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大洋网]温铁军:“圈地运动”下很难真正保护耕地
2012-03-14 17:03:53
9,704 次浏览
来源:
编辑:人大新闻网

温铁军:著名三农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

三次“圈地运动”

记者:在中国现实下,你对耕地保护的前景有怎样的预测?

温铁军:改革三十年来,中国经历了三次大规模的“圈地运动”。在这样一个大趋势之下,不太可能真正做到耕地保护。

记者:三次“圈地运动”,各自的特征是什么?

温铁军:第一次“以地兴企”,第二次“以地生财”,第三次“以地套现”,都不是把耕地作为资源。具体来说,第一次“圈地运动”,是1980年代乡镇企业带头圈地,耕地资源转化成工商用地,只不过没有引起今天这么大的矛盾。第二次“圈地运动”,是1990年代地方政府的开发区热和房地产热导致的圈地,引起的矛盾很大。现在这次“圈地运动”,由地方政府和金融资本联合推动,引起的矛盾更大。

记者:现在我们正在经历的第三次“圈地运动”高峰,主要由哪些因素驱动?

温铁军:我分析,第三次“圈地运动”的根源,和一些金融因素有关,比如金融改革后金融权上归中央,地方没有金融权,只能圈地套现。

这也和中国加入全球化后的发展方式有关。1998年开始,中国以投资拉动增长,货币供应量大幅度增长。在世界范围内,只要金融资本异化于实体经济,金融资本都会直接跟地产资本结合。

中央政府下这么大决心,开始跟地产商斗法。斗到现在,任志强说,开发商是夜壶。什么意思?政府当时大规模增发货币,靠投资拉动经济,尿出来的那些增发货币,谁接着?地产商。很多人笑话任志强,但他这话有没有道理?世界范围内,一个国家过量增发的货币,不是被股市、地产,就是被期货这“三大夜壶”接着,有别的办法吗?

中国经济现在到底处于哪个阶段?金融资本阶段,还是实体经济阶段?客观上,中央政府已经进入金融资本阶段,地方还在实体经济阶段,地方中央打乱仗,打不清楚。

就地说地,问题主要是:第一,资本化。第二,谁在玩资本化?金融资本跟地产资本在玩。这两家如果没有节制,谈保护耕地资源,还是一个很游戏的说法。

记者:耕地纠纷不断,其问题实质是什么?

温铁军:不是耕地资源的问题,而是在耕地资源的资本化过程中,所有参与土地资本化经营的利益集团都要多占一块收益的问题。除非你挡住土地资源。

金融越自由,越难回归农业

记者:目前的中国经济,是否处于重大的战略转变阶段?

温铁军:是的,中国正处在从产业资本向金融资本惊险的一跃中。这惊险的一跃充满了风险,而且是双重风险。

第一重风险,是进入金融资本阶段,要靠强权维护虚拟的泡沫竞争。这种强权的竞争,不是我们想的一般市场主义的竞争。其竞争领域,向上追溯是五百年重商主义的海权历史,再往前数是古希腊罗马时代,那是两三千年的海权竞争。中国能不能从几千年陆权国家的历史,改到参与海权竞争?我看多数人思想没有准备。这当然是惊险的一跃。

记者:让中国在一跃时坠入万丈深渊的另一重风险是什么?

温铁军:实体产业风险。一旦进入金融资本阶段,人们追求流动性获利,如股市上连续可拆借实时交易等等。只要流动性加快就可获利,金融资本将异化于实体产业。

但当你惊险一跃跃进金融资本阶段的时候,原来的实体产业怎么办?实体产业在人口大国能带动就业,而你的实体产业基本处于微笑曲线的底端,都是低端,本来就连社会平均收益率都达不到,甚至不亏损就不错了。

据统计,中国实体产业链的平均产业利润率低于3%。而资金成本一般高于10%(包括官方利率7%-9%,以及所谓的交易成本)。在正常产业条件下,金融也要追求社会平均收益率。那么,农业有利润率吗,有社会平均收益率吗?农民拿得到社会平均收益率吗?你让金融扶持农业,怎么扶持?金融越是自由,越不会回归。

因此,在国家严控的条件下,金融资本不能异化于产业资本时,还或多或少能提供点儿金融服务;如果真的玩金融自由化,金融资本会彻底告别实体产业。

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反复讲“金融要服务于实体经济”,下死命令划指标:多少服务于农业,多少服务于服务业。你控制五大国有银行,还能控制得住,要是不控制呢?它早跟股票、期货、房地产市场玩去了。这儿不让我玩,我上香港玩,上海外玩,为什么非得在中国土地上玩这点儿半死不活的实体产业?

简言之,第二重风险,也就是置中国13亿多人、8亿劳动力这个国情不顾。

记者:这13亿多人中,有相当数量是农民。农民问题的制度症结是什么?

温铁军:农民问题是农民的权益问题,农民的权益问题主要是土地权益问题。土地所有权在村这一级,到现在为止,《土地管理法》颁布多少年了,给村级土地所有权发证确权的待遇了吗?没有,说明这个法律没有落实。向一个没有所有权证的所有权主体征地,当然可以胡作非为,随便乱来了。

记者:你怎么看待因征地而起的农村群体性事件?

温铁军:说白了,只要放手推动土地资源资本化,农民更愿意把耕地转换成资本,占有资本收益。因此,在大城市郊区和发达地区,农民借着地方政府推行开发区建设、征占土地而致富的现象很多,发生的矛盾,也是村内不同利益集团追求土地资本化收益的客观作用导致。乌坎事件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部分村内的利益集团对现有分配土地利益集团的斗争。

原文链接:[大洋网]温铁军:“圈地运动”下很难真正保护耕地

(编辑 杨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