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CCTV中国经济大讲堂]吴晓球:中国资本市场如何健康稳定发展
2018-08-03 10:09:22
2,691 次浏览
来源:中央电视台
编辑:王毅博

2018年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要通过机制创新,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当前中国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该如何突破?资本市场未来的发展目标究竟是什么?8月2日晚,央视财经频道《中国经济大讲堂》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证券专家吴晓球教授深度解读“中国资本市场如何健康稳定发展”。

吴晓球,金融证券研究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是中国证券理论研究、证券教学和教材体系的知名学者,在宏观经济、金融改革和资本市场等领域有深入、独到研究,参与了我国资本市场推进股权分置改革设计和政策制订。

吴晓球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演讲时说:“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充满了曲折,我们离心中的目标相去甚远,这是我非常困惑的,也是我非常忧虑的,我们必须找到其中的原因。”

如何突破当前中国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

提高“免疫能力”

20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了全球的金融危机,这场危机如果放在其它国家,我认为它会一蹶不振,但是在美国,它在比较短的时期内克服了从大箫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而且它的金融的恢复能力非常强,它的‘道琼斯指数’最低时候跌到七千多点,到了现在它已经最高达到26616点。也就是说它是金融危机的发源地,它并没有经过很长的时间它就复苏了,而且达到了一个顶峰,这给我们一种什么思考呢?这就是构建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很重要,这个金融体系一定要有弹性,一定能够面对到蜂拥而来的风险,它有很好的防御能力、化解能力,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再生的能力。有些人感冒之后,他的体力是越来越好,而且他的免疫能力提升了,这就很好,如果一次感冒,让你身体日益衰微,那你肯定是有问题的。应该说美国的金融体系它做到了这一点,因为它是高度市场化的金融体系,它是个开放的金融体系,所以它的风险是全球分散的,每个人都在承担,包括我们中国的投资者。

中国是个大国,中国要推动金融体系的现代化,要构造一个能够在全球配置资源,同时在全球分散风险的金融体系,靠资本市场来完成。我们必须在思想认识上知道它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将会获得越来越多的金融资源,能够使中国经济保持长期的持续稳定增长。

要加大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很多人把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功能理解成是一个融资的市场,到这里来融资,融完资是否对投资者负责他不管,所以我们大量的政策的制定都是从融资者的角度去考虑的,没有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考虑。实际上监管部门有一段时间也是说,我今年IPO(首次公开募股)了多少钱,IPO了也是从融资的角度,包括我要打开IPO的堰塞湖等等。像这个观念本身,还是把它融资放在第一位,解决企业的问题放在第一位,而实质上这个市场最基础的远远超过融资功能的是它的资产性质,是它的财富管理的功能,如果老百姓都不满意这个东西,你的融资目标,融资目的怎么能够实现?所以我们中国资本市场过去相当长的历史期,都是这样一个理解,你说它怎么能够成长?它的企业一上市,三年以后就ST(退市风险警示)了,因为他把它看成融资的平台,他根本就没有给投资者负责。

要给投资者进行教育,我对这个提法,始终是持有疑虑的态度。首先你不是投资者教育,投资者实际上他知道有风险来了我会跑,你必须要对上市公司进行教育,还要对我们那些地方政府进行教育。要告诉他们,你发的那个股票是一种资产,它是要有成长性的,我买你是基于我买了这个之后,我的收益率能够超过银行存款收益率,甚至能超过国债收益率,我是有这个判断我才买你的。所以说对于资本市场的定位,长期以来我们出现了误差,直到今天我都不敢说,把资本市场理解是财富管理的基础市场占据了主流。

要辩证看待风险

让什么样的企业上市,这个很重要。我们在有些时候,比如说钢铁、煤炭,煤炭企业有个阶段多么挣钱,煤炭企业纷纷上市,我有时候就很恐惧,我说我就不相信煤炭永远会成为我们最重要的能源,因为科技在发展,新能源在层出不穷,只不过因为价格的约束,它没到它这个盈亏点。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如果我们的能源还处在一个非常落后的阶段,我不认为这是恰当的。还有一些钢铁企业也很符合要求,可是你会发现它上市的时候达到了辉煌的顶峰,各种指标非常好,从一发行上市股票价格非常高,创造记录以后永远就一蹶不振了,因为它是以它历史的辉煌作为起点的,它迎来的是日益衰落,因为它所处的行业是非常传统的,我们科技的进步将会超越它,将会有新的东西、替代的东西出现,而且还有新产业将会出现。

过去的历史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资本市场关心的是未来。资本市场它是要预期的,要对未来进行估值的,要让那些有成长性的企业上市,它可能今天亏损,但是它未来不见得亏损。回望到十年前,你让阿里巴巴上市,估计没有人会同意,人家觉得他是个骗子。你说腾讯,腾讯当时真的不起眼,腾讯是中国上市企业里面,应该说增长最快的一家上市公司。这就是科技所带来的影响,但是我们没有这个判断,规则也不允许它。我们一定要打破传统的观念,要让那些高科技企业今天虽然亏损,未来也许有成长性的企业上市,今天已经定数了,你让它上市对投资者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它没有不确定,投资市场、资本市场,它讲究的是一个不确定性。

风险本质上是机会。即便我们达到了几年来的新低,我们要辩证来看,有时候到了这个时候,反而人们已经觉得这个市场风险很大,也有人说现在的市场风险太大了,我说不对,风险已经大部分释放掉了,2015年的那个5000点,那才风险大。巴菲特说金融危机是上帝给投资者一个礼物,什么意思啊?我记得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时候,花旗银行的股票,每股跌破一美元,大概最低到0.98美元,我心想那个时候要有钱去投资,你通通买成花旗银行,因为美国不会让花旗银行破产的,0.98美元一股的花旗银行,那个时候人心惶惶,都在抛,所以我们要正确地理解风险,要正确地把握机会,不要在市场低迷的时候你就完全失望,实际上这是曙光已经再现。

制度执行不到位

我们很多规则执行不严格,比如说退市机制。我们这个市场没有退市不得了的,它不断地在那里重复,不断地耗尽我们的资源,人们还不断地抱有希望,果然它还真的弄了一些花哨的东西来了,实际上花哨东西又待不了那么一两年,它最后还是要退市。我觉得像退市这个必须严格,没有任何的弹性。推进中国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还是有一条市场原则的,你不能说有人提出一个莫名其妙的过分的要求,我们就退让,有些必要的和解是可以,但是损害原则的退步是不行的。

我想这些都是我们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所存在的问题,也是资本市场这些年曲折的原因所在。人们买了股票就是琢磨着我哪天就跑,他一定是跑的概念,没有持有的概念,他实在没有办法是套住了他才持有,你问他持有多少年,他一定是套住了,我持有五年,那是因为他五年前就套住了,现在套得更深,所以他只有持有,所以很少有我赢利了30%我还有持有,很少有这样的投资者,因为这个环境决定了他的投资意识。

中国资本市场未来的路怎么走?

更好地助推实体经济的发展

实体经济永远是基础,金融也包括资本市场永远是要服务于实体经济,所有脱离实体经济的,包括金融创新、金融发展、金融的成长都是泡沫化的,所以服务于实体经济,是金融的最核心的使命。说你要融资我就给你,那不行,我还要看有没有风险的,我这个钱并不是我的钱,我的钱是这些储户的钱,老百姓的钱,你要有风险我当然不给你,你不要说我这个融资难、融资贵,是因为你达不到我融资的要求,那我这个还是要负责。

我们还是要控制风险,同时要为实体经济提供多样化的金融工具、金融服务。融资只是最初级的,实际上实体经济除了融资以外,比如说基于并购的过桥贷款,基于并购的一种投资银行服务,这是一种比较高级的金融服务。比如说支付的服务,过去我刚才说了,我们是有支票、汇票来完成支付清算,后来发展了信用卡,我现在是电子商务了,网上购物、网上消费了,这些支付的手段都不能满足我对金融的要求,金融必须创造一种新的支付业态和人们消费结构、消费方式发生变化相适应,所以第三方支付出现了。我们理解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关系,不能简单地消极地理解,它一定是在改革创新中,来为实体经济提供越来越有效率的,同时能够推进实体经济的变革和发展的那个金融服务。

从理念到政策的全面改革

要以加强信息披露为核心来展开监管,要深刻地理解中国的资本市场最重要的是要为投资者负责,它不是说主要为融资者负责,要转换过来。为投资者负责不是一个口号,它要实现到我们的各种政策设计上,包括让什么样的企业上市非常重要,要让那些未来有成长性的企业上市,要加快我们相应的立法和法制的改革,因为资本市场发展之后,我们投资者的资产增值了,我们上市公司的发行融资的规模也会扩大,人们的财富增长,我们的消费才会扩展,消费增长了经济才会有发展的动力,这套逻辑是很清楚的,我们不能反过来,改革是非常重要的,在发展中改革中解决问题。

推动中国资本市场开放

我认为中国资本市场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是我们的目标,如果真到那一天了,我认为我们这个国家真的就具备了持续稳定发展的基础。我们中国人不怕开放、不怕竞争。金融的开放比实体经济的开放要复杂得多,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我们的基础工作,包括金融的基础架构的设计、金融的信息系统的建设、金融风险的管控措施、金融风险的监管体制的改革等等。

监管的力度和节奏宜缓不宜急

我们要营造一个资本市场发展的人文环境、舆论环境、理论环境、政策环境,所以把握监管的力度和节奏还是很重要的,保持市场的一个适度的流动性很重要的。虽然我们央行又降准又降息,你说流动性宽裕,是宽裕,水库里水是多了,可是底下的渠道没了,水库倒是很满,整个金融体系、商业银行倒是解决了问题,可是这个水流不下去,我们必须解决这些水怎么流下去的问题,提高金融的效率问题。有一些金融创新它是必要的,它是让日益盈满的这个水库的水,通过合理的渠道灌溉农田,实体经济需要这些水,可是没有渠道,看似很美,但底下的农田还是渴的,还是干旱。我们要正确地、全面系统地理解总书记那句话,就是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我的理解这是一个长期任务。

总的说来,随着国家的强大,国家的繁荣,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人们收入的改善,我认为中国资本市场一定会发展起来,而且在一个不久的将来,中国资本市场一定会成为全球新的金融中心。

据悉,《中国经济大讲堂》是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全新开办的一档大型专题栏目,是解读国家经济政策、经济现象、社会发展、人文科学、技术革命的高端平台。嘉宾是权威人士,内容聚焦全社会最关注的经济话题。

视频链接:

[CCTV中国经济大讲堂]吴晓球:中国资本市场如何健康稳定发展

相关链接:

[中国经济大讲堂]吴晓球:中国资本市场如何健康稳定发展?

[央视财经]吴晓球:应该让什么样的公司上市?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的回答,很精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