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学术
人大社举办“人文咖啡馆”系列活动之《心的岁月》新书发布会
2013-07-10 15:07:04
4,921 次浏览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编辑:天武

7月6日,20世纪最重要德语诗人保罗•策兰与英格褒•巴赫曼的书信集《心的岁月》新书发布会在字里行间书店举行。活动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主办,邀请该书译者之一、诗人王家新,与德国著名汉学家、诗人顾彬,中国诗人多多、蓝蓝,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德国文学专家、德国诗歌译者贺骥,戏剧导演曹克非等共同座谈。

11

策兰是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广泛、重要影响的德语犹太诗人,巴赫曼作为奥地利著名诗人、作家,也是当代德语文学界关注的焦点。策兰和巴赫曼,一个是犹太人、大屠杀的幸存者,一个是奥地利人、纳粹的女儿,1948年5月在维也纳的相识,开启了他们各自“存在与死亡”的深刻相关。他们的爱情被认为是“1945年后的文学史上最富有戏剧性的章节”,他们的对话则渗透着他们对历史的记忆与反省,集中了欧洲知识分子最关注的问题,两人的书信面世对于研究者和读者来说,弥足珍贵。

按照出版惯例推算,策兰与巴赫曼的书信集到2023年方能出版,在征得双方亲属许可后,使其于2008年8月在德国得以提前出版,书名《心的岁月》。此次中文版系首次引进,由诗人王家新和翻译家芮虎翻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ÐĵÄËêÔ ²ßÀ¼£¬°ÍºÕÂüÊéÐż¯2

诗人王家新在1991年秋冬读到策兰,“被他的诗和命运吸引住”,开始投入精力将策兰翻译成中文,在他看来,“我必须去译,才能切身进入到策兰的语言的血肉之中”,并将翻译策兰持续到现在。王家新表示,德文版书信集的出版让他感到一种“来自血液里的呼唤”,在和芮虎决定翻译这部通信集后,两人专程访问马尔巴赫的德国现代文学档案馆去看策兰、巴赫曼的手稿等遗物,并寻访书信中提到的教堂、老街。

王家新坦言,这部通信集的翻译难度很大,翻译的过程甚至有点类似“心脏搭桥手术”,因为这部通信集不仅涉及到通信人之间的私密“语境”,还是与政治、历史、文化背景和人际关系有着广泛、复杂关联和相互指涉关系的档案,如果翻译达不到相应的精确,就会丢失很重要的东西。包括两位诗人通信时的语感、语调、语气,还有他们的独特句法、用词和表达方式,都必须通过翻译传达出来。虽然在此过程中经受了许多“折磨”和挑战,但王家新认为,他们收获了更多的心灵冲击,并将翻译的过程“作为一种致敬”——向那些痛苦的、光辉的灵魂致敬。

嘉宾顾彬、蓝蓝、曹克非与来自人民大学的青年诗人在现场用中德双语朗诵了巴赫曼给策兰的三封书信,以及策兰给巴赫曼的三首诗——《在埃及》、《花冠》和《科隆,王宫街》。而活动的主题“我们互爱如罂粟和记忆”正是出自《花冠》一诗,巴赫曼对于这首诗的回应也在活动现场朗读。

在介绍这部书信集的翻译细节和朗读之余,嘉宾们还从不同角度谈论策兰、巴赫曼的生活和创作,谈论这两位伟大诗人在战后德国的影响及其对中国当代诗歌的意义。

汉学家、诗人顾彬在柏林住过一段时间,母亲是维也纳人,他认为自己能够了解巴赫曼当时看待西德的视角。他认为,对于巴赫曼来说,写作是一种治疗方式,也是一种死亡方式,是一种最后的真理。顾彬还谈到“记忆”对于策兰的重要性,并延伸到对中国当代文学的看法:“为什么中国当代文学如果不谈诗人的话是有问题的,因为中国很多当代作家都没有回忆,但是中国当代诗人有回忆。”

诗人多多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读到巴赫曼和策兰,非常欣赏巴赫曼的雄健文笔,并侧重谈了自己对策兰诗歌的阅读。多多说,读策兰最大的体会是“每一次读都像是第一次读”,并用“读到”和“照亮”这样两个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其中“读到”是指必须要自己去读、去共鸣才能领会,才能到达读者自己的“陌生处”;“照亮”是阅读策兰的诗歌过程中,得到却无法言说的东西。

社科院的德国诗歌专家贺骥通过巴赫曼两本诗集的标题诗为例,详细分析了巴赫曼诗歌的隐喻。德国评论界很多人认为巴赫曼的诗歌是摆脱了意识形态和倾向性、与现实无关的“纯诗”,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贺骥说,巴赫曼非常善于运用隐喻和象征,她的诗歌语言具有强烈的表现力和音乐性,非常有力量,且介于显白和隐晦之间,呈现出一种朦胧美。他将巴赫曼的诗称作“介入现实的隐晦诗”。

诗人蓝蓝分享了对于诗人来说,诗歌和信件分别意味着什么。她说,诗人最隐秘的精神活动,其实都赤裸裸地呈现在诗歌当中,但读懂需要有一个“前往”的过程。信件则提供了台后的细节,这些细节有助于帮助我们理解诗人,例如策兰的痛苦和纠结,策兰的妻子吉尔赛如何看待巴赫曼与策兰之间的情感,巴赫曼与吉尔赛如何理解另外一个同样爱着策兰的女人,等等。《心的岁月》都能够作为一把钥匙帮我们去打开这些秘密。

诗歌的翻译不仅要把现有的东西表达出来,还要创造一种全新的存在。“策兰就是一个无底洞,完全把我吸进去”,王家新说,自己翻译策兰最根本是出自“爱”,从最开始翻译策兰,完全是为自己,甚至没有想过发表和出版。《心的岁月》收录了两位诗人自1948年至1967年整整20年间的196封(件)书信、电报、明信片及作品赠言。还另外收入了策兰与巴赫曼的男友弗里希的16封相互通信、巴赫曼与策兰妻子吉赛尔的25封相互通信。这本书信集里面有大量关于两位诗人的大量细节和珍贵材料,也希望中译本能够铺路搭桥,帮助读者“到达”和“照亮”。

“人文咖啡馆”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系列活动品牌,以系列主题文化沙龙的形式,传递出版社学术和人文专著的内容价值。我们会持续给读者带来更多自由思想的交流碰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