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院系速递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之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2019年4月)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2019-04-25 10:01:17
2,836 次浏览
来源: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编辑:张 树志

4月20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本次会议对2019年3月份的宏观经济数据进行了分析与解读。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伍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第三研究室主任张俊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杨瑞龙等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会。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晓光代表课题组发布了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报告。报告指出,在“六稳”政策和系列改革举措的提振作用下,1季度中国宏观经济成功抵御了各种下行风险的冲击,多数指标较去年4季度企稳或改善。但综合1季度核心经济指标来看,中国经济在短期企稳中的结构性下行压力有所加大。如何理解中间的不一致性,进而对2季度以及全年经济形势做出准确预判,本报告认为,选取合适的出发点和分析视角是关键。1季度最为明显的两大背景特征是宏观调控政策开始发力和改革开放进程重新提速,从总需求和总供给两方面带动宏观经济短期企稳。但由于政策传递和改革红利的释放存在一定的时滞,在前期需求不足的惯性压力下,中国宏观经济目前仍保持运行低位,消费和投资的结构性下行压力有所加大,最早于2-3季度出现明显改观,主要表现在:1)实际GDP增速“弱企稳”,但名义GDP增速加快下滑,总需求偏弱带来生产领域的价格紧缩效应;2)投资和消费需求边际改善,但内部结构分化特征更加明显;3)工业和服务业生产短期企稳回升,但年中出现回落的风险依然较大。总体而言,由于宏观调控和改革力度同时加大,2019年经济形势有可能会好于2018年的实际运行情况,但需要密切关注新风险的累积和旧风险的再度上扬以及结构分化加剧下的局部压力,把握好政策调整的节奏和力度,适时出台更多的改革举措。

与会嘉宾围绕3月份的宏观经济数据和分析报告进行了研讨和点评,并各自发表了观点,提出了有针对性的政策建议。

伍戈认为,中国第一季度经济运行发生很大变化,这与政策调整有较大关系。财政政策方面,主要是地方专项债,实行的时间从过去的两会后提前到今年年初。而对于货币政策,虽然依然调整结构性促改革,但是去年4季度政治局会议时把去杠杆三个字从政治局公告当中删掉,这是政策的调整。另外,货币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近非标或者社融所谓的表外这一块,不但没有在资本新规下绝对数量收缩,更多的是绝对数量的新增。这种调整影响最明显的是中央银行,银行间市场利率在去年3、4月份就开始下降,货币政策微调已经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他表示,只要政策不出现明显的大幅波动,经济的内生动力依然存在。谈及房地产时他认为,房地产最重要的仍是调控。中国最近的经济数据向好,中央银行似乎在银行间市场的边际影响在上升,但真正传导到房贷端至少要半年的时间。未来一到两个月的房贷利率走势依然持续向下,这些政策将会极大地刺激房地产的销售量的上升。中央今年的工作总体基调依旧是充分发挥财政政策的作用,更多强调调结构,从这个时点上,财政政策调整空间或者结构优化的动能会有更好的效果。其中,减税是更具有实质性的供给侧改革,供给学派最主要的政策主张就是减税,它直接作用于企业。从效果上看,或者从资源配置的角度而言,减税可能是现在非常重要的部分,也是非常得体的政策工具。

徐奇渊认为,在执行减税降费的过程中,要避免两个坑。第一个坑,中央和地方的博弈,一个不好的结果是,严征管大幅削弱了减税降费效果。2018年已经做了很多减费降税的工作,但是为什么企业无感?中央政府确实在减税降费,不过从一些地方的情况来看,在减税降费的同时,地方政府财政吃紧、而且去年在去杠杆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在债券市场的融资也一度面临较大困难。不解决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博弈关系,减税降负很容易陷入这种怪圈——转了一圈,减掉的负担又加在了企业身上。第二个坑,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缴税行为有很大不同,所以在减税过程中,实际效果有很大的不对称性。总体上,减税降费是好政策,不过在政策的执行过程当中,要特别要注意到这两个坑,避免政策效果适得其反。

张俊伟认为,宏观经济形势判断应该看到“变”与“不变”。所谓“变”,主要指宏观经济政策基调变了(和去年相比),并且这种转变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所谓“不变”,主要指经济运行的基本面没有发生变化。具体包括:从短期看,“互联网+”、“共享经济”泡沫破灭、新的投资风口尚未形成,在短期内经济处在下行阶段的态势没有变;从中长期看,我国从“增长奇迹”向“常态增长”加快转型的基本态势没有改变。正是因为政策的“变”,推动了经济运行态势的好转;并且,对于这次经济衰退,我们见机早、动作快、力度大,许多政策力度超出了市场预期(如大幅减税降费、经济手段和行政手段并用等),从而导致了当前的市场表现超出了预期。但和经济基本面相比,政策的变化毕竟是第二位的。正是因为经济基本面的“不变”,决定了当前经济运行态势的改善是有限的。我们只有准确把握经济运行中的“变”与“不变”,才能避免认识上的片面性。当前的经济回稳是“弱企稳”。在一系列向好指标之间,还隐藏着许多预示经济风险的指标(如设备投资增速、巨额财政赤字、PPI和国民收入平减指数等)。所以,我们要对今后一段时期的经济运行持谨慎乐观态度,切不可盲目乐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