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光明网]尹继武:大国竞争管理需要领导人面对面外交引领
2019-02-20
562 次浏览
来源:光明网
编辑:刘箫锋

对战略意图的准确认知是大国战略竞争管理的重要议题。从历史经验以及认知神经科学的进展来看,面对面外交是意图沟通和理解的重要环节。如当年的美苏缓和、如今的中美“解冻”的过程中,面对面的沟通发挥了重要的促进作用。但面对面外交并不一定都会发挥积极作用,如张伯伦对希特勒的错误判断便带来了负面后果。那么,如何认识面对面外交价值?又如何防止其产生偏差呢?

面对面外交是大国竞争管理的必要方式

面对面外交是历史和当下大国竞争管理中的重要环节。第一,领导人面对面外交发挥着战略引领作用。在战略沟通过程中,中间环节过多可能带来的负面后果,就是沟通难以形成共识。所以领导人的面对面交流,有助于沟通效率和效果,对进一步进行细节协商起到良好的引领作用。第二,面对面外交有助于防止误判。外交无小事,在这个比人际更为复杂的过程中,对于彼此意图的正确认知是非常重要的。尽管当今交通更为便捷,技术更为进步,但错误认知仍比比皆是,更何况又有诸多政治、意识形态因素的介入。面对面的交流,无疑有助于正确认知彼此,防止由于渠道不畅、信息不明、环节过多而导致的误判。第三,面对面外交有助于建立情感联系。面对面外交的双方均是一种政治立场的代表,个人情感不会成为最后决策的动因,但不能否认,当面交流及其情感互动有助于便捷理解沟通信息,甚至有助于长期稳定合作机制的建立。第四,面对面外交能够更精准地辨别彼此的沟通意图。这具有神经科学的理由:人脑中的镜像神经元,是我们具有情感移情能力,意图认知能力的基础,而这必须建立在外交人员的面对面交流的基础之上。隔空传递信息是无法实现这种功效的。总而言之,在大国竞争中,面对面外交具有显著作用,是大国竞争管理的必要方式。

警惕面对面外交中的愿望思维

影响面对面外交功效的因素较多,其中包括领导人的意图解读能力的差异。这既有认知机制存在差异的原因,也有领导人自身情感偏好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领导人往往因为自身的愿望和需求,导致其产生错误的预期,进而不能及时认知到对方的真实意图。具体来说,在领导人的面对面外交中,一方领导人对于另一方意图的解读受到自身内在需求的极大影响,导致需求产生特定的愿望、营造特定的氛围、通过特定的认知机制,最后得出更加符合自己的需要、愿望的认知,在理解上出现了一定的偏差。具体的影响机制为:需求会预先产生一个对于对方的合理的意图判断,比如需要一种更好的关系,那么就尽力构想一个对对方良好的意图;需求会对信息进行选择性的解读,产生选择性的偏差,符合自己需求的信息受到重点关注,而不符合的则排除;需求会对领导人所在国家的社会和政治舆论产生影响,因此国内基于需要塑造了相关氛围,预设了对方国家的可能的意图;需求会自我不断证实、合理化,形成符合自己需求的对方意图和形象。在此类需求的主导下,领导人要么是以自身的需求来解读对方的意图,要么是否认与自身的愿望和需求不一致的信息和结论,因而就很难作出正确的判断,给出合理的应对措施,最终导致双方需求并没有得到满足,面对面外交效果出现很大偏差。

客观认知面对面外交的价值与限度

基于以往案例可发现,面对面外交是战略沟通、意图判断的重要方式,有诸多历史的成功案例,带来了丰富的理论启示:第一,面对面外交能够发挥大国战略竞争的管理作用,对于意图、动机和认知有一定的纠偏作用,也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促进领导人之间良好情感与工作关系,但它也有限度,比如即便领导人之间有着良好关系与正确认知,并不一定能化解两个国家的根本利益的差异与冲突;第二,但面对面外交可能无法正确认知对方的意图,更难以进一步发挥双边关系的稳定作用,其原因在于一些特定的认知偏差、愿望思维等;第三,面对面外交中的认知偏差反而促使对方进一步认识到自身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对于管理好战略竞争产生的负面影响有积极作用。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原文链接:

[光明网]尹继武:大国竞争管理需要领导人面对面外交引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