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欧元之父纵论中美经济 并称考虑在人大设立工作室
2007-08-22 06:08:08
8,704 次浏览
来源:
编辑:人大新闻网

中国经济是否过热问题已经引起了全球性的关注。众多国内专家和学者就此问题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4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所所长刘树成曾对这场大讨论中的各家观点加以整理,归纳出的最具代表性的观点和人物多达十种。

  此后,一季度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GDP的增长率高达9.1%,而CPI也增加了3.8%。形势似乎更加严峻。

  记者就此采访了享有盛誉的“欧元之父”蒙代尔。此次中国之行,蒙代尔首先出席了北京国际金融论坛,并应邀在论坛上发表演讲。记者便是在他参加论坛的当晚得到了这个独家专访的机会。专访中,蒙代尔就当前最热议的美国是否加息、中国经济是否过热、国际油价高企的原因、人民币与美元汇率等问题提出了精彩而独到的见解。

  在论坛结束后,蒙代尔又应邀前往新疆参观考察。现在蒙代尔又回到北京,参加由人民大学举办的主题为“‘未来之路’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中的中国”的2004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论坛。  

美国加息未到时机

《新京报》: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实体,美国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目前,全球都在关注美国经济的复苏,而目前的经济数据也越来越多地表明美国经济正在走向复苏(一季度GDP增长4.2%,四月非农就业人口增加28.8万)。在您看来,美国经济是不是已经实现了真正的复苏?

蒙代尔:现在美国经济确实显示了一些复苏的迹象,一些数据都表明美国经济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经济增长也比较强劲。但是,就我个人而言,还不能说美国经济已经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整体复苏,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数据,我想还需要观察两到三个季度的美国经济的发展状况,我们才能说美国经济是否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整体复苏。

《新京报》:最近布什政府实行了一项1700亿美元的减税政策,您对该政策做何评价?这项政策是否与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选举有关?

蒙代尔:我个人认为这是一项非常好的政策,这一政策的出台对美国的企业来说非常好,减轻了它们的负担,这也是我们政府应该做的。同时,这一政策的出台还有助于进一步改善美国的就业状况。

  政治方面很难说。一些人对该政策持保留态度,认为它会增加财政赤字,对加息也有影响。减税只有在事实上推动经济的增长,才会有助于布什的连任,否则,只能适得其反。

《新京报》:随着美国经济的逐渐复苏,加息的呼声也越来越大,目前美国联邦储备基金利率为1%,这也是46年来利率的最低点。目前,美联储在公开发言中对加息的暗示也越来越明显,很多分析师预计美联储最迟会在今年8月份加息。在您看来,现在是不是到了加息的时机?您对何时加息有什么预期?

蒙代尔: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目前还不是加息的时机,因为目前美国经济发展势头良好,而且通货膨胀率也不高,如果选择在这个时候加息会给美国经济带来不好的影响。我觉得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观察经济的发展态势,或许是两个或者三个季度的时间。至于选择在何时加息,我个人没有什么明晰的预期,关键要看美国经济的发展状况。

格林斯潘干得不错

《新京报》:目前,格林斯潘又被布什提名担任下一界美联储的主席,在您看来,格林斯潘作为美国经济的舵手,其表现如何?您对他的一些政策有何评价?

蒙代尔:从我个人看来,我认为格林斯潘在这个位置上的表现是非常不错的,他是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他比美联储历史上的其他的两位主席犯的错误少,尽管他也犯过一些错误,例如,在上世纪90年代初面对美国经济的衰退迹象,他没有及时下调利率。

《新京报》:您觉得谁应该为美国经济的双赤字(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负责?另外,美国三月的贸易赤字达到了460亿美元,创下了美国历史上单月贸易赤字的一个纪录,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蒙代尔:当然应该由美国政府对这个双赤字负责。而对于美国三月贸易赤字创纪录的问题,我个人觉得没有什么奇怪的,一个经济实体的不断发展必然推动需求的不断增长,这种需求当然应该包括外部需求,因此,这一数字只是说明了美国的贸易进口额大幅度增加。

国际油价不是高得无法理解

《新京报》:目前国际油价持续保持高位,许多经济学家都对此表示担忧,认为目前的油价继续保持高位,将会对全球经济的复苏带来非常大的负面影响,您认为目前油价高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蒙代尔:目前油价比较高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全球经济的复苏,特别是中国作为石油需求大国的高度经济增长导致需求的大量增加。

  此外,欧佩克的限产决定以及市场的一些投机活动也是导致油价上涨的重要原因,但是我现在还很难说什么是最主要的原因。

《新京报》:您认为针对目前的油价高位应该采取什么措施?

蒙代尔:事实上,就我个人来看,目前的油价并不是非常高。在1978年-1980年,国际油价已经涨到35美元/每桶。如果我们将通货膨胀的因素考虑进来,目前的油价就不是高得无法理解了。我们并不需要为此过分担心(这里有许多更需要担心的问题:例如全球的环境问题、战争问题等等)。至于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我想欧佩克在这方面应该可以发挥一些作用。

  另外,我想指出的一点是,油价上涨对石油出口的国家是有好处的,而目前这些国家除了石油资源丰富以外,没有更多的竞争优势,所以我们不能非常片面地强调石油涨价的坏处。

我并不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过热

《新京报》:今年一季度中国GDP的增长率高达9.1%,而CPI也增加了3.8%,很多中外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经济已经有些过热了,并且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应该通过升息来抑制经济过热发展,对此,您作何评价?

蒙代尔:在我个人看来,我并不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过热,因为我认为这里还没有太多的数据证明中国经济已经过热发展而呈现出一种非常不健康的发展态势。而且,如果考虑到中国的东西部地区的差异、城乡间的差异以及农业发展的滞后,中国经济发展总体上更不能说过热。9.1%和3.8%的增长更多说明的是供求之间的一种失衡的增长。

  当然,我也注意到,在中国的某些城市,比如武汉,确实出现了经济过热的现象。

《新京报》: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针对目前的经济发展状况出台了一些货币政策,包括提高过存款准备金率以及实行差别存款准备金率以及再贷款浮息制度,您对此有何看法?

蒙代尔:中央银行有多种货币政策来调控宏观经济,至于采取何种政策最为适当关键是看这一政策的效果,货币政策从颁布实施到效果出现中间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所以,目前来看我还很难说这些政策的效果将会如何。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央银行在不懈地努力以保证中国经济的稳健增长,这些抑制信贷快速增长的手段也比单纯加息来得更加稳妥。

我觉得目前美元被低估了

《新京报》:欧元自从1999年1月1日诞生以来,已经成为了全球重要的储备货币,您作为欧元之父,对于欧元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发挥的作用作何评价?同时您认为欧元是否能够取代美元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储备货币?

蒙代尔:应该说欧元诞生以来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作为一种储备货币它已经被世界所接受并且成为了各国外汇储备中的重要币种。至于它能否取代美元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储备货币,现在还不好说。

《新京报》:您认为目前美元兑欧元的外汇汇率是否反映了这两种货币所代表的经济实体的实力对比?

蒙代尔:从我个人来看,我觉得目前美元被低估了,我认为11的汇率水平是比较恰当和合适的。

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适宜中国

《新京报》:人民币汇率问题一直是目前谈论比较多的问题,全球很多经济学家都说中国政府对人民币汇率干预得太多,中国应该采取更灵活的汇率制度,比如盯住一揽子货币,您对此有何看法?

蒙代尔:我个人来看,目前中国采取的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是适宜中国经济发展的,短时期内都不应该发生变化。我认为有两种情况人民币应该放弃目前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一是美国要求中国不许采取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当然这是不太可能的;另外一种情况就是美元的波动太大,而且这种波动已经不正常了,从目前来看,现在这种情况也没有发生。

  需要指出的是,我们首要考虑的应该是汇率制度是否应该改变,而从盯住美元到盯住一揽子货币,汇率制度仍然是有管理的固定汇率制,这不是我们首先应该考虑的问题。只要汇率制度不变,人民币盯住美元都是合理的选择。

对把工作室设在人民大学很动心

《新京报》:有传言说,您将要把自己的工作室设在中国人民大学,这是否是真的?

蒙代尔:我来人民大学参观后,受到了校方的热情招待。人民大学纪校长向我介绍了人大美丽的校园、强大的师资力量以及先进的硬件设备,并建议我把工作室设在人大,我确实有些动心。我会把我的部分工作用品放在人大,同时我会更加频繁地来中国访问。

《新京报》:中国现在尚未出现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您预计中国将在未来多少年内会出现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

蒙代尔:虽然很遗憾中国尚未有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但这并不能说明中国在经济学上的发展滞后,更不能说明中国没有杰出的经济学家。事实上,一些经济学家已经表现得非常出色。

  有人说,获得诺贝尔奖就是一场赌注。那么我想,像张五常这样的经济学家已经在赌桌上撒下了1-2颗赌注。

罗伯特·蒙代尔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最优货币区理论”的奠基人 1956年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经济学博士,1961年任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966-1971年在斯坦福大学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任教, 1974年起执教于哥伦比亚大学。

  他具有革新意义的研究为欧元汇率奠定了理性基础,他对不同汇率体制下货币与财政政策以及最优货币流通区域所做的分析使他获得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蒙代尔教授对经济学的伟大贡献,一是开放条件下宏观稳定政策的理论(蒙代尔—弗莱明模型),二是最优货币区域理论。蒙代尔教授敏锐地观察到,从20世纪60年代至今,世界经济发展中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与全球化的发展,产品、服务,尤其是资本可以通过贸易和投资大规模地跨国界流动。在一个更为开放的经济体系中,一国的货币主权和财政政策效果更多地受到外部世界的制约,宏观调控能力下降。

(编辑:张玉亮)

(《新京报》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