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CCTV13《新闻周刊》]叶剑平教授访谈:留不住的青山?
2019-02-25 09:49:06
1,881 次浏览
来源:中央电视台
编辑:郭 玉喜

白岩松:本周一,一家房地产媒体曝光河北石家庄存在削山盖别墅的情况,这一片挨着当地人称西山的别墅号称将来要建到1800亩,但现在已建的违规的19亩上的别墅没有开发证却能开发、没有预售证却已经开始销售。媒体已一报道,当地反应极快,河北省委书记亲自批示,当天别墅就开拆,到今天基本拆完了。在秦岭别墅被广泛关注的背景下,这次石家庄存在的削山盖别墅又给了我们怎样的警示?为什么拆得这么快而之前的监管却慢得见不到效果?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山边的别墅。

《新闻周刊》旁白:本周,因为一家房地产媒体的报道,位于石家庄西山片区的西美金山湖别墅小镇项目一直笼罩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令人诧异的是,除去已经拆掉的19亩违规征地别墅,剩余的210亩还存在没有开工许可证就开工建设、没有预售许可证就公然销售的问题。

叶剑平:在我们国家,一个房地产项目要开工和销售,它要五证俱全,包括规划许可、开工许可、预售许可等等,如果缺乏这些必要条件的话,应该来说整个程序就不合规了。

《新闻周刊》旁白:但实际上,在媒体曝光一年多以前,这些违规问题就已经被当地监管部门掌握,2017年8月30日,鹿泉区综合执法局认定,金山湖小镇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前提下,擅自开工建设了109栋低层住宅楼,对其处以罚款6236013.4元人民币,随后,项目开发商与鹿泉区铜冶镇人民政府、石家庄市城市规划局鹿泉分局等七家单位签订担保协议书,以未来三套共计784.82平方米的房屋作为担保,抵顶等值金额。这到底是喊停违规建设,还是鼓励它尽快完成?

叶剑平:和企业合谋也好,或者一种默契也好,像这种问题以前是相对多了:要发展,要招商引资等等,那就让人家先开发、先投资吧,手续我们会慢慢办。还在用原来的原来一种惯性粗放式的“先上车后补票”,抱着侥幸的心态。

《新闻周刊》旁白:无独有偶,石家庄削山建别墅事件曝光三天后,又有媒体曝出河北保定满城区秀兰文化小镇同样出现上百栋无审批手续的、建在被削平的山顶上的别墅正在销售。当地回应,这是去年9月为了承办保定市旅游发展大会,解决参会3千人的接待问题才允许开发商未批先建一批宾馆和养老公寓。没想到,被一些企业借机私自开发建成别墅。

叶剑平:它之所以有市场就说明有需求。我们国家一个是汽车时代已经来了,道路也好了,城市周边的一些乡村区域整个生态又好,所以它能够吸引城市的人。如果是私自乱建的,没有任何规划,就跟村里或者镇里合谋去盖房子然后卖,这个毫无疑问是不允许的。

《新闻周刊》旁白:专家认为,在农村地区导入第三产业开发旅游休闲项目是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效途径,随着旅游人群的导入,周边地区的公共卫生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必然会相应提高。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缺乏严格的规划审批以及科学的生态评估,近年来,全国各地已出现不少适得其反的例子。比如,为修建豪华别墅,大理洱海公园著名景点情人湖被全部填满;河南青龙山慈云寺景区也将上千平方米的树木砍伐;而兰州皋兰县为造地建园区移山毁田,一万多亩绿地变成荒漠,产生永远无法抚平的伤痕。

叶剑平:这里面就要防止一点——就是把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导入进去,把有限的资源浪费了。乡村如果有序规划的情况下,保证农业生产,也就是基本农田不变,保证生态红线的情况下,乡村适度引入——导入城市的人,导入城市的资本,包括导入第三产业,对乡村振兴是很有利的。

《新闻周刊》旁白:近年来,违规开发房地产项目的触角已经从城市边缘知名景区逐渐渗透到监管薄弱的不知名的山区和农村,专家呼吁,要遏制这种风潮,除加强监管外,还必须划清三条红线——即耕地红线、生态红线以及建设用地红线,将开发限制在红线以内。而在本周四,河北省全省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开展房地产项目排查工作,整治侵占生态保护红线的违法违规房地产项目。

叶剑平:不要一看到有点绿的都要保护,还是要科学对待。首先,你要有红线,这种红线是经过各种各样的评估划出来的,而且是科学的。有了这个才知道,哪些是具有生态价值的,要保护。而不是从行政的角度来说,简单一刀切,造成社会财富的损失。我想边界清楚了,这种违法违规的现象就会少了。而不是凭感知,这样的话整个市场,或者我们整个管理,就很难有序。

白岩松:这次面对石家庄存在的违规别墅,当地的反应很快,媒体一曝光就迅速开拆,这是要点个赞的。但是之前为什么早已发现有问题却默认它慢慢的生长?这才是真正值得总结的地方!从盖别墅到拆可能都统计到了GDP当中,但这样的GDP正是我们说的不需要的GDP。而问题一出来,我们就在发问,仅仅是石家庄吗?在全国的其他地方就没有吗?结果很快,保定又出现了类似的问题。

《新闻周刊》旁白:周四,河北石家庄别墅区违规占用19亩村集体土地余波未平,又有媒体揭露,保定徐水区20天“征地”万亩,未批先占圈地的新闻。徐水区政府区长李志勇称,这实际上不是土地收储,而是以村集体为单位的土地整理或者土地流转。保定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则称,对徐水区如此大面积的征收土地毫不知情。

叶剑平:那就有问题。征地的话,从我们来说,征地的主体是县级以上的人民政府,可以有征地的权利。你说乡镇什么征地,它还没有这个权力。除非有县立项、征地的意见书、批复等等。

《新闻周刊》旁白:在我国,城市土地国家所有,乡村土地集体所有,无论土地收储还是土地征收,都是将集体用地从农民手中收回来的过程。不仅有严格的实施主体和流程,还需要大部分村民签字同意。根据央广网的报道,保定徐水区的征地中,有村民反映,自己被强迫签字;也有人反映,自己拿到的赔偿款远远低于开发房地产的收益。

叶剑平:下一步改革就慢慢改了。就是我如果给你确权,然后有土地证,有了不动产权证,就不管收储还是征地或者别的什么形式,你首先要把我的这个证拿走,我的证就变成你的了,所以你必须征得每个人的同意,实际上对集体和个人的一个保护。

《新闻周刊》旁白:无论是国家征收土地还是农村集体土地承包造成的土地流转,农民的议价权问题一直以来备受关注。在乡村,根据村民自治条例,村集体有权在不改变土地性质的前提下,将集体土地承包出去,前提是要有三分之二村民通过。但在现实中,依然存在村民被胁迫同意或者土地被低价承包后高价倒手的情况。类似的土地承包纠纷不少。2013年农村开始实施土地所有权、使用权和他项权利的确认,对于去年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土地确权是保障农民利益、引入城市资源的重要一步。

叶剑平:现在乡村振兴的战略,导入人、导入产业的话,那就城市的人肯定要进去。那么这核心问题就是回到土地上来了。这农村土地城市的人能不能去?他的投资能不能得到保障?土地的使用权或者土地的权利、财产权能不能得到保障?确权的目的就是登记,登记以后给你发证书,一有着证书,法律就保护你了,然后资本就可以进来了。

《新闻周刊》旁白:本周发布的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到,脱贫攻坚、全面小康的五个硬任务要在两年内完成,同时,要全面深化农村改革,激发乡村发展活力,继续深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与此同时,乡村生态环境的保护,也被写进了今年的一号文件。专家看来,要完成这些目标,处理好人地关系,土地制度是绕不过去的主线。如果做好土地确权工作,一些地方出现的农村土地被占用,生态环境被破坏的情况,可以得到有效的监管。

叶剑平:那就可以管理了,有归属了。比如这河流给你的话,你是保护的可以取水,但是不能挖;当然也可以挖,挖的话要政府审批,没有审批就是私自乱挖,私自乱挖就违法了。但这样就可以监管了:这块地是谁的给你产权证,让你做这个用你怎么用别的呢?那就可以有追溯了。给你了权利,但你同时也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它。

白岩松:大家迅速被石家庄违规别墅吸引住,与秦岭事件产生的巨大影响是紧密相关的。但这两者之间的确有一些区别,秦岭是国家级的保护区,核心问题是生态;但石家庄的违规别墅虽有生态问题,但核心问题是违规建房。秦岭问题的另一个核心是政治问题,是有两面人不落实;但石家庄削山建别墅问题更多的是相关部门的监管不力。但即便这回石家庄削山建别墅的山不是什么级别的自然保护区,但它一样是自然资源,一样是金山银山。全国各地是不是应该在这几天仔细的盘查一下周边的别墅和房地产有没有越过绿水青山红线的地方?有没有违规的建设?如果有,早点自己开始拆吧!

原文链接:

[CCTV13《新闻周刊》]叶剑平教授访谈:留不住的青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