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江莎娜:享受毛笔在纸上的舞蹈
2013-09-13 14:09:05
8,539 次浏览
来源:文/校报 阴志璟 学生记者 王子妹一 图/图片与视频中心 艺术学院
编辑:浩爽

身着一袭黑色连衣裙,安静地站在桌边将一张宣纸折叠好,她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拿起毛笔,在纸上留下了浓厚的第一笔墨迹。她的目光紧锁于桌上的这一方天地,似乎淡忘了外面的世界。当最后一笔完成,“厚德载物”四个稳重的楷体字现于纸上,此时,江莎娜才抬起头来,对身边的人们致意。

1

“这四个字写得不错。”江莎娜的指导老师、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郑晓华教授站在她身边肯定说。江莎娜又微微低下头去,她笑了:“和其他同学相比还有差距,我还要继续练习。”

如果不是看到江莎娜垂在肩上的金发和白皙的皮肤,在场的人恐怕都会认为她是艺术学院一名普通的在校学生。

在日前举办的首届“华文杯”青少年国际书法大赛中,来自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留学生江莎娜成为唯一获得一等奖的外国参赛者。与获奖相比,江莎娜更珍视书法带给她的那份悠然惬意,“我享受书法作品中白纸与黑墨的平衡,享受毛笔在纸上的舞蹈。”

在人大,“我对书法更有感情了”

江莎娜在赫尔辛基大学学习东亚学。五年前,因为专业需要,她开始学习中文。也正是那个时候,她在孔子学院教师的引导下第一次接触到中国书法,这门别具魅力的中国艺术一下子引发了她浓厚的兴趣。

2011年,江莎娜得知中国人民大学暑期举办的国际小学期开设有专门面向外国学生的国际书法班,出于对中国书法的好奇与好感,她第一次来到了中国这个遥远的国度,走进了中国人民大学校园。

在国际书法班,江莎娜第一次见到了郑晓华教授。

参加国际书法班的大部分外国学生基本没有中文基础,更不用说毛笔书写经验,但是他们都有着对中国文化和书法艺术单纯的喜爱。针对这种情况,郑晓华教授没有沿袭国内传统书法教学“从碑帖临摹入手”的模式,而把教学起点设定在早期的“图画字”临写,通过说文释义,以先民造字故事和早期汉字图形形式美作为跨文化教学的桥梁。

郑晓华教授为此专门编写了汉英对照书法教材《中国书法入门》,多选用具有美好寓意的汉字,并提供了从大篆到楷书六种字体的字形和笔顺,学生可以自由选择练习。为了配合教学,使外国学生更直观、立体地了解中国文化和艺术,郑晓华教授还组织他们参观琉璃厂、一得阁墨汁厂,了解文房四宝的丰富样式和生产工艺。“课程结束以后,老师和我们一起去了山东曲阜、泰山采风,感受那边的书法氛围。”江莎娜回忆说。

对于越来越喜爱书法的江莎娜来说,国际小学期为期一个月的学习时间太过短暂。她带着不舍回到芬兰,同时也在找寻方法继续自己和书法的这段缘分。机会很快就到来了,赫尔辛基大学与中国人民大学有交换留学生的项目,2012年,江莎娜正式以交换学生的身份第二次来到人民大学文学院学习,成为汉语高级研修班的学生。随后,她找到了郑晓华教授,开始在他的指导下系统地学习书法。

通过这一年的学习,江莎娜的书法水平大幅提高。从前学习汉语时不得不死记硬背的方块字,渐渐变成了她眼中可爱的朋友。“一个汉字里面能够包含很多历史、故事,我喜欢这些故事,也喜欢汉字优美的结构。”江莎娜说,“我对书法更有感情了。”

“书法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江莎娜偏爱楷书,尤其喜爱颜真卿的书体,平时总会用大量时间临习《多宝塔碑》、《勤礼碑》等名作,成为艺术楼书法教室的常客。

“莎娜经常和中国同学一起练习书法。”艺术学院艺术学系研究生刘顶印说,练习书法的过程中,即使是中国学生也会有感到枯燥的时候,但是却从未听到过江莎娜的抱怨,“她经常在她最喜欢的座位上一坐就是一上午,专注练习,很少说话,她认真的态度有时令我们本专业的中国学生都倍感压力。”

江莎娜以行动表达自己对书法的热爱,也慢慢为自己赢得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中国朋友。今年暑假前,江莎娜的同学看到了“华文杯”青少年国际书法大赛的征稿启事,立刻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了她。

此前,江莎娜的作品已在大大小小的场合登场展示,但从未有过参赛经验。考虑到江莎娜练习书法的程度与特点,郑晓华教授为她选择了欧阳修的《试笔诗》,用颜体集字作为她练习的模板。“在准备作品期间,我和同学们天天在一起临摹,一起讨论,每天都写到晚上八、九点,同学们经常鼓励我并给我提出宝贵意见,对我的帮助很大。”经过反复临写,六尺整纸作品最终顺利完成,一举夺魁。

22

首届“华文杯”青少年国际书法大赛共征集到数万件全国各地青少年创作的书法作品,同时还有近20个国家超过2000位国际参赛者的作品。大赛获奖作品开展当天,江莎娜前往参观,看到其它获得一等奖的作品时,她颇有感慨。“获奖者的年龄都很小,但是都写得非常好。看到他们的作品,我深知自己的书法知识还不够,而且书写的水平也不高。”作为获奖者代表在颁奖典礼上发言时,江莎娜表示自己有些紧张,但同时又是喜悦的,“这次比赛对我的鼓励很大,我很高兴有人喜欢我的作品,并且理解我对书法的感情。”

江莎娜为自己在芬兰的家设计了一个特别的书房,房间内文房四宝一应俱全,萦绕着淡淡的墨香,俨然是一个中国文人的习字之室。她为精心布置的书房拍了一张照片,保存在手机中,展示给每一个朋友看。“我的芬兰朋友们见到了,都很好奇。”她略带得意地说。

八月底,江莎娜又回到了芬兰,继续在赫尔辛基大学学习,但是中国、汉字与书法已经成为了她心中的珍宝。“我花了很多时间学习书法,结识了这个领域的很多朋友,我在中国留学最珍贵的记忆都和书法有关。”虽然现在还没有毕业,工作也尚未确定,但她希望可以考回中国人民大学,在研究生阶段继续攻读书法专业,以后从事和书法国际传播相关的工作。

“经过几年的书法学习,我和中国文化的感情越来越深,书法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江莎娜温柔地注视着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微笑着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