性的。

贸易是经济发展的一种表现方式。中美经济力量对比的最新情况和趋势是这次贸易争端的大背景。中国经济实力约为美国的三分之二,并处在不断上升的趋势,这是问题的最要害之处。美国自二战之后,经济上一家独大,从来没有遇到如此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日本在最高峰时期曾短时达到这样的高度,也正是这个节点上出现了美日贸易的激烈摩擦。中国的幅员、潜力和自主性,都远远超过美国曾经遇到的经济对手。美国不希望其对手强大起来,尤其是强大到一定的程度,隐约有一道“临界线”。当今中国的发展以及未来的规划,正触碰美国预设的战略对峙“临界线”。这次美国经过反反复复,最后还是开启对华贸易战,并不是某个人的偶然行为,而有极为深刻的原因。

世界大国之间的关系,注定具有战略性。中国和美国是综合国力排在世界前列的大国,更是这样。中美之间不仅在经济发展方面,而且在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历史文化等重要方面,分歧很多、很深、很复杂。自19世纪末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之后,先后遇到德国、苏联、日本的追赶和挑战。而综合起来看,这些国家都不能与当今的中国相比。中国客观上是美国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对手,这是不可掩饰的事实,不能回避的问题。我们不认同并且避免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而历史的教训值得总结,历史的惯性值得警觉。

战略定力来自清醒的认识。对当前中美贸易战的判断,还是排在国家争端、经济争端之后的第三层级的争端。如果说贸易战在规模上还分为小打、中大和大打,在时期上还分为早期、中期和晚期的话,那么当前这个贸易战还是小打和早期的前哨战。所以,无论从数量、规模、层次来看,当前的中美贸易冲突还是层次较低、较为边缘的冲突,也是较为容易控制和平息的冲突,双方还留有很多余地。

同时也要看到,这个贸易战具有诱发性。一方面,贸易战本身可以逐渐升级,从小到大。另一方面,从贸易战升级为更高层级的战略争端。对这些我们都要心中有数,要做更长久的准备和预案。当然,目前的具体应对上,不能把可能性的事情,当做现实性的事情。中美贸易战是不断变化,乃至变化很快的。我们的判断也不能一成不变的,而要根据形势的最新发展进行调整。

坚守中国的基本战略

定力是不为所动。而中美贸易战具有强烈的刺激性,具有强大的冲击力。在这样的时刻,不能仅仅就贸易论贸易,有必要从更高的战略看问题,坚守那些我们最基本的战略。

中国最大的最高的战略目标就是实现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矢志不渝的追求,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一切工作都要围绕和服从这个目标。一切有利于实现这个目标的,都要坚持和推进。一切干扰、阻碍和破坏这个目标的,都要加以排除和斗争。处置中美关系要有利于维护这个大局,要使得中美两国的发展相辅相成、并行不悖。

中国对外的基本战略是和平发展。这是实现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必要,也深深契合中国和为贵的传统文化。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将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扩大同各国利益的交汇点,推进大国协调和合作。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中美作为在地区和世界具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方面,肩负责任更大了。要把握好中美关系发展的大方向,这不仅关系到两国和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深刻影响着国际战略全局。

中国对外经济方面的基本战略是推动经济全球化、坚持对外开放。根据党的十九大作出的战略部署,我们将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实施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中美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在促进全球发展繁荣方面,合作空间应该是更广了。要努力促使中美双方加强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机制中的协调和合作,合力推动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

因此,从坚守中国基本战略目标出发,处置中美贸易争端要有利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有利于维护和平与发展的大局,有利于经济全球化和对外开放。须知,经贸合作是中美关系的稳定器和压舱石。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的,既有的经贸合作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巨大利益。中美双方应该采取建设性方式,通过对彼此开放市场、做大合作蛋糕,妥善解决双方关切的经贸问题,推动经贸合作向更大规模、更高水平、更宽领域迈进。

秉持处置争端的方法

一是不主动挑起对抗。当前美强中弱还是基本现实。中美之间的差距较大,要在经济总量上赶上美国,要在科技水平上赶上美国,要在军事力量上接近美国,特别是要在文化影响力上超越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主动挑战,符合当下中国的利益,符合中华文化的道义。不主动挑战,意味着我们是后手的一方,策略上难免有一些被动,这是我们在现阶段必须忍受和忍耐的。我们要多研究和准备一些后发制人之道,用战略耐力对美国展开持久的博弈。

二是有限可控。简言之,也可以借用历史上有名的“有理有利有节”。有理,不仅是指国内的道理,讲给我们自己听;还要符合国际法理和国际道义,因为要讲给国际社会听,做给国际社会看。有利,不宜以伤害对方最大化为目标,而以维护自己的利益或至少减少伤害为目标。有节,就是不扩大,不渲染,以平常心处置之。国际贸易交往中,大多是纷争与妥协相结合,甚至是融为一体的。中国要以最大诚意和耐心,坚持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和争端。

是要保持清醒的自信。中国是社会主义的大国,既有制度的优势,也有幅员的厚重,具有较强的防冲击能力。我们以实力为基础,不说过头话,不做过头事,量力而行,留有余地。首先要守得住,防患于未然。在此基础上徐图进取,稳守缓攻。要看到,当前中美之间每年有6000亿美元的贸易来往,有600万人次的社会交往,早已呈现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深度交往状况。我们有信心通过处置好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致力于发展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

(陶文昭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原文链接:

[中国网]陶文昭:处置中美贸易争端的战略定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