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新京报]章开沅、吴易风获吴玉章终身成就奖
2018-12-12 08:59:52
2,913 次浏览
来源:新京报
编辑:刘丹怡

经济学家吴易风当场宣布,把100万奖金捐献,设立贫困生奖学金;章开沅寄语年轻人“走自己的路”

昨日,人民大学世纪馆北大厅,第七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吴易风先生(右二)上台领奖。

昨日,章开沅先生因身体原因未能出席颁奖典礼,通过视频发表感言。

昨日,第七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在中国人民大学颁发。历史学家章开沅、经济学家吴易风获得这一被称为“中国人文社科领域最高奖项”。

据了解,该奖项面向全国,经专家提名、工作小组初选、遴选委员会遴选和基金委员会投票选出,每年表彰2-3位卓有成就的学者,每人奖励100万元奖金。

厉以宁、邬沧萍、冯其庸、戴逸等都是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的得主。

吴易风

吴易风,男,86岁。我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首批一级教授,他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西方经济学、外国经济思想史3个重要领域都取得了学界瞩目的丰硕成果。

“学校学历最低的教师”

1932年4月出生的吴易风,今年86岁。是我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首批一级教授,被称为“三通”经济学家的他,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西方经济学、外国经济思想史三个重要领域都取得了学界瞩目的成果。《西方经济学》等教材也是吴易风编写的。

昨天,吴易风穿一身藏青中山装,脚蹬运动鞋,领奖时一直和台下说着“谢谢大家”。

尽管学术成果丰硕,今年获得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吴易风用“完全出乎意料”形容自己的获奖心态,并笑称自己是“学校学历最低的教师”。

“目前我是学校学历最低的教师,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有很高的学历,只有我是什么学历都没有,不是硕士,不是博士,甚至连学士证书都没有。”吴易风说,“因为我们那时候只给一个毕业文凭,没有学士学位,所以我常常跟同学说,我是什么‘士’都不是。”

设立贫困生奖学金 将捐献部分遗产

吴易风还在现场分享了自己的成长经历时称,他出生在江苏高邮农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没有机会受到正规的中小学教育,只读了几年私塾和乡村初级师范。解放之后参加工作,1955年有幸考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1959年毕业,留校任教,至今已经59年。

“深知贫苦家庭出身受教育的困难”,吴易风当场宣布,把100万的奖金捐献,设立贫困生奖学金。

“我马上就87岁了,来日无多,我已经跟我的两个孩子商定了,并且写入遗嘱,在我过世后我的部分遗产将汇入这笔贫困生奖学金。”吴易风说。

吴易风解释道,部分遗产主要是自己现在的住房。“我的住房面积还不小,按照现在的价格,值一千几百万,到那时候会跌到什么程度不知道,我估计按照最坏的打算,至少也有四五百万。”

随后,他慢慢地算了一笔账:“如果到时有四五百万,加上今天这一百万,那就五六百万了,把这个也汇入贫困生奖学金里面,以实现我的遗愿。”说到这儿,场下响起掌声。

会后,吴易风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有心脏病,老伴摔跤之后失能、失智,病倒在床,需要全力以赴照顾她,所以目前自己的学术研究也暂停了。

章开沅

章开沅,男,中共党员,92岁。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在多个史学研究领域取得累累硕果,把中国的辛亥革命史研究推向国际,并在近古稀之年潜心南京大屠杀研究,维护历史尊严。

执意摘掉媒体加在头上“第一”的帽子

章开沅把中国的辛亥史研究推向世界。他研究辛亥革命50余载,主编中国第一部《辛亥革命史专著》,也是世界上研究辛亥革命史的第一部综论性的大型专著。他远涉重洋收集史料,发现了美国人士贝德士保存的文献中包含大量南京大屠杀的珍贵史料,成为南京大屠杀的铁证。

刚做完手术的章开沅,尚未完全康复,只能用视频的方式参与了此次颁奖。尽管荣誉等身,章开沅还是认为自己获奖“出乎意料”,“觉得学无大成、贡献很少。”

他曾公开申明自己并非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执意要摘掉媒体加在他头上第一的帽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强调自己历来反对溢美,深恶以大言欺世。“我不幸也被第一,但距离事实太远,如果继续沉默就等于承认,所以不能不实话实说,作出必要的说明。”

2011年-2014年,章开沅4次请辞有社科界“院士待遇”之称的“荣誉教授”,成为中国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的第一人。“学校办好,有强大的队伍,有接班人。你还不退出怎么行?”章开沅表示。

“治学不为媚时语,独寻真知启后人”

章开沅在视频中强调,这个荣誉不是给他一个人的,是授予他们这一代同行学者的。

他回忆自己在清史研究所的生活时称,“我在‘文革’前后曾经多次被北京邀请长期借调工作,清史研究所在的‘铁一号’,就变成了我的家,每到礼拜天我都到(所长)戴逸家去蹭饭,有啥吃啥,毫无客套。”章开沅说,他们同行学者共同把中国近现代史这个新兴的、不成型的学科建设成为一个成熟的学科,推动中国近代史分期讨论,共同推动太平天国革命、辛亥革命研究等。

“只愿为年轻人当铺路石子”是章开沅对自己的定位,“一批又一批英才脱颖而出,他们在自己专攻的领域,实际上已经越来越超越我们这一代人,因为他们的起点比我们更高,研究的条件比我们更优越,应该而且必然会在他们中间出现若干世界级的学术大师。”

章开沅寄语年轻人,不要盲目膜拜古人,更不要盲目迷信和追溯外国人,走自己的路,是当代中国学者应有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最后,他用自己终身抱持的信念,作为自己对年轻人的“赠言”:“治学不为媚时语,独寻真知启后人”、“历史是已经画上句号的过去,史学是永无止境的远航。”

■ 链接

厉以宁、邬沧萍等曾获吴玉章终身成就奖

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是吴玉章基金委员会为表彰在人文科学、社会科学领域作出卓越贡献的学者设立的专门奖项,于2012年首次颁发。

经过多年发展,该奖项被认为是与“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奖”齐名的中国人文社科领域的最高荣誉。

记者了解到,2012年首届吴玉章终身成就奖授予了人口学家邬沧萍、国学家冯其庸、哲学家汤一介三位教授。第二届授予清史大家戴逸、经济学家张卓元两位教授。第三届的获得者为罗国杰、顾明远、黄达,分别在伦理学、教育学以及经济学领域作出卓越贡献。第四届由经济学家卫兴华和历史学家李学勤摘得。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陈先达、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斩获第五届吴玉章终身成就奖。第六届吴玉章终身成就奖则颁给了中国新闻史学家方汉奇和经济学家刘诗白。

(原文刊于《新京报》2018年12月12日 第7版)

原文链接:[新京报]章开沅、吴易风获吴玉章终身成就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