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IMI财经观察]吴晓球:中国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因素
2019-04-24
1,255 次浏览
来源:IMI财经观察
编辑:刘 镇

中国经济已经告别了高速增长和中高速增长时期,我们不会再回到高速增长的状态,也没有必要回到那样的状态。如果我们再追求高速增长,我们的生存环境会受到严重破坏,中国的所谓人口红利和自然资源也难以支撑那样的高速增长。我们必须从目标设计上,就要告别高速增长的时代。

中国经济规模现在已经超过了90万亿人民币,人均GDP也已接近一万美元,跨进了一个新门槛,这是中国人经过40年的努力实现的一个重要目标。坦率讲,我在上大学时期,甚至在上研究生时期,没有想到2018年中国人均GDP能达到一万美元。这是40年改革开放的奇迹,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像中国那样有这么多的人口、这么复杂的国情和这样完整的产业结构。中国就是世界的万花筒,从最低端产业到最高端产业,几乎所有的产业中国都有。

同时,中国并没有经过一个真正工业化的时期。最近40年,我们开始了工业化。工业化是人类社会走向文明的重要基础,没有工业化,一个国家要走向现代化是不可能的,所以中国必须要经过这一系列非常复杂的过程。现在中国的工业化还没有完成,但是我们已经进入到工业化后期。40年来,最重要的是我们坚守了改革开放的基本方针,坚持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在座的各位可能不完全知道40年前,中国人的思想有多么禁锢。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词叫“崇洋媚外”,现在中国人已经基本告别了崇洋媚外这个词的时代。40年间,中国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发展成一个中高收入国家。在一个较长时间里,中国经济的平均增速9.3%,但是我们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这个代价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自然环境受到严重破坏。我们的空气、水、土壤、河流、海洋受到了严重污染。十八大以后,我们及时调整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方略,由过去的高速增长走向高质量增长。

二是,贫富差距有明显的扩大,地区发展明显不平衡。协调发展非常重要。一个社会的发展还是要让每一个人都能获得经济发展的福利。此外,过去一个较长时期腐败现象非常严重,十八大以来,我们采取了非常正确的措施,正在不断消除腐败的温床。

中国现在要从原来的高速增长走向持续稳定增长。我认为6%的增长速度对中国来说已经非常好了。过去我们总是追求高增长目标。一个时期社会利欲熏心,非常浮躁,急功近利。做学问的急功近利,恨不得快速成为著名学家,哗众取宠,不用心研究基本问题。中国社会非常复杂,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非常多,实际上把这些问题研究清楚了就是一个著名学者。学界很浮躁,这些年真正好看的经济学著作很少,要么枯燥无味,要么浮光掠影,没有认真思考中国经济发展的规律性。做企业的也浮躁,恨不得一天就要挣一个亿。所以,中国企业生命周期是最短的。

我认为,中国把增速目标降下来是非常正确的,6-6.5%的目标已经非常了不起,增长的基础是90万亿人民币巨大的规模,毎年的增量相当于八千亿到九千亿人民币。增速目标下调是第一个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因素。

第二,推动结构转型。中国经济过去主要是数量扩张型,过度依赖自然资源和人口红利,现在人口红利已经消失了,中国很快就进入老龄化社会,所以要依靠这个人口红利已经不行了,我们必须进行结构调整和转型。这其中最重要是,推动过度依赖自然资源和低效的产能出清,要保持一个更有效率、更有竞争力的产业结构,特别是要具有高科技含量的产业集群。

第三,一定要持续推动中国的市场化改革。改革一定是以市场化改革为导向,最重要是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要正确处理好市场和政府的关系。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中,我们什么时候正确处理好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我们的经济就会好;我们什么时候忘掉了这一条,认为有形的手可以有无边的力量,经济一定是差的,因为破坏了经济发展的规律。此外,要正确对待民营经济。我认为,发展民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非常重要的标志,如果民营经济不存在,我们谈不上市场经济。我们要让各种社会资本能放心地投资,没有忧虑。

政策的稳定和预期很重要。中央提出来五个稳定,其中投资要稳预期,稳投资的核心是要让所有投资主体有信心。政策要稳定,就要让民营经济有很好的发展空间。我们有一个时期认为民营经济可有可无,中国经济很快就走了下坡路。因此,进一步深化改革非常重要。

第四,一定要保证政策的协调性和适应性。政策不是一成不变的,政策要按照经济发展的周期调整,特别是财政税收政策。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出,要大幅度减税降费,这非常正确。我们过去相当长时期根本没有降税的概念,而是一直在思考如何进一步提高税收。实际上,当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必须要降低市场主体的税收和费用成本。我们要扩大税基,要让市场主体有积极性、有希望、有信心,其中税和费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在企业界的朋友告诉我,之前税费太高了,受不了。每个公民都有义务交税,但是按照那样的税收结构,企业是很难做下去。我相信他们的呼声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多赚一点钱,他们活下去中国经济才会有希望。

第五,一定要推动创新。没有创新,中国经济就没有希望,经济转型的核心是创新,其中科技创新特别重要。华为是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我希望中国在不同领域要有不同的华为,我们要在新材料、新能源、人工智能、生命科学领域都要有类似华为那样在全世界有重要影响力的企业,这个要靠科技创新来完成。

第六,要进一步扩大开放。开放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的经验,没有开放就没有中国的今天,闭关锁国永远成就不了伟大的国家。我相信未来的中国会越来越开放,开放里面,非常重要的是中国和美国的关系。我认为,中美关系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两个大国的关系,也是中国对外关系最重要的内容。中美一定要互利、尊重、协商解决各种问题。做生意不是强卖强买,有利益就做,没利益就不做,一个国家不能要求另外一个国家必须做什么,以及必须不能做什么。我们必须在WTO规则基础上来管理经济,我们可以根据新的变化去修改WTO某些规则,但是修改之前必须遵守共同的规则。

第七,劳动力素质要提高。我认为,没有劳动力素质的提高,中国要维持经济稳定增长很难。我们经常讨论中等收入陷阱,当然其中有很多原因,但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劳动力素质不能够适应高增长的要求,这个国家教育系统有问题,培养的劳动力素质下降了、没有创造力了,不能培养只会享受的人。劳动力素质的提高是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的重要基础,没有全要素生产力的提高,何来未来经济持续增长。劳动力素质的提高要靠教育。中国的大学一定要培养岀具有创新精神的未来经济的建设者。

我认为,这七点是维持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重要因素。我对中国经济一直抱有乐观的态度,以上这七点我们都在做,这也是我有信心的重要原因。谢谢大家。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本文根据“201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区域经济展望报告》发布会”会议纪要整理而成)

原文链接:

[IMI财经观察]吴晓球:中国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因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