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光明日报]方汉奇:“好记者不是一锤子打出来的”
2014-04-10 11:04:31
3,417 次浏览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人大新闻网

1

编者按

近日,有媒体作了一项调查,在当今外表光鲜、实则艰难的职业中,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记者、医生和律师。曾经被称为“无冕之王”的记者是社会变迁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而如今这个职业开始面临新的挑战。当前的新闻教育存在哪些问题?如何坚守新闻职业道德操守?一个好的记者是如何炼成的?

聚焦以上热门话题,光明网有声互动节目《“五老”评热点》采访了从事新闻学教育和研究60余年的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方汉奇。本版将访谈内容摘编如下,以飨读者。

我们的新闻学教育出现了问题

新闻工作者应该是一个令人敬仰的职业。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很多外部因素的影响,一些记者已经或被动或主动地忘记、迷失甚至背弃了自己当初的新闻理想,做出背离社会道德甚至违反法律的事情。

出现这种现象,一部分原因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记者利用新闻采访权、舆论监督权寻租的机会多了。但是,出现这些问题也不能全部归咎于市场——西方国家的市场经济发展有很多年了,他们的记者大多还是能够通过自律和他律来约束自己的新闻采访行为。

出现新闻道德缺失的问题,从一个层面证明了我们的新闻学教育出现了问题。日本新闻教育家小野秀雄认为,新闻学专业有两门功课必不可少——一个是新闻史,一个是新闻伦理。

学习新闻史会涉及新闻道德的内容,但是上课的时候,却可能是老师言之谆谆,学生听之藐藐。学习新闻史就是要教会大家以史为鉴,继承好的传统,吸取前人的经验教训,少走弯路。比如,哪些是新闻工作者必须遵守的道德底线?这在新闻史上都曾经出现过,学生可以从历史案例中得到启发,用以指导自身实践。

除新闻史外,新闻伦理课程涉及新闻工作者的职业尊严和本分。在市场经济时代,来自社会上的诱惑很多。新闻职业受人尊重,站在道德制高点,如果连记者本人都失去了底线,怎么可能做好本职工作?

新闻教育的摊子铺得过大

当前,很多新闻工作者认为新闻行业压力大、收入少、缺乏尊重,这些困境都是客观存在的。新闻工作是一个既需要脑力,也需要体力的行业;需要方方面面的基础知识、足够的新闻敏感性、对新闻价值的判断、对政策和大局的了解,还需要优秀的文字和语言表达能力——行业对新闻工作者提出了很高的社会要求。

与此同时,新闻事业正面临着一个三千年来亘古未有的大变革时期。平面媒体的出现在中国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中国是世界上最先有报纸的国家。19世纪70年代后,民营现代化报纸大量涌现,突破了旧有的报刊体系。到20世纪初期,基本上就是平面媒体的天下。随后,20世纪20年代出现广播,50年代出现电视,80年代进入互联网时代。新闻事业从单一平面媒体的时代发展到今天多媒体并存的时代,只用了一个世纪。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新闻教育迎来了大发展的时期。新中国成立初期,从北到南,我国只有4~5个新闻专业的教学点。“文革”后新闻事业的大发展对新闻人才需求量增加,相应的新闻教育也得到快速发展。如今,全国新闻专业的教学点已经接近1000个。

在新闻事业大发展的时代,年轻人向往这个专业和工作,是很自然的事情。现在,新闻专业的教学点多了,毕业生多了,新闻人才需求状况已经不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求大于供”——也就是说,经过30年的大发展,新闻教育的摊子铺得过大了。应该根据全国各种媒体的人才供给需求关系来配置教育资源,适当地把过多、过长的战线收紧,否则就会造成就业困难——事实上这种倾向已经存在。

夯实学生的人文基础应成为共识

在相当长一段时期,新闻行业都是新闻专业毕业生的天下。随着媒体的细化、行业的细分,这种状况发生了变化,不同专业的人才开始进入,新闻工作者的组成变得多元化。

新中国成立后以及新闻教育大发展时期,不管是新闻专业院校还是设有新闻学专业的高等院校,从教学安排上来看,绝大部分时间进行的都是人文社科方面的教学。近年来,很多设有新闻专业的院校为了学生的就业问题,开始调整教学方向。比如,根据自身的师资特长发挥学科优势,法律院校培养熟悉法律知识的记者,财经院校培养熟悉财经知识的记者……学校发挥师资与学科专长培养学生无可厚非,但是文史哲经知识的培养时间不能因此被削弱。

事实证明,只有保证足够的文史哲经等基础知识教学,才能培养出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即使他们将来不从事新闻工作,也能够适应时代的变化,成为各个领域的佼佼者。例如,北京大学新闻系20世纪50年代培养出了一位毕业生——日后成长为优秀记者的郭超人。在北大读书时,郭超人的语言学老师是王力,文学史老师是游国恩,经济学老师是陈岱孙,这些都是大师级的师资力量。此外,毕业于燕京大学新闻系的江平成了著名法学家;毕业于人民大学新闻系的杨义成为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所长;写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胡福明是哲学教授,毕业于北大中文系新闻专业……当然了,新闻专业的学习只是打下一个成长的基础,他们的成功也与个人的努力以及时代提供的机遇有关。

总之,任何一个好记者、名记者都不是一锤子打出来的,都需要终身学习。每进行一个采访,每接触一个新的领域,记者都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新闻工作就是这样一个战役接着一个战役地积累经验,知识和能力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这也是记者职业的魅力所在。

(光明网记者 吴晋娜采访整理)

原文链接:[光明日报]“好记者不是一锤子打出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