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学生
【光阴人大】愿古典智慧伴随你一生:遇见古典班
2013-11-04 15:11:18
34,058 次浏览
来源:新闻中心
编辑:天武

在这方精致的人大校园,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都在发生新鲜的故事,有人在一勺池畔轻声诵读,有人在谨勤路上匆匆穿行,有人刚刚结束通宵的奋笔疾书站立窗前眺望远方,有人站上讲台翻开书本谈论古今天下,有人围坐一圈热烈讨论话题……这些风景一直在我们身边,年复一年,镶刻在人大地图里。

有很多人,值得歌颂;有很多故事,值得分享。智库建言、协创平台、百村调研、同辈关怀、法律援助、公共服务……每个故事都有人来了又走,都充满自信、惊喜和欣慰,也流淌着不安、失落和泪水。

本学期人大新闻网推出《光阴人大》系列稿件,讲述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希望通过他们的心路和足迹,分享人大精神、凝聚人大力量,珍惜这一段难忘的光阴故事。

第6期为您推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古典学实验班的故事。

古典班2

“遇见古典班,我始终感谢命运。能有三年安心读书的时间真的非常幸福。”翻开第一届古典学实验班的毕业纪念册,从最初的憧憬到最后的眷恋,古典班始终给人一种平和、内敛,而非实用、功利的感觉,单纯的经典学习带给他们良好的教养和笃厚的学识,带给他们通透的生命立场与态度,并且永远具有当下意义。

“Classics”来自于拉丁文classicus,意为“最高贵的、最优越的”。这个词现译为“古典学”,是西方大学最古老的学科建制,主要研究古希腊和古罗马作家的作品。而它的兴起、发展和繁荣几乎见证了整个西方文明史。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古典学实验班创建于2010年秋,是创新培育项目,也是全国第一个以“古典学”为培养模式的本科教学班,如今已走过三载春秋。古典学实验班以研究中西文明传世经典为志业,不受现代学术分科的规约,更不受现代商业精神和实用主义的支配,培养“兼通中西之学,于古今沿革,中外得失,皆了然于胸中”的新时代文科拔尖人才。

12

以“抵制现时代”的方式“作用于现时代”

刘小枫教授,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拯救与逍遥》赢得广泛的学术声誉,九十年代负笈瑞士,荣膺巴塞尔大学神学博士,是古希腊哲学、先秦及两汉思想、古希腊语文学、德国近现代思想、宗教-政治哲学等领域的专家。他主持的古典学术集成“经典与解释”丛书和CSSCI中文来源集刊《经典与解释》,现已出品两百余种,蜚声海内外。

刘小枫教授同时也是古典学实验班的教学督导,参与日常教学。他在谈到自己的教育观时说,如今大学的大众化、商业化、实用技术化已不可避免,古典班的建制创新意味着在现有的大学制度和大学发展的状况之下,只有通过实现大学的分化,才能保住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古典班的设置也给那些不是为了获得最佳就业机会而上大学的人提供了一方读书的地盘。

精英教育从本科开始。古典学实验班从中国人民大学所有全日制本科一、二年级各专业学生中招收,全凭兴趣自愿报名,学制三年,每届以10-15名学生为限,最少的一届只有6个人。

15

不同于“西方古典学”的概念,人民大学的古典学实验班是要发展有中国特色的中西合璧的古典学,打破文学、史学、哲学、法学的现代式学科分割,融通各人文学科资源,以古代汉语、古希腊语、古典拉丁语为专业基础课;以中国经、史、子、集部经典以及古希腊-罗马史诗、诗歌、史书、戏剧、哲学、犹太-基督教历代经典和西方近代文学、哲学、政治学、神学、史学、法学经典为专业必修课;以古典音乐、书法和美术等为专业选修课。柏拉图作品研读、《圣经》解读、尼采研读、西方乐理基础、《黄帝内经》研读等课程都深受学生们的喜爱。

在当今突显的实用主义、技术主义倾向下,古典学实验班不是全盘否弃文科的现代取向,而是以古典教育来与之达成平衡,葆养大学教育的教养品质,以期起到“不合时宜的伟大作用”,以“抵制现时代”的方式“作用于现时代”,从而裨益未来的时代。

钢琴、美酒都是我们的课堂

古典乐理课,每周一节,晚上七点半人文楼琴房,刘小枫授课。

大家围坐在圆桌旁,琴房灯光幽暗,每次刘老师都拿着一个放大镜看琴谱,讲解后再让学生弹钢琴示范。五线谱最早发源于古希腊,这些跳跃的蝌蚪文,与幽暗的灯光、放大镜、钢琴曲、圆桌等等这些因素一起,营造出一种极奇妙的氛围。课上,刘老师时不时会露两手,有时候他那深邃的双眼会在昏暗的灯光下发出丝丝亮光。记得有一次他突然说,“爱过没有?”

14

古典班的学生每周都有机会与钢琴独处。有一次,陆炎和蒋歆微约定一起练琴。他们一个人在高音部弹图雷克释谱的巴赫,一个在低音部弹贝多芬的月光和悲怆,琴房中便奇妙地交织着两大音乐家的曲子,仿佛天籁的殿堂。陆炎说:“贝多芬爬上来,巴赫便得乖乖让位,这是不成文的规矩。”

民主与爱欲——柏拉图的《会饮》,这是古典学实验班进入柏拉图对话录的第一站。会饮是古希腊人宴后的酒会,于汉杰同学还曾经在课上边喝酒边阐述自己的想法,在“酒神”的帮助下,体验了一回“爱欲”、“节制”、“民主”和“哲思”的融合。

还有《王制》、《阿卡奈人》、《论法的精神》、《国富论》、《史记》……在古典学实验班的学习是一种“打磨”,尤其对艰深的古希腊语、拉丁语原著的阅读更是一种在心性和能力上的打磨。沉下心来,这需要一种严谨的治学的态度,不是戏耍,不是玩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就要对自己所学的知识负责。

13

苏格拉底曾说过:“一个未经审察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生活。”“在古典的熏陶浸润下,我每天都在审察自己,追求值得过的生活。”2013级古典学研究生董晓博说。“在躁动的时代,安静的生活是易受到诋毁的。静之始柔,静之极则刚—古典,正是以如此的刚柔相济,给予我灵魂的安静,且无畏诋毁。”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依旧会选择这么走

这段古代经典中清纯的闲暇岁月是难忘的。第一届古典班的蒋歆薇说:“通过阅读这些古典作品、通过追随这些伟大心灵的思考,我得以从琐碎、平庸、了无生气而又令人窒息的‘小’情绪‘小’视野中解放,得以感受‘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大’气象。”对于古典班,从憧憬、期待再到回味、感激,古典班的学生们将他们的爱永远留在这里。

2012年,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向教育部申报了古典学的自设学位,并成功获批。

2013年,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迎来了第一批古典学硕士。第四届本科班同时开学。

2014年,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将正式以古典学为专业,开始博士招生。届时,古典学实验班将形成本硕博一体的培养体系,而这在国内高校将是绝无仅有的。

11(2)

正在古典班浸润于经典的学生们惬意而快乐,古典班的毕业生们也在做着他们喜欢的事。苑文轩现已赴美国圣母大学读书。陆炎和蒋歆微合作的成果《狄开俄波利斯的心与心智》与老师们的文章一起发表在《古典研究》2012年秋季卷中。还有踏上工作岗位的马玉峰、高旭天、于国煌、熊子寒……也都在新闻、教育、地产等多个领域延续着古典班带给他们的激情与梦想。

古典学实验班并不为了给学生提供职前准备而存在,但它培育出的笃定、阳光、敦厚的心境将永远伴随着每一届学生,带他们到更高、更远的地方。

“不患妨功,惟患夺志;但问耕耘,不问收获。”李致远老师说,这就是古典班。

“愿古典智慧伴随你一生。”刘小枫老师说,这就是古典班。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依旧会选择这么走。”这就是古典班。

16

《光阴人大》专题第6期团队

总策划:郑水泉

策    划:高燕燕

编    辑:谢天武  孙浩爽  阴志璟

美    工:金   妍

文    章:学生记者 石昭慧

图    片:古典学实验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