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宋鱼水:人大走出的“十杰”法官
2007-08-23 01:08:16
8,728 次浏览
来源:
编辑:人大新闻网

在公众面前,宋鱼水永远保持着她作为法官的特有装束:灰色的领带,黑色的制服,胸前佩带法官徽章,还有得体的淡妆,给人一丝不苟的精干印象。她嘴角的微笑软化了脸部的线条,一扫法官严肃刻板的印象,给人以如沐春风的亲切感觉。

2002年,宋鱼水因工作成绩突出,被评为“人民满意的好法官”、“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官”。紧接着,全国“十行百佳”妇女、“三八”红旗手等称号给了她司法界以外的社会肯定。这个有着特别的名字、亲和的微笑的女法官开始走入公众的视野。2004年,她又当选为“全国模范法官”、“中国法官十杰”、“2004年度十大法治人物”,并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近日,宋鱼水作为政法系统的唯一代表,成为各界媒体广泛报道的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先进典型。人们从媒体的报道中更多地了解这位个子娇小的女法官独立办案11年来所成就的不平凡的业绩:公正断案1200余件,其中300余件属于疑难、复杂、新型案件,调解率高达七成,屡创“全国首例”;发表十多篇对审判实践有积极意义的学术论文和调研报告,2001年赴荷兰进修,被称为“学者型法官”、审判前沿的优秀带头人。

2005年1月7日,宋鱼水再度从繁忙的公务中抽身出席一次座谈会,这在最近已经成为她生活的又一重要内容。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她将回到自己的母校–中国人民大学。这里有曾经寒窗苦读的青春记忆,有谆谆教导的恩师,还有同门的师弟师妹。在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的会议室里,坐在校长纪宝成教授和法学院院长曾宪义教授中间,宋鱼水一向得体的举止里多了几分恭敬,她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大家下午好!我是85级89年人大法律系毕业的大学生……”

座谈会结束后,宋鱼水在休息室里接受了人大新闻网记者的采访。面对各家媒体的镜头,她捧着学生们送给她的鲜花,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微笑,没有显出丝毫的疲惫或不耐。

“母校的氛围很好,大家要珍惜!”

1985年,宋鱼水如愿以偿地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在她的印象里,当时人大的氛围非常热烈,学生们满怀建设国家的热情,老师们也给予本科生很多学业上的启迪。最令这位农村女孩感动的是,刚跨入学校,每一个农村来的学生都拿到了一份助学金。正是这份助学金让她顺利完成学业。宋鱼水说,她是怀着深深的感激读完四年大学的,“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到海淀法院工作,我始终觉得是国家培养了我,每每工作稍有懈怠,总觉得对不起国家,也有愧于人民!”

1996年,宋鱼水再度考入人大攻读法学硕士。她坦言,当时是带着很多问题和困惑回母校深造的,“我从事经济审判的90年代中期,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发展,经济审判工作中出现了许许多多新的难题,新类型案件日趋增多,时常出现有法难依甚至无法可依的情形。如何公正、高效审理新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社会纠纷?成为我紧张思索的问题。”人大法学院这块土壤再度给予她深厚的学术滋养。谈起母校,宋鱼水总显得很动情:“我热爱母校,这里的氛围很好,大家要珍惜!”

问:宋老师您好!不论是司法界,还是社会公众,对您都有很高的评价。从您个人的角度讲,您最希望得到的评价是什么样的呢?

答:我在基层工作了这么多年,其实只是有点经验可以传递给大家。我最想对同学们说的是,其实我们都很伟大。大家在进入人大之前都是佼佼者,只要把目标再定高一点,一头扎进去努力学习,多积累一些学问,就完全有可能做出很大的成就。

问:您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人大法律人,在这里接受了本科和硕士的教育。您觉得在人大的经历对您日后的工作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答:我想说那是质的飞跃。在人大每学一步都使我前进一步。我所处的大学时代是一个政治、哲学、历史和法律思想活跃的时代,老师们的声音呼唤我的觉悟。后来我读研究生时,中国的法律、经济环境变化很大,我是带着问题回来的。在人大我系统地学习了民商法、民诉法等专业知识,如饥似渴地听取中外专家的专题讲座。尤其是在写论文的时候,指导老师给了我很多启发,不仅在理论水平和写作水平上有了提高,最重要的是实际中解决问题的能力有了提高。
母校不仅给我知识,还给予我思想。很多记者曾经问我,离学校这么近,有这么多老师和同学,能不办人情案吗?大家可能觉得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我自己一百次想过这个问题。这么多年来母校的老师和同学真的从来没有为难过我,老师们传递的是法律的职业素养,同学较量的是法律的水平。廉政是一个法官的职业追求,选择了法官就选择了廉政,这一切都是与母校的教育分不开的。

问:现在的大学生面临着很大的就业压力。很多人找工作难,找到了还不一定满意,例如有的不太愿意去基层工作。而您一直在基层,很年轻就做出了很好的成绩,有什么经验和体会可以和同学们分享吗?
答:在我的同学中,干哪一行的都有,行行出状元。但我要说,最成功的还是那些一头扎进“海”里去的人。毕业后不要过多地想合适不合适的问题。每个工作是否适合你是要在工作中摸索的。对你想干的事情要坚持不懈,不断学习,才能拥有胜任工作的能力,还有敢于向艰苦岗位挑战。基层工作平凡而伟大,在奉献的同时我们会得到人生的财富。

“你能感到你对社会的意义”

法官的收入是普通的,远远不如律师。但在宋鱼水看来,当一名基层法院的法官能够最大限度地满足一个法律人的追求:“你能感到你对社会的意义。”她觉得,其实所有工作都是为了自己快乐,而作为法官,当事人脸上的微笑就是她最大的满足。她认为自己是个有百姓情结的法官。因为生长在农村,农民的朴实、隐忍、宽容和勤劳和他们作为弱势群体对社会、国家的强烈期盼和归属感,同样深深地刻在她的心里。

她回忆起1993年刚开始独立办案时接的案子。这些标的很小甚至只有几百块钱的案子,原告都是一些起早贪黑给饭馆送菜的民工,因欠条打的不规范被人赖账。法庭上,他们瑟缩的身影和期盼而怯胆懦的目光深深震撼了她,“我知道这几百块钱可能就是他全家的救命钱,看着这些穷苦的人满面忧愁和恐慌而来,高高兴兴而去时,我会感到由衷的快乐,因为保护弱者正是法律的题中之义。”

她把快乐作为在事业上拼搏的源泉。同时,作为妻子和母亲,她同样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和谐是她生活中追求的主旋律。

问:您被评为“人民满意的好法官”,您是如何理解“人民满意”的?

答:我认为“人民满意”,就是要让当事人在离开法院时感受到公正。我时常在想一个问题:法官应如何对待你的当事人?我们一生可能会审理几千件案子,但许多当事人一辈子可能就进一次法院,如果这唯一一次与法律的接触让他们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在他们心中会留下深深的伤痕。伤害了一个当事人,就多了一个不相信法律的人。而维护了一个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就增加了一分人们对法律的信仰和对社会的信心。在转轨时期,法官还有一个责任,就是要抚平当事人的心理,我相信绝大多数法官是公正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把公正传递给当事人。

问:有人说您是“学者型法官”,您觉得“学者型法官”需要具备什么素质?法官的公务繁忙,如何才能兼顾学习和研究?
答:首先我不认为我是一位“学者型法官”,应该说这是我的目标。说实话,平时学习的时间是很有限的,作为法官更多地是从办案中进行学习。就我个人的经验,在听审前先大量的查阅资料,在听的过程中,要有足够的耐心,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认真思考,然后形成自己的思路。

问:在法官这个角色上,您得到了很高的评价。那如果请您为“妻子”和“母亲”这两个角色打分的话,您会打几分呢?
答:我当然希望都是100分。法官是研究社会问题的,而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如果家庭出问题,比如我没有把孩子教育好,那么就会给社会添麻烦,就是没尽到社会责任。所以我觉得要追求一种和谐。工作说到底是为了快乐的生活,当有了闲暇时就应该对家庭有所回报。

采访结束时,我们问宋鱼水她在2005年的梦想是什么,她说:“能为当事人多解决一些问题。现在案件在增多,法官探索的脚步也不能停止。如果说我有什么希望的话,就是希望自己在业务能力上能有新的收获。”

38岁的宋鱼水和19年前她踏入人大时一样,拥有追逐梦想的执著力量。

(文/吴馥臻 图/木杉 贾铁英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