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光明日报]纪宝成:高等教育,尚需越过“两座山”
2011-03-13 18:03:42
9,480 次浏览
来源:
编辑:人大新闻网

  

  教育连着民生,教育的话题总能牵动全社会的神经,在民意与思想荟萃的“两会”会场也不例外。

  自主招生正在进行,高考改革、人才选拔如何更加公平、高效?素质教育深入人心,教育改革、人才培养怎样成就创新、提升?一系列关乎百姓切身利益的问题摆在中国教育面前,也成为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代表长久的思索。

  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出,要“适应现代化建设需要,加强人才培养,努力造就规模宏大的高素质人才队伍”。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间隙,纪宝成代表欣然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畅谈他对于高考改革、创新人才培养等两会热点问题的观点。

  “高考改革,只在技术细节上做文章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记者:近年来,对于自主招生的讨论从未终止。“自主招生没有走出应试束缚”,“自主招生考试尚难体现真正的‘公平’而是优质生源争夺战、是‘掐尖’”,类似的质疑始终不断。高考是全社会最为关注的教育话题,作为招生体制改革的重要一步,您怎么看当下包括自主招生在内的高考改革?实际上,议论也罢,质疑也罢,所有的关注都深深寄托着人们对于科学、公平、和谐的人才选拔制度的期待,您对未来考试制度改革的趋势有何判断?

  纪宝成:高考改革涉及千家万户,是教育议题更是民生议题。对于这样一种招生制度改革的探索我持肯定态度。任何改革都是如此,首先应该了解改革的最终目标是什么,离开了这些目标,只是在具体的技术细节上作文章,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什么是高考改革的目标?我认为,第一要保障国家选拔优秀人才;其次要保障考生的合理权益;第三要保障高等学校的招生自主权,第四要注重素质教育。

  对于自主招生考试依然没有走出“应试教育”的说法,我也有不同意见。因为这个要看历史背景,以前是考生过线后按120%的比例投档,在5分的差距中,学校可以考虑学生分数的学科结构。后来改成计算机录取,完全从高分到低分录,彻底剥夺了高校招生自主权。这种做法不考虑任何因素,完全看高考分数,这两年又实行平行志愿,更加强化了分数,唯分数是举。这才是强化了应试教育,这才是不公平。

  现在的自主招生考试,是有利于实现高等学校招生自主权的一种积极探索,同时,也有利于弥补“一考定终身”的统一考试的不足,有利于引导高中阶段推行素质教育。自主招生至少在一部分学生中考两次,更合理,更能较好体现真实水平,学校录取时还综合考虑学生高中阶段的成绩,弥补一次高考的不足,有利于选拔出更加具有创新潜质的、全面发展的、学科特长突出的优秀学生。

  对于高考自主招生改革的未来趋势,我认为应该允许探索,鼓励探索,总结经验,逐步完善。达到《教育规划纲要》提出的“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要求。

  “优化结构、提升质量,高等教育需要越过两座山”

  记者:无论是高考改革还是大学制度改革,都是为了选拔和培养创新人才。而创新人才培养一直是我们的急迫需要,也是社会普遍关心的问题,培养创新人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纪宝成:对社会需求本身我们要有全面深刻的认识。社会需求有的表现为人才市场的需求,有的并不仅仅通过市场表现出来;有的是眼前的需求,容易看到,有的则是长远需求,一时不一定看得到。所以,绝不能以急功近利的眼光看待社会需求,因为社会需求总是多样的。

  总的来说,社会需求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经济社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另一方面是人民群众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而这两个需求,我认为有统一,有矛盾,这也是当前高等教育发展的难点之一。

  从经济社会发展对创新人才的需要来讲,目前主要不表现在数量上,而是结构和质量的问题。我们过去长期坚持精英教育,人才选拔模式、专业设置、培养目标,都是在精英教育的背景下设计出来的。而大众化高等教育,决不仅仅表现在数量上,还有结构和质量的要求。所以,现在的大众化只是在规模上达到了要求,结构方面没有很好地实现。

  经济社会发展需要高等教育大众化,但大众化并非要求我们培养多少研究型人才,其最大的结构性变化应该体现在大规模培养高等职业技术人才上。在这方面,目前的高等教育结构体系还没有从根本上及时调整。

  另一个大问题是规模和质量的关系问题。规模大了是发展,结构优化、质量提高、效益提高同样是发展,而且是更重要的发展,当前最重要的核心问题是优化结构和提高质量,优化结构是前提,提升质量是核心,这是当前高等教育发展最关键的两座山,如果上去了,效益也就提高了。

  “高等教育创新需要大手笔”

  记者:在上述背景下,您认为新一轮高等教育改革应从何突破?作为教育界的代表,您对未来五年高等教育发展的预期是什么?

  纪宝成:我认为当前最有效的改革之举是将高等教育明确区分为普通高等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两个体系,分别举行高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用精英教育模式下的人才选拔方法一刀切地要求所有人。中国的高等教育需要一种大手笔的创新,一种根本性的改革,我不相信会永远这样高考下去。

  教育走过“十一五”的辉煌,未来五年,我希望看到四个方面的进步。首先我希望看到,2012年实现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以后还要继续稳步增加;其次,希望基础教育均衡化基本实现;第三,希望高等教育投入占财政性教育总投入的四分之一,整个高等教育水平普遍提升,一流大学建设迈出坚实步伐,“十二五”成为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关键时期;第四,希望教育改革继续取得突破性进展。

  (本报记者 姚晓丹 丰 捷 )

  专家观点

  高等教育的核心任务是提高质量

  □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 朱高峰

  教育要走内涵式发展的道路。《教育规划纲要》明确提出高等教育的核心任务是提高质量。提高质量要坚持人人皆可成才的观念,面对广大学生,从知识、能力和品德三个方面全面提高学生的素质。

  提高教育质量必须深化评价体系改革,建立科学的人才评价体系,包括对教师和学生的评价。在高校,如果教师课上得很好,受到学生欢迎,但是没有发很多文章,就很难评上教授。而从小学、中学开始,对学生的评价总以高分为唯一标准,应该充分考虑其综合素质如思想道德状况、学习能力、交往合作能力等。另外还存在课程设置上的问题。科学和技术的发展需要大量人才,而高校中工科教育与理科教育模式趋同。高等教育的改革应根据不同的学科,理工农医、文法经史进行区别研究。(本报记者 姚晓丹采访整理)

  坚持优先发展教育确保4%经费增长

  □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 郭国庆

  目前,我国具有高等教育文化程度的人口已达8200万,实现了从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大国的转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得益于这些年来我国教育发展向各行各业培养和输送了一批批高素质的劳动者和各类优秀专门人才。要实现我国“十二五”规划目标,需要稳步提升全民受教育程度,不断提高全民族思想道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和健康素质;需要一大批高素质的劳动者、专业人才和拔尖创新人才奠定坚实的科技和人力资源基础。这些方面都需要依靠优先发展教育来进行,要坚持育人为本,大幅度增加教育投入,确保2012年实现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并保持稳定增长。

  原文链接:[光明日报]高等教育,尚需越过“两座山”——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代表谈高等教育改革

  (编辑:毛岩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