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他们干得真不错!”–专职委员这一年
2007-08-20 23:08:08
9,247 次浏览
来源:
编辑:人大新闻网

去年3月中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出现了19位特殊专职委员,他们的年龄多在40岁左右,都有相当的专业背景,他们中的10位本是各大部委的司局级官员,另外9位则是学界精英。在外界看来,他们的出现意味着全国人大常委会年轻化和专业化的发展方向。时隔一年,他们在常委会工作进展如何?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记者对数位专职委员和他们的同事领导进行专访。

3月6日下午,北京大风,平安大街金台饭店的人大代表会客室里,一身黑色大衣的郑功成甫落座就直奔主题。
“一年来,在所有法律草案的审议中,我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觉得自己是合格的。”这位40岁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说。

去年3月中旬,在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选举产生的159名常委会委员中,19张“新面孔”引起外界浓厚兴趣,他们的年龄多在40岁左右,他们都有相当的专业背景,他们中的10位本是各大部委的司局级干部,另外9位则是学界精英。
郑功成正是这19名年轻委员之一,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与人事学院副院长,国内劳动保障与社会保险方面的权威学者。

我发言,说明我有责任心

曾有专家对这批特殊的专职委员提出期许:“扩大具有法律、经济背景的人士在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中的比例,让他们更多地参与全国人大的立法和监督工作,为立法、监督提供更多的专业性意见和帮助。”
郑功成则对自己所说的“合格”作出了解释———一年来,他参加了常委会和内司委所有的全体会议,参与了相关的法律检查与调研活动,并且在每次会议上都充分地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发言,说明我有责任心。”郑功成说,“坐在人大常委会委员的位子上,不发言是不负责任的”在他看来,责任感和使命感应该是一个人大专职委员最本质的东西,专长和知识背景则处于第二位。
对于自己学者与委员身份的角色置换,郑功成认为,学者讲究的是术业有专攻,越细越好,学者可以理想化,可以固执己见,强调追求自己的理想和最高境界。作为常委,必须有广博的知识,把握宏观和全局的能力与相应的知识背景。

郑举例说,作为研究社会保障的学者,他当然希望很快建立一个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但是考虑到中国的实际情况,也许我们还不能建设一个最理想的社会保障制度,我们只能从次优、次次优的方面来逐步解决。
“在全国人大工作时,我会淡化自己学者的色彩。”郑功成说,“一年下来,我已学会了面对各种意见时的沟通技巧。”

全心全意学习的年轻人

去8月27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闭幕会上,吴邦国委员长宣布了对10名年轻委员的任命,他们分别担任了法律委等7个相关专门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助理。
对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朱丽兰来说,这意味着她有了两位年富力强的助手:方新,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原所长;任茂东,交通部科教司原司长,两人也都是去年3月选入人大常委会的年轻专职委员。

3月7日晚,朱丽兰,这位满头银发的科技部前部长谈到自己的部下笑意盈盈:“他们很快进入常委角色,表现出很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热情,两人都有很强的责任心。”
朱丽兰举了一个例子:在去年一次国际艾滋病研讨会上,任茂东深入研究了国外的艾滋病问题及立法实践,在会上作的报告深得联合国官员的好评。朱丽兰认为,搞交通出身的任茂东,能对艾滋病问题提出如此独到的见解,足见他对新岗位的责任心。

立法调研和执法检查是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重要职责,各委员会工作涉及面也相当宽泛。对于这批年轻的专职委员来说,边干边学成为一个共同的特色。
郑功成的专业是经济学,他坦承自己过去对法律知识了解很少,进入人大常委会后,用了很多时间去学习。

“如果不是这样,我就不可能对每部法律的审议都发表意见,许多不是自己研究领域的内容,我都进行了学习和研究。”郑功成说。

立法工作中发挥专业素养

对于专业素养对于常委的重要性,作为老常委的朱丽兰认为自己有发言权。她表示,一年来,各位年轻专职委员,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以往的工作背景和研究专长,在常委的执法检查和立法工作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朱丽兰举例说,在去年《科技进步法》的执法检查中,中科院政策与科学研究所出身的方新看出了名堂,在最后的调研报告中,探讨了如何历史唯物地看待《科技进步法》,提出了修改意见。
“他比一般人要专业很多,中科院的背景显然很重要。”朱丽兰强调。

38岁的倪岳峰去年被称为最年轻的全国人大专职常委,他此前的身份是国家海洋局副局长。“在国家海洋局的工作背景,给倪岳峰在全国人大立法调研和执法检查中发挥自己的专长。”旧日的同事、国家海洋局海洋司司长孙书贤说。
让倪岳峰本人深有成就感的是,他在去年3月份提出的关于加快《海岛法》立法进程的建议被全国人大采纳,全国人大以《海岛保护法》名义将其列入本届人大的立法规划,而且,《海岛保护法》的立法调研今年就已展开工作。
谈到这项立法,倪岳峰显得很激动。“我们的海洋资源意识相当淡薄。”倪岳峰指出,“对于海洋资源、海洋环境、海洋生态,海岛都是非常重要的环节。而对于海岛这样一个非常独特的单元,我们还缺乏对其进行管理的法律依据。特别是对处于领海基点上的岛屿的保护,实际上就是保护国土。”

在国家海洋局时,倪岳峰便主抓海岛开发与保护工作,进入全国人大常委会资源与环境保护委员会后,他更能以专业人士的身份介入相关立法。
去年一年中,郑功成也在内司委的工作中显示了其专业优势。在审议《居民身份证法》、《行政许可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时,他均提出了重要的意见。
在全国人大常委审议的《道路交通安全法》草案时,郑功成提出,《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立法宗旨应以人为本,以保障人身安全为中心。作为保险领域的学者,他还提出应对机动车主进行强制责任保险,在行人与车辆发生碰撞时,行人可不负责任,即不能“撞了白撞”。
上述两点建议均在法律定稿时被吸收。对此,郑功成笑着说,“要说有什么成就感,这应该算吧。”

人大与政府良性互动

在采访中,郑功成特意向记者透露了一组数据,以证明人大在立法中发挥作用越来越突出。在过年通过的法律中,有三分之一的条文是在人大常委会审计之后增加的,有一半是人大常委会做了修订的。“人大与政府有如此良性的互动势头,这使我对自己的常委工作增加了信心。”郑功成说。
去年,郑功成参加了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执法检查,在向常委会撰写执法调查报告时,明确主张应由流入地政府为解决流动人口子女的入学问题。结果,这份于7月份写成的执法调研报告,10月份在常委会通过,11月上旬便得到国务院的回应———国务院办公厅发文明确规定,流动人口子女入学由流入地政府解决。
倪岳峰也认同郑功成所说的这种趋势。去年5月,倪岳峰参与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成立之后派出的第一个检查小组赴三峡工程二期坝址进行环境执法检查,在检查中,他们发现重庆一家化工厂存放的铬渣堆积如山,倪岳峰说,铬渣属于危险废物,一旦污染了水质,对人体健康将产生难以估计的后果。回到北京后,委员们通过人大常委会向国务院提出了应对的建议。国务院非常重视,明确指示对这家化工厂的铬渣进行了处理。

立法之路任重道远

“今后五年,我们的立法任务很重,年轻人的担子不轻。”3月7日,朱丽兰对记者说。
据朱丽兰介绍,在五年立法计划中,仅教科文委就要制订和修订《初级卫生保健法》、《义务教育法》等五部法律,涉及内容相当广泛。这些法律涉及的都是群众所关心的问题,而且是最基本的问题,又是比较多的要公共财政来支持的问题。“这需要方新与任茂东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朱丽兰说。
倪岳峰则表示,尽管去年一年在立法方面成绩不少,但是总感觉有点力不从心。看到国家环境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他有些着急:“科学发展观要在工作当中落实,如果为了一时的发展而破坏环境,代价是巨大的,今后很难恢复甚至不能恢复。”倪岳峰说,现在国务院很重视这些问题,但希望力度能更大一些。”
目前,倪岳峰的工作安排已经排到了今年五六月份。3月17日,他就要出发参加《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的修订调研工作,然后,又要参加对淮河水污染的执法检查工作,接着是《土地管理法》的执法检查。年内,他还要针对海水淡化来解决我国北方缺水问题的建议,进行相关的调研工作。

委员专职化是发展方向

“如果要给他们去年的表现打分,我会打5分满分!”在年近7旬的朱丽兰主任看来,年轻委员的到来,不仅给全国人大常委会注入新的活力,而且这种专职常委的试验,更给人大制度的提升带来新的契机。
“我们年纪大了,不可能像他们这批年轻人干得那样专业。”朱丽兰认为,人大工作与委员的素质密切相关。她坦承,像自己这样部长、省长背景的老常委固然有经验,但年轻人会有更多的优势。
这位直爽的老主任甚至透露了两位年轻助手的收入问题,“他们来了之后,收入比原来少了好多。”朱丽兰大声说。“像我们方新,收入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任茂东也大概一个月少了1000多块钱。”

“但他们可以天天在人大上班,可以全心全意地学习和调研。”朱丽兰说,目前,全部常委委员实现专职化还不能做到,但至少第一批有19位常委专职化,这在提高人大的工作质量、效率、水平和发挥人大的整体作用方面,会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常委的专职化,应该是我国全国人大未来发展的方向。”她说。

3月8日,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后的另一个场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蒋正华也对年轻委员们一年的工作给出了评价:“他们干得真不错!”

(《新京报》)

(编辑:贾铁英)

(郭晓军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