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浙江日报]贾晋京:全球治理从杭州再出发
2016-09-09 07:36:07
7,808 次浏览
来源:浙江日报
编辑:赵禾

在G20杭州峰会闭幕辞中,习近平主席指出,二十国集团有必要进一步从危机应对机制向长效治理机制转型,从侧重短期政策向短中长期政策并重转型,“相信此次会议将成为一个崭新起点,让二十国集团从杭州再出发”。

“再出发”是当前全球经济形势对G20以及全球治理提出的需求。当今世界经济面临复苏乏力、深层次矛盾凸显、新的结构性问题不断涌现的复杂局面,全球经济协调的紧迫性一如2008年。世界经济与全球治理又到了一个转折点,如何摆脱长期的低迷不振,如何找到新的增长动力,如何有效地健全全球治理体系、制定增强全球治理能力的政策,成为G20杭州峰会的历史使命。

应对全球治理中深层次问题

全球金融危机8年来,各类问题和矛盾不断产生,一些长期和深层次的矛盾还在延续甚至加剧,全球治理体系面临新的挑战。

第一,全球社会发展不公平加深。全球发展不公平的突出表现是贫富差距日益悬殊。世界上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与人均收入最低的国家之间差距达到400多倍,并且还在不断拉大。个人财富和收入差异也越拉越大,2008年以来,全球排名前1000位的富豪财富增加了七成,而全球22亿处于贫困或准贫困状态的人口收入则下降了10%。

第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与自贸区碎片化。当前,贸易保护主义呈现向隐蔽化发展的趋势,新的保护手段层出不穷,关税壁垒等公开的贸易保护措施已经退居次要地位,滥用政府采购、国家财政援助、反倾销、反补贴等则成为常用手段。此外,在贸易保护领域,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势头上升。各种双边和区域性多边自贸区大量涌现,使得自贸区“碎片化”的趋势日益明显。

第三,影响世界经济的非传统安全形势日益严峻。英国脱欧等“黑天鹅”事件、地缘政治形势、恐怖主义抬头等因素影响着全球经济稳定。由于战争、自然灾害等因素,当前全球难民数量已达20年来最高水平。此外,气候变化、公共卫生问题也在G20需要面对的全球性问题中越来越重要。

推动全球治理体系转型升级

G20机制的诞生与转型,与应对经济危机有关。最初的三次G20领导人峰会,都是为了应对经济危机最严峻的局面,其后,G20逐步从临时性的问题应对机制,发展成拥有增长目标和治理目标的全球经济合作平台,在世界经济中的协调和领导力不断加强,规格也不断升级。G20杭州峰会,中国则成为全球治理方案的倡导者、引领者,倡导全球治理机制从三个方面转型升级。

一是从危机应对机制转向长效治理机制。G20诞生之初是临时召集的会议,之后的会议也并未对机制本身的长效化作出过政治安排。G20杭州峰会《公报》中则首次对此予以明确,表示“放眼长远。我们将完善二十国集团增长议程,发掘增长新动力,开辟新增长点,以创新和可持续的方式推动经济转型,更好地维护当代和子孙后代共同利益。”这是对G20朝着为“子孙后代共同利益”而长效化转型的郑重承诺。

二是从增长导向转向发展导向。对G20来说,2016年是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开局之年,G20杭州峰会首次把发展议题置于宏观政策框架的突出位置,使G20的政策从以往的以“增长”为中心转向以“发展”为中心。世界上有73亿人口,但只有不到10亿人生活在发达国家或地区,这就意味着63亿人口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绝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成为庄严承诺。

三是从财金治理转向全面治理。G20从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机制起步,因此其治理体系以往也比较偏重财政金融方面。G20杭州峰会首次把结构性改革置于与财政、金融政策并重的位置,这就要求有一个与之相适应的治理框架。2016年中国主办G20峰会过程中,逐步开始这一框架的构建过程,将贸易部长会议等部长级会议机制化。这次G20杭州峰会,决定新建若干工作组,使G20向全面治理体系转型。

以“中国药方”解决全球增长动力问题

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指出,当前,世界经济在深度调整中曲折复苏,正处于新旧增长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上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提供的动能面临消退,新一轮增长动能尚在孕育。G20需要通过各自行动和集体合力,直面问题,共寻答案。具体从三个方面入手:

首先,通过倡导创新,为推动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增添新的动力。全球经济增长动力不足,首要原因在于尚未充分释放创新驱动力。G20杭州峰会首次把“创新”纳入主题,为促进创新制定全球性纲领。“创新增长蓝图”这一纲领性文件的出台以及“创新行动计划”“新工业革命行动计划”“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3份配套的行动计划,共同为全球可持续增长指明了新路径。

其次,通过推进结构性改革,为解决当前经济金融领域面临的问题拿出新的方案。G20杭州峰会把结构性改革放在宏观政策协调的主要位置,强调了结构性改革对提高G20成员生产率、潜在产出以及促进创新增长的关键作用。确定了结构性改革的优先领域、指导原则和指标体系,全面提升了结构性改革在G20框架内的政策地位与引领作用。制定了结构性改革路线图,力图从根本上解决全球经济面临的中长期结构性问题。

最后,通过强化发展合作,为引领全球发展目标开辟新的前景。G20杭州峰会把实现包容和联动式发展作为长期目标,提出要让G20的发展成果惠及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实现了三个“第一次”:第一次把发展问题置于全球宏观政策框架的突出位置;第一次为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制定了行动计划;第一次集体支持非洲和最不发达国家的工业化努力。如今,世界各国被全球价值链联接得更为紧密,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成为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全球经济增长的先决条件。正在兴起的新工业革命,在产业初兴之际就通过互联网等把机会共享到全世界,让发展中国家和中小企业有机会参与全球经济进程。只有让各国机会平等,才能使全球发展真正可持续。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部主任)

原文链接:

[浙江日报]全球治理从杭州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