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新华网]庄毓敏:谈金融体制改革
2013-03-18 15:03:16
15,943 次浏览
来源:新华网
编辑:人大新闻网

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健全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现代金融体系,提高银行、证券、保险等行业竞争力,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而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又在记者会上表态,继续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对通胀要高度警惕。对此,来自企业界和金融界的人大代表怎么看?

要给搞实体经济的更多信心

朱国平代表(江苏飞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现在有一种现象,银行的钱借给个人,个人再放高利贷。所以金融秩序不完善的话,表面看银行业风险抵御能力持续增强,资本充足率从2007年底的8.4%提升到去年底的13.3%,不良贷款率由6.1%下降到0.95%,但实际上,有比较大的风险。

民营企业支撑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现在不少贷款投给央企,真正投给中小企业的并不多。我注意到很多企业对实体经济信心不足,这从设备抵扣税上就能看出来,为什么,它去搞虚拟经济了。你借给我,我借给你,现在有的地方高利贷利率放到了60%。这是经济发展隐性的危机。这个问题不解决,经济难以持续健康发展。媒体上报道说,银行员工和放高利贷的一起“合作”,结果钱收不回来,本人和外面的人一起逃走,损失是国家的。这个是不是银行的表外业务呢,我认为这个问题没有暴露出来。

不借高利贷没有钱,借了钱生产企业只有5%的利润。像我们企业,1万多工人,要养活这么多人,买这么多原材料,交这么多税,很不容易。如果事实上打击了搞实体经营的,容忍了不择手段放高利贷的,我认为对整个发展是很不利的。所以报告鼓励发展实体经济,给企业家更多信心,我非常赞成。希望银行真正转变经营理念,把钱更多地投向急需资金的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更有效地投入到实体经济中。也希望切实加强金融监管,切实理顺实体经济融资的成本。

改变直接和间接融资的“不合理”

 庄毓敏代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

 毫无疑问,金融业应该服务于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是金融业发展的基础,这一点是必须坚持的。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世界各国都在反思这个问题,如何让金融回归实体经济。从中国情况看,没有金融的支持,也就没有实体经济的快速增长。这一点,是应当给予充分肯定的。但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也客观存在,确有一些从事实体经济的企业融资困难,从这一点讲,应该完善金融体系,包括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

中国企业的融资渠道相对狭窄,间接融资占比超过了80%,这样就导致了企业对银行体系的过度依赖,矛盾也就集中在银行和企业之间。从根本上解决融资难,需要改变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之间极大的不合理,进一步加快直接融资发展。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拓宽融资渠道,改革投融资体制,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给不同类型的企业打开直接融资渠道,包括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场外交易市场等等。这些步骤要加快落到实处。

从银行结构看,大银行比重过大,处于垄断地位,相对服务中小企业的程度就有所不足。解决这个问题,银行业要有一个大的改革,加快“客户结构下沉”,监管部门也要加强监管,引导银行将客户服务群引向中小企业,在防范风险的同时强调国有金融机构的责任,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

改革相对滞后,金融服务需跟上

于学军代表(江苏银监局局长):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完善促进实体经济的现代金融体系,而一些企业反映融资难,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从三个方面理解:第一,风险不是银行的偏好,银行最想把资金贷给可靠的、有效的实体经济,但银行不同于风险投资和财政资金,很多中小企业没有抵押、报表不全,再加上收入繁琐,最后贷不了,而国企贷款的背后实际上有政府的担保。第二,现在对银行的管制过严,条条框框过多,有的银行想贷也贷不了。第三,改革相对滞后,金融服务跟不上形势发展,影子银行等非正规金融客观存在,这方面要继续加大监管力度。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明确的目标,关键要实实在在地做,变成决策,加快落实,希望五年之后,我们提出的金融改革发展目标真正变成现实。这需要改革的锐气、改革的力度。

我最近还提出一个观点,中国的货币信用已经膨胀,必须警惕由此带来的金融风险和通胀强劲反弹。一年放贷超过10万亿元,最终要通过银行这个渠道得以体现,所以,现在银行忙着布点招人,背后是货币的力量。(陆 峰)

原文链接:[新华网]企业界金融界人大代表谈金融体系完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