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学术里有我热爱的东西、热爱的人
2013-04-21 09:04:05
21,627 次浏览
来源:学生记者 鲁鸣柳
编辑:人大新闻网


吴玉章_黄晨

黄晨,国际关系学院,2011级研究生,2011-2012学年吴玉章奖学金获得者。曾连续多次获得学习优秀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奖学金及文体优秀奖学金。热爱文体活动,曾带领学院团队获得中国人民大学甲级足球联赛亚军、中国人民大学“一二九”合唱比赛一等奖以及北京市合唱节金奖第一名。个人能力突出,曾获国际关系学院专业知识竞赛一等奖、国际关系学院专业英语竞赛一等奖、第三届全国大学生艺术展演声乐节目一等奖和优秀共青团干部、中国人民大学优秀毕业生、北京市优秀毕业生、北京奥运会先进个人、优秀志愿者等称号,五年内共获各项奖项约32次。社会实践丰富,曾担任武汉市江汉区区委办公室秘书助理、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贵宾楼提案组负责人、北京奥运会、残奥会观众服务运行助理等职务。

学分绩3.89,名列全院第一,连续三年获得学习优秀奖学金,多篇学术论文在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曾在全国政协、北京奥运会中担任志愿者……初次见面,人们总是被他耀眼的荣誉所吸引。但黄晨自己却认为,这些本科阶段的成绩仅是他学术道路的点缀,真正做学术的人,应当踏踏实实、从最基础做起,从最根本做起。

因为“知”之深,方才“行”得是

踏实、谦逊,这是黄晨一以贯之的学术态度。他始终认为,作为一名学术新人,自己能做的就是努力学好每一门课、读透每一本原典。他说,有一本书没有读透,就难以讨论学术问题;有一篇文章的思想没有弄明白,就会在研究中遇到重重困难。尽管在本科阶段就已经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了多篇专业的学术论文,但他认为这些科研成绩反而是他学术道路的阻碍。“如果自己对知识没有掌握好,就只能写出一些不成熟的学术垃圾。”黄晨这样认为,“我们要对学术负责,要对自己所写的东西负责。”这种思想,贯穿他的整个学习过程。

一堆书、二十本读书笔记和几百张卡片,是黄晨这几年的主要财富。从后现代理论到自由主义,从马克思主义到新制度经济学再到当代中国左右论战,他的笔记几乎涵盖了专业涉及的所有重要专题。尽管这些卷帙浩繁的思想史原著将会占去他本科和研究生阶段的大部分时间,但黄晨并不感到厌烦。“我这些年的主要任务应该就是积累基础知识,形成一个相互比较和批判的框架。”黄晨笑着说。

除了专业课的学习,黄晨还经常到其他学院、其他学校去“蹭课”,扩大自己的知识面。他认为,政治学是一门对知识储备要求极高的学科,哲学、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这都是他的“必修课”。去北大CCER辅修经济学双学位,到武大哲学院参加邓晓芒老师或者赵林老师的康德、黑格尔读书课,在武大外语培训中心学习法语,这些在常人看来很难同时完成的事他却一直坚持至今。黄晨说,一切都是出于对学术的热爱,只有把基础踏踏实实的打牢,研究才能有所进步。

“我从来没想过靠政治学去赚钱,我是觉得有些东西不能用金钱去衡量。我喜欢研究国家和社会,我觉得这对我个人有价值,对社会也能有价值。”这是他的坚持。

正是“行”之广,方才知得真

“如同经验先于理论,我的实践是我知识的来源,走出书斋,学生活动是我在大学的另一个课堂。”黄晨说。

对黄晨来说,学生活动是他了解世界的重要途径,也是他大学时代美好回忆的承载。带领同学夺得学院历史上仅有的两个“12·9合唱”一等奖,和队友一起奋斗获得国际关系学院“总统杯”足球赛冠军、中国人民大学甲级足球联赛亚军,代表人大辩坛参加校际辩论赛,这些活动丰富了他的大学生活,也让他收获了一段段真挚的友谊。

作为一名政治学专业的学生,社会实践对他而言更为重要。谈起自己的那些实习经历,黄晨陷入了回忆中。“在校外实践,有时更刺激,有时候也更困难。我本科在武汉城乡结合部的一个街道办实习,看见征地的文件,说是通过‘多方协商’完成的,我一直不清楚多方到底是哪几方,协商到底是不是协商。我觉得当时是农民跟我不说实话,官员跟我说的不是实话。后来,我抛开官员,扔掉我自以为很“标准化”的问卷,跟农民混熟,他们才说实话。”这段实习经历让他对政治学理论有了新的理解,也让他对自己的未来发展有了新的想法。“在研究生期间,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4×2’的实习计划,就是党委、政府、人大和政协四大家,在中央和基层都各实习一遍,一共是8个地方,帮助我近距离了解中国政治。”黄晨对自己的这些实践有着明确规划,“正是有了这些实践经历,我才知道要真正研究中国,有多少东西还需要我学习。”

未来: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抱着对学术的诚挚热爱,黄晨选择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当被问到选择这条道路的原因时,他笑着回答,学术不仅是为了追寻历史的真相、找到先贤学说的真谛,更是为了立足当下,为中国将来政治发展提供方向。在社会的转型阶段,中国政治面临着重重问题,这就更需要新一代学者的不断努力。“我此前6年主修的是政治哲学,博士期间我会做政治史,在历史中寻找哲学上冲突的答案,也为我今后的研究打下更全面的基础。我的导师跟我说:搞历史可能会坐冷板凳。但我愿意坐这个冷板凳,因为在这里有我热爱的东西、热爱的人,还有我的“4×2”实习计划等着我去完成。”

张载曾说,学术当“为天地立心,为生灵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们期待,黄晨能够在他的科研到路上走的更远,实现他的学术梦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