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两会三人行:解读政府工作报告
2008-03-07 17:39:51
9,592 次浏览
来源:
编辑:人大新闻网

毛寿龙:英国人为什么那么富,那么小的地方,一车就开到海里去了,但我们国家那么大,刚刚跑过它。像后来美国资产性收入增长的幅度,个人资产拥有的倍数是劳动性收入的22倍。

周孝正:跟我们中国没有任何关系,那是美国,我们是中国。我们国家长期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人家已经是发达国家了,高级阶段了。

一、景行自由谈:每一次,新一届政府都会面临考验

曹景行:《两会三人行》,今天是第一场。“三人行”这个题目,有点像“偷”我凤凰的同事窦文涛的《锵锵三人行》,但实际上确实是三人行,现在是我一个人说,待会儿就有两位嘉宾,所以还是“三人行”。

今天问我最多的一个题目,就是今年两会和去年有什么不同。从我们做新闻的来说,有一个感觉,就是今年两会遇到的天气很好。因为去年这个时候,也是差不多的日子,三号政协开,五号是人大开。人大开的前一天,下雪,天安门广场这一带都是积雪。五号早上,开幕那一天,大风,降温,我们在天安门广场做直播的是非常的辛苦,五分钟,嘴巴都讲不出话来了,因为冻麻木了。所以今年可以说是风和日丽,稍微凉一点,但应该说已经有点早春的味道。今年这个对我的一个感受,是有很大的不同,当然这只是天气而已,我们关注的是会议的内容,到底有什么不同。

今年,2008年,是第十一届政协,第十一届人大的第一次会议,这是一个换届的当口,五年换一次。也真有意思,老天爷好像每五年都要给中国的新政府来一个考验。记得1998年,朱镕基当时刚刚出任总理,没多久,长江发大水,这是对朱镕基新政府当时的考验;2003年,换了新的政府,温家宝当总理,刚刚就在出任总理的当口,非典从广东那边传到了北京,然后全国都是恐慌。那个时候,怎么样处理非典,又是对新政府的一个考验;今年换届,3月18号应该选出新政府,两会还没开,实际上老天爷就来考验了,那就是冰雪之灾。所以这也是挺有意思,每换一个政府,就是对中国政府的一个很重要的挑战,看你处理得好不好。

3月18号这一天会通过新的国家领导人,还有国务院班子的那些名单。然后在接着的记者招待会,听说应该是新的国家总理,和他的几位副总理出席记者招待会。这个是作为今年两会的,特别是人大的一个最后的压轴戏,确实每年都是这样,每年的压轴戏就是最后一场记者招待会。为了这个记者会,各路媒体是要大显神通,才能争取到一个发言,具体情况到时候再来介绍。

二、解读网民最关注的问题

第一是物价,第二是教育医疗,第三是台湾问题

今年的两会当中,当然我们关注的是,像人大当中的内容到底会有哪些变化,刚才我说了换届是人事问题,还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一个是宏观调控。宏观调控这件事情,因为已经调控了好几年,看来2008年的宏观调控可能比前几年还要艰难一点,因为碰到了通货膨胀,而且还碰到了国际上的次贷危机、油价高涨等等。这种情况下面,中国的宏观调控怎么进一步推行下去,涉及到中国的物价,涉及到房价,涉及到老百姓的收入,这当然是我们所有的网友,也是我们中国老百姓最关心的事情。温家宝总理今天的政府工作报告,就点到了这一点:物价问题、通货膨胀问题是现在老百姓最关心,也是今年宏观调控当中最迫切的问题。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也许不是每个人都会每天碰到,但实际上它的后果也会影响到我们每个人,甚至影响到更加深远,影响到我们整个国家的国运,我们整个民族的命运,那就是政治体制改革。

今年的两会当中有一个题目,就叫做“国务院机构改革”。而这个国务院机构改革的背后,是中共十七大二中全会,通过了一个关于政府体制改革的意见。今天就在人大开幕的同一天,《人民日报》、新华社就刊登这个意见的全文。《人民日报》还写了观察员文章,可见今天两会当中,这是一个重头戏——国务院的机构改革。机构改革怎么改呢?也是在前一段时间,各种的信息出来了,叫做大部门制的改革。到底怎么改?改的后面牵扯到多少利益,这些利益会不会很顺顺当当地,你改我就改了;改了以后,我马上就转成服务型政府了,大家皆大欢喜了,我看不大可能。所以今年只是试点,试点当然就不会范围很大。那也好,范围小一点,但是要试出个成果,这就是今年大家对大部门制改革的一个期待。也是对中国到底有没有决心进行体制改革的进一步突破的一个考验。这是我们说的,今年两会和以往不同的地方。当然我们更关注的是内容的不同。

两会就要开了,老百姓,我们的网友到底关心什么,实际上大家在媒体上,网上都看的很清楚了。比如今天温家宝做了政府工作报告,今天北京晚报很有意思:它的头版处理。在这个角上,我们叫报眼的地方,是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当中的一段,讲的是“奥运”。北京最关心的,当然一个是奥运,这是在北京办的事情。这里还有一大块,讲的是“温总理五招增加城乡居民收入”,每个人都有关系。这两块可能就是从北京的读者角度来判断最关心的,可能第一个是奥运,第二个是老百姓的收入,北京市民是这样来判断。像北京晚报,这样发行量很大的报纸,我觉得它判断八九不离十吧。

我们在网上看到的调查,包括我们腾讯网也在做调查,其他网络也在调查,“你对政府工作报告最想了解的部分是什么?”我们这个网络投票是八千多票,结果一半以上最关心的是物价、房价工资,这和我们温家宝总理的想法比较接近,因为他在政府构成报告里面也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谈这些问题,也提的很高。

第二位的是教育、医疗,这是老问题。老问题为什么要大家关心呢?看来没解决,所以还要关心。

第三个是台湾问题,台湾马上要大选了,3月22号。在两会开幕前夕,胡锦涛到政协的一个小组参加小组讨论的时候,发了言,谈的就是台湾问题。这个台湾问题和今天的温家宝总理当中有关两岸问题、台湾问题的表述,呼应起来,我感觉,确实已经看到的不只是当前的两岸一些问题,或者是3月22号的选举,而是看到选举以后两岸关系怎么发展。第一,多团结台湾各方面人士,包括那些以前搞过“台独”的人,只要你以后不破坏两岸的和谐,你还是往这方面努力的,都可以打交道,就是多团结人。再有就是“三通”、直航,还有海峡西岸的,我想指的就是福建那边,还有就是有关两岸之间直接的协商。这些都可以做起来。我想,从台湾问题来说,这次从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发言和报告当中,看到的是眼光已经放到今后,两岸实际上可能要做的事情上。这个背后应该是对两岸关系发展的一种信心,一种比较乐观的判断。这个判断我想在3月22号台湾选举之后,应该得到检验。大家确实是对这些问题比较关心。

第四个是机构改革,关心的人相对少一点,7.46%,这也是一个大部制的问题,大家会比较关心。

温家宝总理的报告当中,基本上都对这些问题做了回应。这是我今天跟各位网友讨论的一个问题,就是有关今年两会的情况,有一些重大的事情,我们一会儿会和另外两位嘉宾再进一步做探讨。

景行读图——报道两会的牛记者

实际上我们每次两会都是碰上了一个新闻大战,有的人称两会是新闻的“盛宴”,这个比较好听,因为盛宴,到处都是好吃的东西,就看你胃口怎么样了。在我看来,两会有点像新闻的“庙会”,就是说摊位太多,有好有坏,看你怎么挑。

做新闻的人就很辛苦了,像今天早上,人大开幕的这一天,我和一些新闻界的朋友,差不多早上七点钟就到了人民大会堂,为什么要这么早呢,因为要排队等安检,尤其是做电视的,设备也多,要等安检。像我这样做评论的,还不需要带着设备的。我和一些朋友,今天早上就在天安门广场,趁着太太刚刚升起的那一刻,我拍了一些照片,可以让大家看一下,不光是看一下天安门广场的景色,也看一下那个时候我们做新闻的已经开始干活了。

“确保权利正确行使,必须让权利在阳光下运行”

政府的也是我的事,大家应该是敞开的,什么叫公共,就是开着门的;什么叫公务员,谁都可以进去的;什么叫公共资产,谁都有份儿;跟我们有关的,什么叫公路,大家都可以开车走的,私宅不行。公和私是有分开的,公是以私为基础,私是可以参与公的。老百姓参与权,也有监督权。

下面我们就请另外两位嘉宾和我们一起探讨这次两会当中的焦点问题。

曹景行:下面我们正式进入真正的“三人行”,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位教授,周孝正先生是社会学方面的教授。这位是毛寿龙先生,是公共政策方面的教授。

先说一句题外话,今天早上九点钟人大开幕,这次开幕之前就发文件了。这对我们做记者的很有用,拿到以后,马上就翻段落,有的记者的电话马上就打出去了,说有关台湾问题是怎么讲的。这对我们新闻记者好一些。还有两份也是一起拿的,这两份我想外面媒体都没报,一个是关于计划经济的,去年国民经济发展情况和今年要怎么干的这份大报告。还有一份是关于预算的,去年收了多少钱,花了多少钱,今年准备收多少钱,准备花多少钱,这两份东西今天没有读,看来也不会在大会上读。今天我也看到有一位全国人大代表,他是湖北省统计局的副局长叶青,他说实际上这个报告还是读的好,不读的话,有的代表拿回去也未必愿意好好地,认真地翻翻。但是预算和经济计划太重要了。人大代表如果不好好地审核这个东西,不好好地发表意见,到时候就能够举手通过,那我觉得他不合格。这是题外话。希望今年的人大代表,这两份东西认真地看,看不懂的,就问。如果连问都不懂的,可能得想想自己是不是够格。

我们还是回到政府工作报告。两位今天都听了或者看了,特别感兴趣的是哪一点。

周孝正:从我们社会学角度来讲,特别感兴趣的就是社会建设,因为以前没提过,以前只是社会发展。十七大提,六届六中全会也提过,政治建设、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而且我印象最深得还是这句话“有权必有责”,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干好了,第一位的功劳是一把手的,要是出了问题,第一位的责任也是一把手的。我们不能说把功劳都归于自己,把责任都推给别人,我们不能说舍车马,保将帅,那是封建的一种东西。所以我印象最深得还是这两件事,就是“社会建设”和“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因为十七大,胡锦涛总书记就讲了一句话,“确保权力正确行使,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特别是结合到最近的一些热点,比如陈冠希的“艳照门”事件,中国老百姓我们调查过,因为我们社会学的一个基本功就是社会调查,我们就要问问平常不怎么说话的那沉默大多数,我们去访问,去问他们,他们最主要的一个看法就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有一个革命老人讲过,敞开心扉,让人看。一般老百姓有什么隐私,你说发工资都知道,发奖金,老板发一个红包不能看?那时候还没有这个红包。结婚以后,两个人过性生活,那是夫妻生活。当然了,我们不能说公开,但那玩意儿也没什么可说的,床上事嘛,很正常。但如果你乱搞,那就是所谓的我们叫作贼心虚。特别是对于公务员,或者是叫高官、公众人物,因为公众人物有公信力,你可以拿你那个所谓的公信力赚钱,你一露脸就六百万,为什么你一露脸就六百万,因为你是一名人。名人有两种,一种是流芳千古,一种是遗臭万年。一种叫美名,一种叫臭名。你既然有公信力,而且又可以拿公信力变成钱,那么你就没有隐私了,这是你必须付出的代价。所以有两句话,“高官无隐私,公众人物无隐私”。叫个人隐私一旦涉及到了公共的利益,就必须变成公开的新闻报道,就必须变成透明的政治内容,就必须变成历史真实记载的一部分。就是中国那句话,你做了好事怕什么,不做亏心事嘛。

曹景行:把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哪些部分应该放到阳光下?

周孝正:刚才你讲的那个特别好,就是怎么花得钱。因为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收钱、花钱,这是纳税人的钱,现在承认是纳税人的钱了,这个概念非常好。纳税人交了五万多个亿的税,怎么花的,我们每个人不可能知道,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利机构,你必须向全国人大说清楚你这个钱是怎么花的,花的对不对,首先是知情权,不是我们的知情权,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知情权。得告诉细了,你们笼统地说花了一千个亿,那不行,得说花在谁身上了,花在什么地方了,怎么变化了,比如去年多少,今年是多少,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

毛寿龙:人、财、物,这些我想是老百姓比较关心的。对我们来讲,更多的关心是制度上的一些东西。起草一个法律、规章、法规,能不能起草的时候就让我们知道。到最后都快成了,然后让我们知道,就争取两三天的意见,我们还没琢磨过来,法律已经生效了。

曹景行:半夜里出来的?(笑)

毛寿龙:像这种就很重要。另外,你没有对公众公布的规范性文件、法律、法规、条款,包括解释,哪怕是对老百姓没有影响的这些东西都应该跟老百姓说。至少我们都知道,比如你是怎么管理我们的,或者你的依据我们是知道的,有些人还在拿53年、73年的依据管现在的事,早过时了。时间也过了,里面的内容、词汇现在都不用了,但还在那儿说。我为什么管你?因为73年有一个文件,所以我管你,但老百姓怎么知道。

曹景行:看来现在要全面地把权力在阳光下运作,第一个,一下子做不到,第二也会阻力很大。

毛寿龙:现在跟过去相比有一个很大的进步,过去从理念上压根就不承认权力的存在,我为人民服务,我为你服务!哪儿有权力,我整个一个打工的,我一公仆,我怎么会有权力呢?现在我们知道,他的的确确拥有权力,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就是官员手中握着的是权力,而权力一定要用制度去管好它。

曹景行:还有就是权力的来源是哪儿来的?

毛寿龙:要有法律的依据、要有民主的程序,决策要科学,要有专业知识,知识就是力量嘛。

还有一个,老百姓要知道我有利益,我有权利,而且这种权利是不可让渡的。而且你也不能说我放弃了。所以你有知情权,这个权利你可以不去了解政府,但政府必须让老百姓有机会去了解,包括参与权。政府的也是我的事,大家应该是敞开的,什么叫公共,就是开着门的;什么叫公务员,谁都可以进去的;什么叫公共资产,谁都有份儿;跟我们有关的,什么叫公路,大家都可以开车走的,私宅不行。公和私是有分开的,公是以私为基础,私是可以参与公的。老百姓参与权,也有监督权。既然我要参与,我就要监督,这样的话就形成了一个权利的相互制约的局面。实际上,政局的稳定最根本的还是取决于这个。

周孝正:但是你说这个权,其实四个权利最关键的是知情权,这次就把报告先给您了,把财务报告也先给您了,这就满足了老百姓的知情权,你有了知情权,才有可能参与,才有可能监督,你才有可能所谓的表达。首先是知情。

曹景行:权力在阳光下运作的一个相关问题,涉及到的是权力本身,它后面的利益会不会积累,我比较担心的是这件事情。中国的现状当中,市场经济发展很快,财富也增加很多,但我们也看到一个同时发生的现象,权力本身可以产生利益,权力可以变成和利益的结合,这种情况下,如果权力不能在阳光下运行的话,就很可怕。

毛寿龙:我说是为你服务,实际上是为自己服务,里面夹杂很多私利。如果没有在阳光下运行,看不出来。一旦在阳光下运行的话,你那个私利,很容易就“见光死”,至少是见光就现形了。另外,谁都知道,承认了权力,实际上就承认了权力的背后是有利益的。这个利益怎么呈现,我们说通过科学决策可以专业方面的利益,这样的话就不会拿专业的东西,违背专业的原则为自己牟利。还有就是民主决策,让更多人在决策的时候就参与进来,让更多利益往里头走,引入各个方面的利益,引入了以后,有一部分的利益就被中和了,就被平衡了。另外,一般来讲,这种情况下参政议政或者民主决策,基本上是精英,这些人有可能以自己的利益牺牲了老百姓的利益,所以老百姓要有一个参与的过程,我们说这叫公众参与。几个方面平衡,至少在决策之前,就在政策的输入方面,在问题的界定,以及政策工具选择方面,就可以保证相对的公平。这样的话,部门利益至少到这儿就没有了。

还有一点,过去之所以有部门利益,决策权往往下沉在执行权,虽然看起来执行权什么都没有,是下级,看起来上级,决策权、监督权、执行权全都在他那儿,他时间非常有限,一个人管那么多人管不过来,最后他管的都是原则。一线的人,实际上掌握了真正的具体的决策权、监督权和执行权,三权合一,就变成县官是皇帝,现管更是土皇帝。

曹景行:所以一年一万六千亿,各个部门罚来的钱,征收来的费,很多都是直接的执行权的人在那边操作。而且它的分配可能也是在这个方面运作。

毛寿龙:对。我给你一项权力,经费可能也没到位,但他自己就找来很多钱。给你一个罚款权,一个审批权,他自己能养活几十万人。这个钱从哪儿来得,就是靠刁难,你给我钱,我就给你盖章,你不给我钱,我就不给你盖章。

曹景行: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到的“权力阳光下运行”这一段,我把它找出来。

周孝正:其实这段的第一句话就是有权必有责,高官问责。就是说给你权,你可注意,同时责任也给你了,这是必须相匹配的。如果我有权没责,或者说功劳归于我,错误都推给你们,我把你们都舍了保我,这是封建帝王的事儿。现在不讲究这个,现在讲双赢,讲共赢,讲究妥善协调,讲究统筹。

毛寿龙:所以建立良好的职能体系非常重要。就是说,这个部门到底负什么责任,他有什么权力,又跟其他部门什么关系,每个职位拥有什么权力,跟别的职位是个什么样的关系,整体的框架是决策、执行、监督三者之间是相对来讲分开的。不会说,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又因为时间不够,把所有的权力授给别人,基本上不会形成一个上行下效,上歪下更歪,或者上正了,下还是歪的这样一个很乱的局面。

周孝正:总理写的第六条,叫“必须坚持依法行政”。政府只能依法行政,必须依法行政。这个政府部门,赋予你罚款的能力,你就可以罚款,那个政府部门,没有赋予你罚款的能力,你就不能乱罚款。

毛寿龙:一定要依法行政。

周孝正:依法行政,实际上我觉得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最近新闻有一个报道,美国国家级的保护动物—白头鹰,美国有一个法,白头鹰住的家,周围200英尺,大约是73米之内不能有人工建筑。美国盖了一个大工程,十亿美金,还没盖成,估计是一个水塔,白头鹰来了,“啵”,这儿做一个窝,人家是野生动物,想哪儿做就哪儿做,人家也不知道你这是水塔。按照美国的法律,十亿美金的工程,停。中国人一听,多傻啊,十亿美金的工程就停了,就因为一个鹰做一个巢,“英超”嘛。但人家讲这就是对规矩、法的尊重,对法的尊重,对法的敬畏,你知道省多少钱吗。他们说一个段子,说一个故事,说一个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已经站住了,有了一份职业,也毕业了,他跟一个美国姑娘谈恋爱。谈到结婚的时候,这个美国姑娘说我不嫁你,这个男的就很懊丧,说你为什么不嫁我。姑娘终于说了实话了,因为美国有一个规矩,遇到红灯,不管有没有人,都要踩一脚刹车。说你拉着我,过这些十字路口,你就不踩刹车,中国人就说,没人我干吗踩?她说人是世界上惟一可能犯错误的动物,你看见没人,你要看错了呢?所以有一个习惯,要踩一脚刹车。这样的话就散伙了。这个小伙子就很懊丧,回国了,找了一个中国女的,带到美国,又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他吸取教训,拉着中国的女朋友,他到了十字路口就踩一脚,到结婚了,中国女的说我不嫁给你,太傻了你,没人,你怎么不踩刹车。这是一个故事,反应的就是这个法。政府如果能够带头依法行政,叫必须坚持依法行政,我们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上梁要正了,下梁也就正了,是这个意思。所以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

曹景行先生现场回答网友提出“为什么我的工资不涨”的问题

为什么我的工资还不涨呢——物价指数4.8对老百姓没有任何意义

曹景行:今天我们本来想讨论有关政治体制的问题,刚才提到了依法行政,还有一个大问题,今天可能来不及讨论。但11号有时间,因为那天国务院要提出一个新部门机构改革方案,就是所谓“大部门制”,那天我们再来讨论。还有一个问题在今天的温家宝总理报告当中也提到了,我们会关心,所有的网民也会关心,那就是物价的事情。物价的事情,您的看法怎么样?

毛寿龙:物价事情,应该是我们改革开放第三个十年,跟我们久违的一个事,从97、98年开始,通货膨胀差不多就消失了,而且有一点通货紧缩。

曹景行:那时候担心的是通货紧缩。

毛寿龙:从我们的记忆来讲,最早的时候,四十年代中期以后的通货膨胀,五十年代也有通货膨胀。

曹景行:八十年代后期有。

毛寿龙:85年开始,

曹景行:到93年的那段时间。

毛寿龙:然后到95年左右,每隔十年。三十年里面,这是第三次通货膨胀,实际上每次通货膨胀对老百姓的生活都产生非常大的不良影响,而且也是一个资产缩水的过程。这个惨痛教训,使得政府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是作为一个社会问题以及政治问题来处理。另外一点,这次物价上涨,其实大家也还是知道,整个经济成长的过程也是一个资产的增值过程,有些东西是资产增值,还是物价上涨?比如我买了套房子,等着它上涨,觉得是资产在上涨,或者我买了股票,股票上涨,也觉得是在资产的升值。实际上我们有发现,只要是房价增值的地方,地产和其他资产增值的地方,那个地方的经济机会就非常多,也是非常充满活力的地方,各种消费品价格虽然贵了,但质量相对来讲上升的过程。如果老是保持一种物价的基本稳定,经济上一个台阶是非常困难的。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也是调整的一个过程。这个报告里面,还是把资产性上涨和经济升值的这些因素和其他的一些因素分开了。比如说,国际收支问题,一万五千亿美元的外汇剩余在那儿,现在我们人民币翻了十二万亿。

曹景行:收回这笔钱,就是不断地把人民币拿回去。

毛寿龙:把美元搁在手里,就是人民币…

曹景行:在流通。

毛寿龙:把货卖出去了,把钱留在手里了,货少了,钱多了,肯定会涨。因为我们对外依存度特别高,进出口总额都两万多亿美元,GDP二十四万亿(人民币),有十几万亿的东西在关门那儿溜来溜去,这个规模太大了。所以国际市场上的油价和初级产品,像矿石,价格上涨,包括巴西玉米、汽油、还有美国农产品的上涨,都引起了我们这些产品的上涨。也包括我们一些其他的因素,比如像猪肉这些方面的调整性上涨。另外,我们的整个收入结构,很多人有资产性的收入,他分享到了这个资产涨价得好处。还有相当多的人,尤其是两千块钱以下的人,他要分享这个股票的收益、房地产的收益非常困难。尤其是最低贫困线,还有两千多万人,一年的钱,可支配收入也就是将近七百块钱。还有四千多万,加一块六千多万,他们也就是一千二百块钱以下,这些人如果一旦通货膨胀的话,原来吃馒头,现在只能吃窝头了,原来吃咸菜,可能这会儿只能吃盐巴。所以如何针对他们给予一种直接的救助、帮助,给他们以更好的就业机会,尤其是两千块钱以下收入的人,给它减免税收,或者是以其他的扶助,这是政府政策必须的。另外一个,宏观调控也是一样,我们定为8%。我们最近几年好像一直定8%,但每次都10%以上。我想了一下,政府工作报告,实际上是定位为指导性的发展,但不是说为了这个8%,你那个工厂停了,那个工厂别干,今年只让你卖80%,还有20%给我留起来。它不会这样做。但一旦市场经济的发动机启动了,你要不踩点刹车…

曹景行:如果8%突破一点,整个其他的经济没有出现什么其他问题,也不是什么坏的事情。现在CPI,就是物价指数,消费物价指数去年定的目标是3%,现在今年公布去年全年是4.8%,我们也把这4.8%作为今年的目标指数。现在的问题是,如果通货膨胀这个问题在今年还是比较高位的话就会涉及到整个宏观调控。尤其是现在碰到一个美国的次贷危机,美国经济在往下走,它要减息,还得把这个钱在放。中国要控制通货膨胀,要想办法加息,收紧。

毛寿龙:加息,国际上的资金就吸引过来了。

曹景行:这就变成人民币要升值,又变成更多的钱进来,又变成更大的流动性。

毛寿龙:所以经济的一体化,还有货币本身的政策效应,按道理,人民币升值一点,出口会减缓一点,更多的货会留在国内,有人计算说人民币升值10%,通货膨胀大约会降低1%,这个可能需要非常复杂的计算,到底有没有这个效果。如果美国继续贬值,我们相当于美元升值也没用。相当于欧元,去年有段时间我们还是贬值了。
曹景行:我们都当经济学家用。网友问我们,预测一下今年的物价走势。

周孝正:其实我觉得这个是常识,坚持市场取向的改革。市场经济一个精髓,就是利用价格杠杆来调整供需关系,价格一涨,刺激生产,抑制需求。比如猪肉由十块钱,涨到二十块钱了,如果养猪的人得到实惠了,那么他就去养猪,猪肉一多,一个生产周期,这边增加供给,价格又下来了。现在问题根本不在这儿,问题你涨价,谁受的了?先富起来都受的了,猪肉涨二十块钱怕什么。而且你这个价格涨了以后你是不是刺激了生产,就是说这个好处是不是养猪的得到了,粮食涨价,是不是种粮食的得到了?不是。现在就要控制的所谓价格,我认为是非常愚蠢的,那就等于否定了市场经济取向改革的最基本常识,就是杠杆价格是市场经济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杠杆。如果猪肉涨价了,怎么办?补贴低收入,像他讲的那个,两千一百万,每天不到1.87元,每一年不到683元,这叫低收入。低收入是958元,一天2.63元,如果一天不到2.63元,国家今年财政增加大概几千个亿的税,我就想起了香港,香港也多收了税,一千五百多亿,纳多了,就给你。我们中国大陆是不是可以像香港行政区,既然多收了几千亿的税,你能不能退,当然你可以退给那些绝对贫困人口,一天不到1.87元的。

曹景行:问题是这些人本身不交税。

周孝正:不交税的,就补贴给他们,这样的话他们也买得起肉了。这边,如果把这个补贴给到农民,农民一亩地补贴几块钱,那叫撒胡椒面。

曹景行:香港很有意思,有一个75%,但有一个最高限额,你高过这个限额,两万五,富豪交税多的,也只退给你两万五。一般中产户,中下阶级的人,一年可能正好交两万多,就全部退给你。

周孝正:一个政府多收了再退回去,这件事情意义可了不得,比你说所有的话都强,你能往回退了,这是非常好的事儿。这就是三个代表了,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曹景行:物价上升带来的影响,现在多收了七千多亿的税,应该在这方面派主要的用场,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而这个报告当中也恰恰是这么说的,一个是解决民生,还有一个是制度性问题,制度性问题就是不合理的,要调整。网友现在关心的还是这4.8%到底有没有可能。

周孝正:其实这个4.8%对老百姓没有任何意义,这是一个宏观的,一个总的。你不得要领,都不知道这4.8%是怎么回事。比如你有第一套住房的,房子卖怎么涨怎么涨,我也不能卖,因为卖了以后我住那儿去。如果你有了第二套住房,第二套住房可能具有投资的性质。我们大部分人有一套住房,资产性收入,就是一平米涨个五万,我能有什么用,我能不住吗。所以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不包括住,是非常荒诞的事情,衣食住行,吃穿住,如果说不包括第二套住房,因为第二套住房有投资的性质,先得分清楚你有几套住房。

曹景行:定这些问题之后,少一点过去计划经济的影子,现在4.8%是一种常态性的,实际上我们看到去年一年影响到这些物价上涨的因素,好像都在我们的意料之外,也是在我们的控制之外,比如石油涨价,现在每桶一百美元以上,前几年还有人说就是四十美元了,不会再上升了。今年到底怎么样,不知道,这不是你控制得住的,也可能八十,也可能一百二。年前过一百,大家还不太相信呢。肉价涨到这个程度,去年年初的时候谁想到过,也没人想到过,这都不是我们控制的。冰雪又是自然灾害,你能排出今年没有其他自然灾害吗。4.8%也许是个良好愿望。

毛寿龙:我觉得是政绩导向的一个信号。过去是11.4%,现在目标定为8%,就是说总理给大家一个信号,你不要给我蛮搞经济发展,蛮搞经济发展,我治你。

曹景行:但是,真正的11%,我看也没有治,这个没有多大问题。但如果通货膨胀超出这个数字,有可能会治的。这里面我觉得会弄虚作假。

毛寿龙:包括粮食省长负责制,市长菜篮子负责制,这里面都写了。经济发展了,你自己玩儿去吧,现在总理不担心这事,担心是太快,担心的是物价问题。

曹景行:再来一个新的问题。网友提问,为什么我的工资还不涨呢?居民在国民当中所占的比重少了,那么就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案。如果这些解决方式在一年里面基本上可以见到成效的话,我想这位网友也许明年不提这个问题了,是我们的期盼。

曹景行:明天的两会,是转入小组讨论。小组讨论当中有好多组开放,开放的结果使我们做新闻的有点焦头烂额。以前我们说不开放,叫着要开放。现在给你开放,这么多小组,就这么几个记者,我们怎么跑啊,大家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跑,扛了个摄像机满处跑,这是很辛苦的,大家还要抢,如果这个小组有新闻,你没拿到的话,回去老板炒你鱿鱼。还有一些领导人会出席不同的小组,应该有一些比较重要的讲话,也在明天。接下来还会有记者会,明天会有发改委,中国人民银行这些领导,部长级的会开记者会,据说还有八个民主党派的主席会一起亮相。明天又是一个“庙会”,太多的东西了,这些内容我们明天可以继续地好好聊下去。

“两会三人行”,明天继续行。

原文地址:http://news.qq.com/a/20080306/000465.htm

(编辑:王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