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中国青年报]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校长郑瑞芳:我这个校长是“笑长”
2014-06-09 10:06:47
2,993 次浏览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浩爽

在我校长室的门外,挂着题为《笑长真豆》的画,我非常喜欢。我的老师参考关于我的一幅漫画,通过废物利用的方式以红豆等元素巧妙构思而成,让人一入 眼就觉得这个作品真是太诙谐了。来人大附小参观的每一位客人,都会在它前面驻足良久,看后必留下惊讶地笑容,在他们心里校长被调侃成“真豆”让人意想不 到。

其实,在校长这个称谓前大多被冠以“敬爱”、“尊敬”等敬称,在我看来这种称谓却是拉远了我与师生之间的距离,就像我总愿意拥抱孩子、亲吻孩子,而不希望孩子对我鞠躬致敬,于是我获封了一个有趣的称谓:“笑长”。我很喜欢我的老师和孩子们这么称呼我。

早在2004年在我翻阅老师们写的随笔时,我发现我的老师这样描述道:“清晨,我发现领导们的表情都很凝重,我不禁一天都在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从这以 后我要求我的领导们,要阳光面对每一天,要面带亲和的笑容,并且我也以个人的感染力做着表率,因为爱笑是我的天性。

“我们只是岗位不同,而不是职位不同,今天我做校长是管理岗位,明天我做老师那就是教师岗位。”我常常引导我的老师们如何定位自己。

“现在学校的办学规模越来越大,与之相应的领导也越来越多,二十几位领导,咱们的老师们很难一语就说准你的称谓,为了避免老师们的尴尬,以后领导们统统改称老 师,老师这个称呼本来就是神圣的。这个决定从现在开始生效,领导们有人说错一次扣100块钱,谁扣得多谁请客!”在行政班子会上,我对我的领导们下了这样 的一个“命令”。

“校长,领导之间互相称呼肯定没问题,但是这么多年我们称呼您校长都习惯了,那我们很难避免说错!”当听到我这个要求,领导们有些为难。

“哦,那么把‘校长’改作‘笑长’,不就行了嘛!”从这以后我的老师们给我发信息都会以“笑长”开头。

所以在校园里我享受做一名“笑长”的快乐与幸福:

“校长,您送给我的那块巧克力,我一直舍不得吃,还留着呢!”

“校长,谢谢您帮我争取的马布里篮球签名!”

我感慨道:为他们做的小事情,都让他们觉得如获至宝,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最担心看到孩子们流露沮丧的面孔、流下委屈的眼泪,于是“校长护孩子”又成为了我的老师们对我的评价,其实我并不是单纯地“偏袒”,而是从心里认为每一个孩子都应该健康、快乐地成长。

最令我开心的事儿,就是每天守候在校门口,迎接走进校园的孩子们,特别是新入学的一年级小家伙,看着他们毛茸茸地可爱模样,真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啊!每一年新 学期,各年级班级的教室都会调整位置,年级低一些的孩子们,总会“迷路”找不到自己的班级。恰逢遇上,我都会耐心的询问:“宝贝儿,你今年升几年级啦!” “哦,知道了,那校长跟你一起找吧!”

五年级一个名为查先之的孩子,准备到国外读书了,十分舍不得离开附小,特意找到我合影留念。孩子的这种对学校难以别离的情绪一下子就感染了我,于是我安排老师,为孩子准备一套整版的“附小币”。

被我的老师和孩子们称之为“真豆”,不仅仅因为我是一个爱笑的校长。很多人看来,校长是一个学校最具权威的人,在别人眼里出人意表的举动却是我心里顺理成章的事儿。

正如我在自己的书《做一件幸福的事——我的笑长生涯》中写的:在我心中,人大附小是一个家,附小的老师和孩子们,是这个家庭的每一位成员。老师们把我看成是 这个家的主心骨。拥抱,是我的常规动作。当老师成功时,我拥抱他们,表示一家之长无言的祝福;当老师们遇到困难时,我拥抱他们,给予亲人的安慰和支持;共同经历风雨,一起见证辉煌时,含着泪水的拥抱是一家人彼此间的默契和感动。

无论工作多么繁忙,身心是否疲惫,见到每一位师生,我都要把自己最真挚、最灿烂的笑容送给他。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校长)

原文链接:

[中国青年报]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校长郑瑞芳:我这个校长是“笑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