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征文
山村里的微笑,我的梦
2013-06-25 08:06:48
10,332 次浏览
来源:财政金融学院 费悠悠
编辑:人大新闻网

我的家乡在东北的一个小山村,虽然我不是在那里长大,但是每年都要跟父母回乡探亲。小山村袅袅的炊烟,广袤的田地,以及善良淳朴的乡亲们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二十年来,我目睹了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

四岁那年,第一次跟爸爸妈妈回老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车站下了火车,大伯和叔叔驾着一辆马车来接我们。上车后,小小的我对一切都很好奇,看到马脖子上用红绳挂着个铃铛,就说是“得金牌了”,看到马走路的样子,好像一直在踮着脚,就说是在“跳芭蕾舞”。一路上我逗得一家人合不拢嘴,可是我自己却很不安分。农村山路崎岖颠簸,我在城里娇生惯养,一路上被颠得浑身疼痛,小孩子忍耐力又有限,过了不久就开始哭闹,大伯母想尽办法哄我开心,都不管用,急得大人们直皱眉头。

上小学后,父母怕我路上遭罪,每次回老家都麻烦城里有轿车的朋友载我们去。苦恼的是,我从小便晕车,颠簸得越厉害,晕车越严重。每年一度的回乡之路就成了我的噩梦。进了小山村,要过几条冬季冰封的小河,还要穿过无数坑坑洼洼的山路,整个车都前后左右地摇晃。每到终点的时候,我都已经在车上不知吐了多少回,脸色惨白,神色萎靡,在妈妈的搀扶下下车。亲人们见到我这个样子,也都高兴不起来。那几年流行一句话,叫“要想富,先修路”,虽然年纪小,但我隐隐觉得,家乡的路不好,会阻碍多少人走进山村,又阻碍多少人走向城市。当时,我在全家人面前发誓,等我长大了,有钱了,我一定给家乡捐款,把小山村的路修好。

上了初中,又一次回老家,大伯开了一辆崭新的三轮车在长途客车的终点等我们。我高兴地问大伯:“您这是‘鸟枪换炮’了?”大伯笑着说:“粮食打得多,攒钱买了三轮子。现在天天在村里和县城之间拉客,能挣不少。”坐上了三轮车,我已经做好了一路颠簸的准备,奇怪的是,所经之处全都铺上了柏油马路,一路稳稳当当。我好奇地问大伯:“是谁把路修好了?”大伯说:“去年新来了一个乡长,到这儿就把咱乡的路都修好啦。”我撅起了嘴巴,很不高兴地说:“怎么抢了我的活呢?不是说我长大了来修路的吗?”“等你来修路啊?丫头啊,那不把咱都急死啦?”全车人被逗得哈哈大笑。

进入新千年,亲戚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小学的时候,堂妹买不起新衣服,穿的都是我穿旧了的衣服,后来,婶婶说不用再往乡下捎衣服了。过年见到堂妹,穿着一身崭新的运动服,特别精神。全家人一起吃了顿热气腾腾的年夜饭,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大人们努力赚钱,几个孩子念书都不错,爷爷奶奶看着一家子团团圆圆的,高兴得合不拢嘴。

初二那年,爷爷患上了脑血栓,住进了城里的医院。十几天后,医生说爷爷病情基本稳定了,但情绪一直不好,奶奶偷偷跟我们说,爷爷是心里头盘算着医药费,觉得花的钱太多了,所以着急上火。这也难怪,爷爷年轻时过惯了苦日子,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连块豆腐都舍不得买,如果知道医药费花了多少,肯定特别心疼。我们安慰爷爷:“咱现在日子都过得好了,好好治病,别胡思乱想,咱治得起!”奶奶跟我们说,得亏这些年儿女们都过得不错,村里头有个老邻居也是这个病,但是家里没钱,农村又没什么医疗保险,所以不得不到处举债。

2005年春节,我们回家的时候,爷爷特别开心,由于生病的缘故,爷爷已经不能开口说话,拉着我的手一直盯着我看,咧着嘴那个笑啊。但过完年刚回家不久,乡下传来噩耗,爷爷去世了。那阵子,全家人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尤其是奶奶。后来,奶奶住在了大伯家,大伯为奶奶专门买了浴缸,买了电暖气,给奶奶的屋子布置得舒舒服服的。大伯母在家里时常陪奶奶聊天。几年间,堂兄堂姐都成了家,有了下一代,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我和堂妹先后考上了大学。渐渐地,奶奶脸上往日的笑容又回来了,一家人四世同堂,其乐融融。

2010年春节,已经在北京读大学的我又回到了小山村,这一次不只是探亲,还要做实地调研。我报名参加了学校的“创新杯”论文大赛,当时恰逢“家电下乡”政策在家乡推广,我想了解一下政策的实施效果,顺便看看乡亲们的家电消费情况。我的第一个采访对象就是叔叔。叔叔说,他们在县城住进了楼房后,就买了一台“家电下乡”的冰箱,政府补贴了13%,那台冰箱退还了300多元的现款,只不过补贴的程序有点麻烦,要到乡财政所去申请,申请后等待的时间也有点长。趁着过年串门的机会,我和乡亲们相谈甚欢。乡亲们喜气洋洋,大都对当前的生后很满意,也很支持我的调研项目,鼓励我多关注家乡的发展。通过访谈,我了解到,像电视、冰箱、洗衣机等基本的家电,基本上每家每户都不缺,很多家庭希望能添置电磁炉、电脑和手机等。但是由于山村四面环山,网络信号和手机信号不好,给这些电器的使用带来不便。回到学校后,我认真地整理了数据,并撰写了《影响“家电下乡”消费需求的因素及相关对策分析》一文,很幸运地获得了那一届“创新杯”的特等奖。获奖固然高兴,但更令我高兴的是小山村的变化。当然,对于政策存在的问题和可以完善的方面,我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并和在乡政府工作的一位叔叔进行了深入交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中国梦”,我的梦想就是家乡的亲人们越来越好,全国每一个小山村中的人们都越来越好。二十年来,据我所见,农村的物质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但是距离城市还有较大的差距,况且,社会保障制度、精神文明建设等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不提高农民的幸福指数,全国人民的整体幸福指数就难以提高;不改变农村落后的现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就永远难以实现。我真心地希望,自己能早日为家乡的发展出一份力,也真心地希望,每次回到小山村,都能看到亲人们脸上的微笑更甜、更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