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郑功成:超收太多 财政预算应更加科学
2008-03-11 00:11:42
9,457 次浏览
来源:
编辑:人大新闻网

“今年中央财政安排用于三农各项支出合计5625亿元,增加1307亿元,增长30.3%”,200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以下简称财政预算报告)里的这段话,引起了代表委员们的关注。而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全国政协委员王大成,更能体会到这数字背后的内涵。

  他说,财政部在制定今年财政预算报告、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意见时,他们就提出了要增加对农业的投入,现在看来,今年财政对农业支持的力度的确很大。

  王大成委员说,这几年全国人大预算工委每年都向财政部提出五六条财政报告修改意见,多的时候有8条。5年来,共提出53处意见,比如增加农业支出、建立农村义务教育保障等,财政部非常重视,很多都被采纳了。近年来,财政预算编制的科学性显著增强。

  王大成委员是全国人大预算工作委员会的元老之一。1998年底预算工作委员会成立,半年之后,他就成为委员会的工作人员,直到今年2月底才离开岗位。在预算工作委员会工作近10年,每年王大成都会跟财政部门协商预算编制的问题。

  财政预算连着百姓钱袋子

  每年两会,财政预算报告都是代表委员们关注的一个焦点。所谓财政预算报告,说白了就是一本国家的大账。去年财政花了多少钱,今年财政预算怎样,钱往哪儿去,在这本账上都写得一清二楚。财政预算合不合理不只体现国家的理财能力与艺术,而且关系到每个人的钱包与饭碗。

  要了解财政预算工作,行使人大代表的监督权力,首要的当然得学会看账本。但这样一个账本过去却一直被形容为“外行看不懂、内行看不清”。“外行看不懂”,是因为财政预算工作有很强的专业性,财政报告里面数字多、数语多,不具备一定的专业能力,很难看明白。“内行看不清”,说的是财政预算工作的透明度不高,很多数字都不提供。

  “5年来,这种现象已经大大改观,财政透明度大大增强。”王大成委员说,比如对各地区的转移支付情况,过去都是很保密的,不仅一般老百姓不知道,很多政府部门也不知道,只有财政部门的少数人知道。现在基本上都向政府部门公开了,当然还没有向全社会公开。“过去是担心大家互相攀比,现在是觉得分配得比较公正,不怕攀比。”

  “预算对财政工作有决定性作用。预算就是计划,计划就规定了你把钱用在哪里,不用在哪里。”王大成说,毛泽东主席曾经对预算有过一个说法,预算是一个重大问题,决定着政府工作的范围和方向。资金投到哪里,哪里就能有发展。在国外,议会除了制定法律,最重要的就是审查预算。在有的国家,如果预算没有通过议会审查,相关负责人都要辞职。我国现在对预算越来越重视,但距离人们的期望和实际需要还有距离。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院长郑功成代表认为,政府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居于主导地位,财政资金处在资源的主导位置,产业结构调整,城乡差距的缩小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财政资源的配置是不是合理有效。

  令代表委员们高兴的是,近年来政府对公共事业的投入力度更大了。翻开财政报告,可以看到一串令人振奋的“增长”。今年中央财政安排用于教育支出1561.76亿元,增长45.1%,安排用于医疗卫生支出831.58亿元,增长25.2%,安排用于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2761.61亿元,按可比口径增长24.2%……

  显然,政府在加大对公共事业的投入上加大了力度。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离代表委员们的要求还有一定差距。

  “对农业增加得还不够,我们农业人口众多,地少人多,技术落后。今年是增加的最多的一次,但1307亿元显然还不够。”郑功成代表认为。

  “我觉得,今后每年至少应该增加300亿~500亿元。国家也完全有这样的力量。过去尽管对农业有很多支持,但远远不够。对教育也有类似的情况,对教育的投入一直没有占到GDP的4%。这几年对义务教育的投入增加了很多,但还是不够。”王大成委员指出。

  王大成委员认为,对教育、农业、社会保障增加得多,势必要减少对别的地方的开支。他觉得现在行政开支太大了,而且开支到底是多少,没有一个权威的统计。从实际看,那些楼堂馆所比比皆是,形象工程非常浪费,如果能把这部分投入减下来,省下来的钱用到解决民生问题上,老百姓会受益更大。

  郑功成代表说,发达国家用在社保上的支出有时占到财政收入的40%。我们与发达国家比甚至与一些发展中国家比,在公共卫生等社会保障领域的投入还明显偏低。

  财政超收两面观

  近年来,财政税收增长很快,财政超收幅度连年增大。去年全国财政预算超收7239亿元,其中中央财政超收4168亿元。国家钱袋子鼓了当然是件好事,但这也给预算编制的科学性提出了更高要求。

  郑功成代表认为,超收7000多亿元,占财政收入的30%,这说明财政预算编制缺乏科学性。实际税收与预算如果相差5%左右,大家还可以理解,但现在变成20%~30%,这说明预算编制缺乏预见性。

  “财政收入连年增长,本身是件好事,但钱多了更要强调财政预算工作的科学性与合理性,一定要精打细算,把钱用在刀刃上。”郑功成代表强调,“只有把财政资金分配得合理公正,社会才能更加和谐。”

  “目前,政府财政距离效益财政的目标还有相当距离。手紧一紧就能省出一两个亿。如果我们的财政资金都是有效率的,我们的合作医疗、老百姓看不起病等问题都能得到解决。”

  郑功成代表认为,现在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力度越来越大,这对促进国家的和谐发展非常有好处,但是转移支付中的专项转移支付与一般性转移支付易出问题。比如说“跑部前进”。“省里跑部前进,市里、县里跑部前进,甚至乡里也跑部前进。”郑功成代表说,我曾经听说有乡长跑到北京来找部委要项目。“这一方面加大了行政成本。这个乡长跑到北京来,要坐飞机、火车,要住宾馆,甚至还会滋生腐败。”

  今年财政报告中,明确提出完善预算管理制度,改进中央财政超收收入使用办法。从2008年起,年度执行中如有超收,除按法律、法规和财政体制规定增加有关支出,以及用于削减财政赤字、解决历史债务、特殊的一次性支出等必要支出外,原则上不再追加具体支出,都列入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转到以后年度经过预算安排使用,以利更好地保障重点支出需要,规范预算管理,增强预算约束力。

  “这意味着,超收收入全程将纳入人大的监管,这是一个进步。”郑功成评价说。

原文链接:http://zqb.cyol.com/content/2008-03/08/content_2094056.htm

(编辑:文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