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京华时报]郑功成、周淑真解读“权力清单制度”
2014-03-07 09:03:17
9,876 次浏览
来源:京华时报
编辑:人大新闻网

改革是今年政府工作的首要任务。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深入推进行政体制改革。进一步简政放权,这是政府的自我革命。今年要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要建立权力清单制度,一律向社会公开。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政府自身改革如果不能有效推进,其他改革也就难以顺利进行。

□专家解读

报告

{深入推进行政体制改革。进一步简政放权,这是政府的自我革命。今年要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深化投资审批制度改革,取消或简化前置性审批,充分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推进投资创业便利化。确需设置的行政审批事项,要建立权力清单制度,一律向社会公开。清单之外的,一律不得实施审批。全面清理非行政审批事项。在全国实施工商登记制度改革,落实认缴登记制,由先证后照改为先照后证,由企业年检制度改为年报公示制度,让市场主体不断迸发新的活力。}

利于更好把权力关进笼子

行政体制改革为什么放在了各项改革的第一位?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政府改革放在第一位是正确的,因为经济改革、文化改革、社会改革等每一项改革都和行政体制改革有关系,如果政府自身改革不能有效推进,那么其他改革也就难以顺利进行。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周淑真表示,不管是对行政的审批,还是强调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指的都是行政的权力,而现在政府有很多的问题都出现在行政执法方面,比如窗口单位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等,“所以这次报告提出,做好政府工作必须要加强政府自身的改革建设,是非常到位的。”

她表示,报告还提出建立权力清单,这就有利于更好地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在整个改革中,政府改革很重要;在政府改革中转变政府职能是核心。”汪玉凯说,去年,李克强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过,当时国务院共有17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五年任期内要精简1/3,实际上去年已经精简了400多项,今年报告提出再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显示了政府改革的决心和魄力。

他表示,行政审批主要是在四个领域:投资方面的审批,生产经营活动的审批,过多的检验、检测、认证、许可以及一些行政事业性收费,“通过这四个方面的减性放权,明显给社会释放活力,市场释放活力奠定了比较好的条件。”

盘古智库城镇化首席研究员易鹏表示,报告还提出建立权力清单,这是政府工作报告第一次提出,表明了政府改革的决心和具体路径。

政府自身或成为改革阻力

汪玉凯介绍,李克强总理提到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背水一战的气概”来开展改革,这也说明整个改革面临着很大的阻力。

“阻力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既得利益,一是政府本身。”汪玉凯表示,既得利益已经成为改革最大的风险和阻力,而政府自身对改革的阻力可能是政府的惯性,也可能是传统的思维定式。

他解释说,来自政府的阻力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传统的观念和价值,比如管得过多过死、政府部门很强势;二是审批改革,行政审批事项太多,而部门审批越多,部门权力越大,拿掉这些审核许可等于“割肉”;三是部门利益,政府工作难度最大的就是协调,而协调不好很大原因就是部门利益在作祟。

汪玉凯说,尽管未来七年的改革,还是以经济改革为前沿、为重点,但在很多问题上,障碍不在于经济层面,还在于行政,“如果不改变700多万公务员的观念,不下大决心改革行政审批,不改变政府的部门利益,政府自身则有可能成为这次改革的阻力。”

可助力市场主体迸发活力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国务院研究室向东司长认为,过去中国获得了30多年的巨大发展成功,就是依靠的改革,未来我国要破解发展中的难题,还得依靠改革,要向深化改革要动力。

他介绍,报告提出,改革是今年工作的首要任务,但要区别情况分类推进。向东称,今年是一个改革之年,对已经成熟的改革,有方案的改革要抓紧推进;还需要试点的改革,要抓紧试点;对于还没形成共识,没有拿出方案的改革,要抓紧拿出方案。总的来说,要抓住这些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举措,推动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来释放更多改革红利。

向东表示,推开工商行政管理体制等改革,就是要让市场主体的活力不断迸发。

□会场传真

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

管制型政府要变服务型

郑功成做客人民网时介绍,截止到去年,国务院已经取消、下放审批权限的事项达到400多项,今年还准备取消200多项,要求各部委开权力清单,这实际上是自己革自己的命,自己限制自己的权力。

“从去年的改革来看,把政府的行政体制改革、简政放权摆在首位是巨大成就,只有政府改革的推进,才能进一步推动其他领域的改革。”郑功成说,从这个方面来讲,对政府去年在行政体制改革方面的成就,应该给予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评价。

他表示,政府要求各部委公布权力清单,对这个部门来讲没有在权力清单的,就不涉及到权力范围,这也是一种权力限制。同时,重大的改革决策一定要于法有据,立法机关也会对行政机关的权力进行相应的约束和制衡,这是新一届政府出现的一个新的现象。

“我春节到一个地方去,听到工商局的同志讲,工商局的权力和过去大不一样了,主要是对企业的工商登记,从过去的实缴制变为认缴制,过去你要对企业进行年检,现在基本上是备案,意味着你不是一种权力。”郑功成说,对权力的限制,对权力的削减,实际上对政府职能的转换是一个强有力的推动,“管制型政府要转向一个服务型政府,只有这样,才能够进一步激发市场的活力,发挥社会的活力。”

原文链接:[京华时报]权力清单一律向社会公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