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香港文汇报]齐鹏飞:推动港普选 中央最大民主派
2015-04-04 22:41:15
7,174 次浏览
来源:香港文汇报
编辑:钟 晓蕾

qi

香港基本法颁布25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香港政改也将进入立法会审议特首普选方案关键时期。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台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齐鹏飞近日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中央政府是推动和落实香港特区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的最大民主派,倘因为香港一些极端的、激进的反对派,“逢中央政府必反、逢特区政府必反”地阻挠和破坏,导致2017年普选特首这一美好愿景落空,未来香港或许会出现5年、10年乃至更长时间的民主发展空转期。 ■香港文汇报记者马静 北京报道

齐鹏飞近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首先强调了在香港普选问题上,中央政府的宪制地位和责任,并提出有4点值得特别关注,说明在香港普选问题上,中央政府究竟有什么样的宪制地位和责任:

4点凸显中央宪制地位

首先,国家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区实行“一国两制”的宪制基础,共同构成香港特区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的宪制基础。

其次,香港特区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必须以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解释、决定之规定为依归,必须在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解释、决定之规定的基础上向前推进。

第三,对于香港特区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中央政府依法享有最高的宪制权力,享有决定权、主导权和监督权。

最后,这位著名香港问题专家特别指出,中央政府才是推动和落实香港特区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的最大民主派,“道理很简单,中央政府是香港特区政改和民主化进程之总体方案及其‘时间表’和‘路线图’的设计者、发动者、主导者、推动者和监督者,也就是我们通常理解的‘总设计师’、‘总工程师’和‘总监理师’。”

齐鹏飞续说:“中央政府也始终如一地有诚意、有决心、有智慧、有办法、有能力将香港特区政改和民主化进程,由一纸蓝图转化为活生生的现实。”

政改基础源自基本法

香港特区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究竟是在哪里起步的?它的宪制基础和法理根据是什么?齐鹏飞说:“源自香港回归的大背景,源自‘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基本国策,源自‘一国两制’的‘大法典’——香港基本法,源自中央政府的发动、推动和依法授权。”

齐鹏飞强调,香港特区政改和民主化进程,最初的、也是唯一的宪制基础和法理根据,就是来自香港基本法而不是其它。

他进一步引用香港基本法的立法原意说,在香港基本法的起草过程中,中央政府和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达成了一个高度共识:香港回归以后,香港特区的民主政制建设及民主化进程,必须遵循以下一些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

民主化进程依3原则

第一,必须符合“一国两制”的原则,必须从香港的法律地位和实际情况出发,以保障香港的繁荣稳定为目的。

第二,必须兼顾社会各阶层的利益,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

第三,必须既保持原政治体制中行之有效的部分,又要循序渐进地逐步发展适合香港情况的民主制度。

齐鹏飞强调,“这些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构成了香港基本法的重要立法原意。也是香港基本法对于香港特区政治体制的具体规定。”

批英方搞假民主安排代理人

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马静 北京报道)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台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齐鹏飞在访问中表示,香港的民主绝不是英国人在‘英人治港’的殖民统治时代,‘恩赐’给香港人民的。他痛斥英方在香港回归前10几年的过渡阶段,突击搞民主并非真民主,而是在搞有利于自己的政治安排,以便在他们‘光荣撤退’以后,他们在香港还有可以代表他们利益和意志的“政治代理人”。

齐鹏飞在接受本报专访时结合回归前历史分析,指在香港回归以前、在“英人治港”的旧香港时代,香港的政治体制是典型的英属殖民政治,是英国总督独裁和英国总督专制,而绝非甚么民主体制,香港同胞即香港本地华人的政治参与权力极其有限。

他以香港时代香港政治体制中最重要的两个“制高点”:香港总督和香港立法局举例,“28任香港总督,有哪一个是香港人民民主选举的?有哪一个是由香港人民授权的?有哪一个是可以代表香港人民的?”

过渡期突推“代议制”

在英国人统治香港的最后一段时间(即自“旧香港”至“新香港”的12年过渡时期)里,香港立法局的地位和功能、香港立法局议员的产生和议会结构,突然发生了重大改变,开始引入了所谓“代议制”的因素、引入了民主选举的成分。齐鹏飞分析,那是因为经过中英谈判,英国人已经非常明确地意识到,他们在香港的殖民统治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了,在1997年7月1日他们必须把香港交还给中国。

他续说,英国人为了能够在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以后继续保持他们对香港的影响力甚至是控制力,他们才决定在香港的过渡时期突击搞有利于他们的政治安排,以便在“光荣撤退”以后,他们在香港还有可以代表他们利益和意志的“政治代理人”,让香港回归以后还可以是一个“没有英国人的英国社会”。

“他们搞这种政治安排的突破口,就选在立法局。因为他们知道香港特区的行政长官,他们不好控制。但是香港未来的立法局–即香港特区的立法会,他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控制,因为立法会选举出来,仅仅需要报中国的中央政府备案而不是批准,所以,如果这个选举制度设计好了,至少可以保证他们锺意的『政治代理人』可以在其中占据很大一部分,至少是关键少数。”齐鹏飞说。

因此,在过渡时期,英国人逐步实施和完成了这一战略布局。这也就是英国人在香港100多年的殖民统治期间都不搞“民主”,而偏偏在“光荣撤退”前的10几年间突然在香港突击搞“民主”的真实原因。

只为回归后保英国利益

齐鹏飞强调,英国人在香港突击搞的“民主”,其出发点并不是他们所标榜的“还政于港”、“还政于民”,而是为了最大化地保证英国人在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的利益、影响力、控制力。因此,香港的民主绝不是英国人在“英人治港”的殖民统治时代“恩赐”给香港市民的。“在那个时代,有两句很流行的话,‘香港有自由无民主’,‘香港人有政治冷感’。这是英国人在‘英人治港’的殖民统治时代给香港人留下的非常‘尴尬’的历史遗产。”

“原地踏步”非“末日” 中央方针不会变

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马静 北京报道)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台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齐鹏飞对本报表示,即使香港政改遭遇最坏情况,普选愿望落空,香港政改和民主化进程不得不出现再次“原地踏步”的重大挫折,那也绝非是香港民主政治发展的“末日”,中央政府仍然将一如既往、坚定不移地在香港贯彻落实“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支持香港政改直至“双普选”落实。

立会通过方案难度非常大

齐鹏飞在本报专访中指出,目前要让已经被民粹主义思潮冲昏头脑的香港少数激进分子,让已经被“少数人暴政”所集体绑架的反对派,彻底放弃一己私利而悬崖勒马、改弦更张,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大局出发,从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大局出发,对国家负责,对香港负责,以香港社会的主流民意为依归,回到平和、理性、务实地与中央政府、特区政府沟通和讨论的正确轨道,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在狭窄的政治罅缝中寻求“平衡点”、寻求“公约数”、寻求基本共识,形成一份以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解释、决定之规定为前提和基础的2017年特首普选方案,并在反对派议员占“绝对少数”的立法会,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难度是非常大的。

不过,他认为,“即使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最坏情况出现–2017年500万全体香港选民‘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这一美好愿景落空,香港特区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不得不出现再次‘原地踏步’的重大挫折,那也绝非是香港特区民主政治发展的‘末日’。”

齐鹏飞肯定地表示,即使香港政制发展原地踏步,中央政府仍然将一如既往、坚定不移地在香港贯彻落实“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仍然将一如既往、坚定不移地坚持在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解释、决定之规定的正确轨道上主导和推动香港的民主政治建设,直至“双普选”的美好愿景在香港成为活生生的现实。

如何打破当下的僵局?齐鹏飞认为,关键在于找到问题症结所在。他认为,当前最关键因素就是香港社会内部有相对一部分人对于“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对于香港基本法长期存在模糊、片面甚至是错误的理解和认识。这位专家指出,去年6月中央政府所发布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就是对于这种非常不正常现象的一次全面、系统的“矫正”。

吁回归基本法正途迈步

齐鹏飞呼吁香港各界人士、各派势力能够真正以维护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维护香港同胞的根本福祉和尊重香港社会的法治和秩序、尊重香港同胞的主流民意为依归,远离或摆脱各种极端主义思潮和极端主义势力的政治绑架,尽最大可能让香港特区以“双普选”为目标指向和主要内容的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真正回归到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解释、决定之规定的正确轨道上来,并以此次香港社会内部关于”双普选”问题的全民大讨论为难得契机,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建设性地将香港特区以“双普选’为目标指向和主要内容的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大大向前推进一步。

反对派否决政改需负历史重责

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马静 北京报道)香港特区立法会将要审议政改方案,“政改五步曲”关键的第三步能否顺利迈出备受关注。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台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齐鹏飞在访问中坦言,自己对此“很矛盾也很纠结”。他强调,倘2017年特首普选因极端的、激进的反对派阻挠和破坏而落空,这些反对派将彻底沦为“反民主派”,必将接受法律和道德的双重拷问。

齐鹏飞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他对2017年实现特首普选充满信心,原因有二:

一、民意不可违。在近年来香港社会内部关于特首普选问题的全民大讨论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香港同胞支持和拥护在2017年全面实现普选特首的既定目标和美好愿景;

二、香港特区政府的态度始终明确而坚定。中央政府依法享有的关于香港特区民主政治发展之“设计者、发动者、主导者、推动者和监督者”的宪制权力和宪制职责,对香港特区政制改革和民主化进程必须建立在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解释、决定基础上的基本原则和核心理念,香港特区政府始终是给予充分理解和充分支持的。

极端激进沦“反民主派”

“但是,目前综合各方面因素观察,香港特区政改和民主化进程,尤其是2017年普选特首这一既定目标和美好愿景,已经因为一些极端的、激进的反对派,‘逢中央政府必反、逢特区政府必反’地阻挠和破坏,而蒙上了一层重重的阴影。”

齐鹏飞表达了自己的纠结和忧虑,尤其是香港立法会中的27名反对派议员,多次联署发表坚决抵制人大“8.31”决定、坚持否决香港特区政府在立法会提出的2017年特首普选方案的公开声明,这些都让香港政改前景堪忧,值得人们高度警觉。

他指出,如果因为这些阻挠和破坏导致普选愿望落空,香港特区政改和民主化进程不得不出现再次“原地踏步”的重大挫折,那么,接下来是不是会出现5年、10年乃至更长时间的民主发展空转期,真是不堪设想。

将受法律道德双重拷问

齐鹏飞说,“如果一旦这种最坏情形出现,那就意味,这些一意孤行的、极端的、激进的反对派,已经彻底沦为‘反民主派’,他们必将接受法律和道德的双重拷问,试问:他们担得起这种不可推卸的历史重责吗?”

原文链接:

[文汇报]齐鹏飞:推动港普选 中央最大民主派

相关链接:

[法制日报]特区民主政治建设的“发动机”和“方向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