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新华日报]庄毓敏谈建立混合所有制经济
2014-03-13 11:03:42
13,409 次浏览
来源:新华日报
编辑:人大新闻网

议论风生

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说,要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建立健全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法人治理结构。这意味着,民资“白富美”和国资“高大上”将有越来越多的“联姻”机会。这一发展空间刺激着民营企业家的神经。

“把国有资本、集体资本和非公有资本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作为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为国企改革和民企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和强大的市场改革动力。”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梦兰集团董事长钱月宝认为,应制定更加灵活的政策,鼓励混合所有制企业积极参与国家重大发展战略。

目前,国家对混合所有制的发展还处在探索阶段,政策上下放了,但具体实践中还存在许多“玻璃门”现象。钱月宝呼吁,进一步消除混合所有制发展所面临的种种制度和体制障碍。比如,在未来我国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国有资本低于50%的企业,是否可以不按国企模式管理?这类企业如何与一般的国企、民企分开,制定更加灵活的政策?她建议国家出台激励政策,为民企融入混合所有制发展创造更加宽松的政策环境。

“别拿我们民营企业当点缀。”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副主席袁亚非直言。政府曾拉着他和一家国有企业共同出资成立了一家期货公司,国有资本占股超过50%,是第一大股东。按照国有企业体制,公司决策、项目等都须向上级公司、国资委等部门汇报,经领导批准后才得以执行。袁亚非说,公私混合的目的本就是让市场起作用、并且起决定性作用,现在投了那么多钱,但缺乏现代企业制度,“我天天祈祷着领导派个好干部来,要不我的钱跟着你干什么用?不能拿我们当道具摆着。”

“市场经济发展的大方向,毫无疑问一定是民营经济成为主体。目前,建立混合所有制是一个过渡性手段。”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庄毓敏说,如何打开“玻璃门”?总理在政府报告中已经提出,可引民营资本进入原有的垄断行业,比如金融、电信、能源等。下一步,政府要考虑准入门槛怎么设立,民营企业家的权利和义务如何界定,资本金的最高限是多少,民营资本是参股还是允许控股等。这些问题不仅涉及具体的公司治理,还要考虑不同的行业区分。“玻璃门”的打开需要循序渐进,因为目前监管和法律还不到位,政府职能也需调整。

国家如何放权又不失控?庄毓敏说,中央政府应当加强顶层设计,确定哪些行业可以由民营资本控股,哪些行业由国家控股,比如一些战略性领域,由国家控股可确保安全性。钱月宝则建议,探索“金股”等制度创新,保障国家对一些重要混合所有制企业特定方面的控制力。所谓“金股”,其专业名称为战略资产,在国家战略性资产公司中,国家不必仅靠出资比例来控制企业,股权无论多少都具有“金股”作用,可以监测和否定企业损害、不利于国家整体利益和战略的发展方向,同时减少对企业的具体干预,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率。

中天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才平担心,混合所有制容易成为利益输送的渠道和腐败滋生的土壤,因此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必须公开、透明,加强监管,接受监督。他说,应当消除中小民间资本对混合所有制经济的顾虑,引导构建共赢体系。引入“负面清单”管理,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国有企业和相关领域,避免其进入产能过剩行业,造成重复投资。同时,促进民间资本进入金融等竞争性行业领域,充分发挥民营经济的活力,提升相关行业的竞争力和服务水平。

“信息公开越充分,腐败的可能性就越小。”庄毓敏说,引入民营资本的准入门槛、相关法律规定一定要公开,引进过程也要信息公开,比如引入价格、如何引进等,接受全面监督。

原文链接:[新华日报]“白富美”如何联姻“高大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