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人民大学发布“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9年中期)”报告
2019-06-26
636 次浏览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编辑:王 夏韵

6月22日,“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9年中期)”报告会在京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外部冲击下韧性显现的中国宏观经济”。

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毕吉耀,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平,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杨瑞龙,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刘凤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常务副书记兼副院长王晋斌,中国人民大学国家经济学教材建设重点研究基地执行主任陈彦斌等专家学者出席了论坛。

论坛第一单元由杨瑞龙主持。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于泽代表课题组发布了论坛主报告《外部冲击下韧性显现的中国宏观经济》。

宏观调控持续发力

报告指出,2019年上半年中国宏观经济“弱企稳”。从需求侧来看,对上半年宏观经济边际贡献最大的是净出口,1-5月份贸易顺差持续上升。净出口从2018年对GDP负向拉动0.6个百分点,到2019年一季度正向拉动1.46个百分点,对GDP影响变动了2个百分点。同时,房地产投资持续高位运行和基础建设投资逐步回暖,对冲了制造业投资下行,稳定了投资。从供给侧来看,最为显著的改变是金融业增加值提速,对服务业增长起到了稳定作用。上半年,面对不利的贸易形势和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我国有效稳定了出口和外资,进出口数据亮眼。一季度房地产市场“小阳春”在调控不变的情况下显得特立独行。上述超预期变化之外,更多的是宏观政策发力和改革提速带来的意料之中的因素。松紧有度的货币政策稳定了金融形势。一方面,股市走强带动了券商;另一方面,补充资本金后,银行表内信贷扩张加之稳定的利差,提升了银行业盈利水平。同时,在积极的财政政策带动下,地方政府专项债提前发力,稳定了基建投资。展望下半年,意料之外的因素难以继续维持,情理之中的政策性支撑因素还在。

全球化大势不可逆转

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我国宏观经济面临最大的冲击是来自外部的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条件变化,需要判断清根源,找到合理应对措施。

从2018年开始,美方屡次单方面提高关税。当前对贸易战的分析通常从经济逻辑出发,认为美方的做法是一种威胁,以关税为手段,希望重构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获取更大经济利益。但是,仔细分析美方征税的范围和内容,可以发现更多是对中间投入品和资本品征税。美方的关税举措不仅仅是一种谈判技巧和经济方面的考虑,更是美国国内制造业衰落多年之后的政治反映。中美贸易摩擦更多是政治驱动而不是经济驱动的。美国的很多关税举措是希望能够加速全球价值链的重构,从全球价值链更多向北美、美国国内收缩,形成更加牢固的区域价值链,提升国内制造业地位,满足广大中低收入白人群体的政治诉求。

国内政治驱动力不仅仅发生在美国。全球化在过去30年以来的快速发展,更多是经济动因,掩盖了全球化的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维度。当前的国际组织框架无法有效应对全球产品价值链和资金自由大规模流动的收入分配与经济波动后果,这导致各国国内政治问题纷纷涌现,反全球化浪潮在全球各地出现。但是,在全球价值链紧密联系和新技术推动的数据流全球化趋势下,经济的全面隔离已经无法办到,同时各国国内政治问题的诉求也不相同,全球化不会重现“冷战”中意识形态维度下的全球冲突格局,而是国内政治议题冲击主导型的全球化。这意味着,未来全球化进程中不确定性日益加大,“黑天鹅”事件逐渐常态化。在这种国内政治议题冲击主导型的全球化中,经济逻辑依然会起作用,中美贸易摩擦更可能的走向是一定意义上的以国家安全名义的“科技脱钩”,不会也无法走向全面“经贸脱钩”。科技冲击对我国确实存在一定影响。

我国经济有足够韧性

面对国内政治维度日渐占据上风的全球化阶段,在前期积极布局的作用下,我国经济是有足够韧性来抵御各种不确定性的。

所谓韧性,是面对冲击依然可以保持稳定的中高速增长。这来自于三个方面:一是经济有好的长期增长基础,足以抵御短期各种波动;二是改革开放红利,尤其是中国参与新的全球化体系抵御各种国内政治议题冲击;三是国内稳健的宏观调控。具体包括以下六个方面:一是增长潜力巨大的国内市场。全球价值链正在逐渐向大消费市场集中,在扶贫提高收入、户籍城镇化等政策推动下,我国国内消费市场长期看还有很大潜力。美国超越英国正是凭借着庞大的国内市场,我国在这方面同样具有显著优势。二是以研发为基础的国内产业体系。随着技术进步,全球价值链逐渐从劳动套利走向研发、知识密集型的产业,多年的积累造就了我国具备相应的基础。三是以数字经济为基础的数据全球化和相关服务。当前的全球化从贸易、金融日益走向数据跨境流动,借助阿里巴巴等构建的网络平台,我国具有雄厚的数据全球化实力。四是以一带一路为基础的包容性全球化。国内政治议题冲击下的全球化核心在于各国不能合理分配全球收益,合作解决全球问题。我国推动的一带一路建设在国际产能合作等方面可以解决现有全球化存在的问题。特别是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利用好东南亚的产业链与市场。五是国内要素市场改革红利。我国经济增长中不足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资源配置效率低,通过要素市场改革可以有效提升资源配置和效率。六是日益成熟的宏观调控体系。经过多年的摸索和实践,我国逐渐形成了有自身特色的宏观调控体系,能够有效应对各种短期冲击。

充分释放国内改革潜力

从我国具有的经济腾挪空间来看,未来长期是向好的。但是,很多潜力的发挥需要国内改革以进行结构调整。

下半年,我国经济存在一些短期风险需要防范。(一)全球经济持续走弱。在不确定性日益增强的全球化进程中,全球投资和贸易下降,拉低各国增长。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全球制造业份额下降,当前非洲等后发国家面临着更大的发展挑战,传统的出口导向型模式逐步失灵,需要寻找新的模式。更进一步,目前全球有陷入“永久停滞”增长阶段的可能。全球经济走弱对我国下半年总体出口提出了更大挑战。(二)由于我国的税制主要是和经济增速联系在一起的,在经济弱企稳的情况下,地方收入受到冲击,面对减税降费的压力,地方政府财政资金存在一定风险。(三)金融条件变化的风险。在全球资产配置的压力下,我国面对着较大的汇率冲击。要实现进一步金融开放,需要特别关注汇率市场变化。需要重点防范金融市场情绪变化。(四)新经济逐步回归常态,泡沫消失。(五)服务业进一步下滑。(六)我国总体就业还相对平稳,但是就业质量降低会直接拉低消费等国内需求。(七)国内市场结构性下滑的风险。房地产投资下半年面临回调,投资效率依然较低,汽车消费会在下半年见底,不会回到快速增长态势。

长期考虑政策叠加效果

根据上述定性判断,设定系列参数,报告提出以下一系列政策建议:(一)中美贸易摩擦驱动力是美国国内政治问题,这些与美国制造业等产业相关的政治问题已经摆上台面,将会在长期持续。选举年这些问题影响会逐步加大,今明两年是高峰,需要积极应对,但是不会随着选举结束消失,未来将会持续。(二)面对全球化驱动因素的变化,必须对全球化的未来有更加清晰的认识,不能简单从经济角度分析全球化。一方面,由于全球化的经济动因还在,全球经济不会脱钩,我国要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推动经济全球化。另一方面,要时刻准备应对各国国内政治议题的冲击。这就要求大力加强对各国的国别研究,不能简单从一个统一的国际观点看各国。同时,积极推动WTO改革,借助一带一路倡议等,推动更加包容的全球化,降低国内政治冲击力度。(三)未来的全球产业链建立在知识密集、研发密集和数据密集基础之上,相关政策要有针对性,以此为目标精准降成本、补短板。不用过于担心工资上涨对产业迁出的影响。一方面,劳动套利型价值链在下降;另一方面,重要的是生产率基础上的实际工资而不是简单的名义工资。建立必要的工资调整机制,提高国民收入中的劳动收入份额。(四)为了更好发挥中国经济的潜力,需要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随着外部环境和国内发展条件的变化,我国经济结构必然随之发生调整。但是,目前还存在很多阻碍结构调整的因素。在这种环境中,简单用总需求政策稳定经济可能会加剧结构调整问题。(五)短期稳增长政策需要适应新的开放和改革要求。在设计短期政策时,更多考虑未来的改革开放要求,考虑政策叠加后果,构建与未来相适应的宏观调控框架。

(记者张君荣)

原文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人民大学发布“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9年中期)”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