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中国科学报]郭英剑:如果大规模停课事件发生在美国
2020-02-29 15:14:48
646 次浏览
来源:中国科学报
编辑:李曜宇

在美国,无论是高校还是中小学,因为极端天气或者不可逆转的事件而造成的停课时有发生。那么,停课发生后,正常的教学计划被打乱,他们如何应对?他们有何具体措施?他们会补课吗?

自2月份以来,一场由新冠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席卷全国,当下大有在全球蔓延开来的趋势。因为这场突发的疫情,导致中国高校现在依旧处于延期开学状态。在此背景下,线上教学走上前台,成为目前教师讲课、学生学习的主要方式。其间,不少人在问,如果这种大规模的停课事件发生在国外,他们会怎样做?

2月22日,国外媒体发布了一则消息,称美国卫生官员表示,因为担心新冠肺炎病毒流行,美国学校和企业已经做好了关门停业的准备。美国官员表示,他们正在为新冠病毒在美国社区传播的可能性做准备,这将迫使学校和企业关门。事情一旦发生,美国很有可能像中国和亚洲其他一些国家那样,不得不采取关门的方式。

事实上,因为极端天气或者不可逆转的事件而造成的停课,在美国高校中虽不能说常见,但也不能说少见。发生此类事件,单就高校来说,他们的一些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当然,我这里所说的大规模停课事件,一般主要指从学校层面下达的停课通知,包括学校关闭,而不是教师个人行为所导致的停课。诸如极端天气所造成的交通瘫痪,偶尔出现的枪击或恐怖袭击事件等,是最常见的学校关门、教师停课的原因。

预见为上

应该说,美国高校在制订相关计划时,大都颇有远见、考虑周全。这值得我国高校学习。每所高校都有校历,但每到重大节日,如“五一”“十一”时,我们往往再另发通知,告知人们何时放假或休息,而像毕业典礼这样的重大活动,很多时候是事到临头才最终确定时间或者临时变更。如此一来,校历所具有的功能与信誉都有所下降。这不仅使学校安排活动有随意性,也加重了学校运行的成本。而美国高校不但会早早拟出当下和未来一年的各种活动,不少高校还会把未来3~4年的各种常规活动都作出详细安排,像毕业典礼这样重大活动的时间安排都非常固定,没有特殊情况,一般都雷打不动。因此,大型活动都会有注解:rain or shine(雨或晴),意味着无论刮风还是下雨,这个活动都要在这一天的那个时间段进行。

因为有预见性,教师在教学中可能遇到的任何问题,学校的管理者与职能部门也都会事先想到,而不是等到有问题再去出台政策。

在美国,教师入校任职时都会认真阅读教师手册。这些手册一般都放在学校网站上,人们可以参阅、下载。其中罗列的师生权益应有尽有,当然也会有各种问题,比如上课时遇到失火怎么办?课堂上遇到枪击案怎么办?当然这样极端的情况不多见,但对于不能上课这样的事情,自然会有相当具体的规定。其中,有些高校因为所处地区天气变化多端的原因,就规定了与此有关的办法。

以美国田纳西大学为例,他们的教师紧急情况手册中就明确规定了几种情况,比如极端恶劣天气,包括龙卷风等。

手册中指出,如果发生龙卷风警告,建议教师应遵守以下规程:1.如果上课已经开始,请将课程移至适当的庇护所。通常,请前往建筑物和室内房间(远离窗户)中的指定庇护区或较低楼层。如果可能,应避免使用顶层。2.如果还没有开始上课,请按照相同的恶劣天气程序予以延迟。3.如果在发出“警报全部解除”消息后,剩余30分钟或更长的时间,可以由教师决定是否继续上课。4.如果实验室已经开启,教师应采取适当措施,确保人们可以安全地离开实验室。5.教师要为学生提供指导,但不得干扰个人采取安全相关措施的决定。每个人(除教师外)应对其决定采取的任何行为负责。

如果出现流行性传染病怎么办?相关规定如下,大学在其“紧急行动计划”中,有特定程序应对流行性疾病的威胁。他们会根据世卫组织、疾病控制中心和当地卫生部门设定的威胁级别确定风险级别。如果发现严重风险,学校会暂停常规运营。如果发生流行性传染病,教师应遵循以下规程:1.调整课堂的出勤政策,确保学生在满足上课要求时感到自在,生病或有传染性疾病时则可以不露面。2.用替代的方式,如网络形式,为学生提供课堂材料。虽然并非所有课程都适合远程教学,但它的确是大学持续运营的重要工具。这可能是在疾病流行中继续提供课程的唯一方法。此外,它在影响现有校园基础设施的任何大规模的灾难中都是至关重要的。

缺课要不要补?

如果因为天气原因导致学校关门,教师缺课了,教师要不要把所缺的课程补上呢?这也有规定。

美国埃默里大学专门制定有因恶劣天气造成的缺课补课条例。该条例起首规定:在大学关闭的情况下,教师有权选择自认为的最佳方式提供教学内容。而且,因规定所涉及到的某些技术选项而产生的任何费用,均由各系(部)负责。这告诉我们,教师有权利去选择自认为最佳的方式,向学生传递自己所缺失的课程内容。如果因为补课而动用了某些技术并产生费用,无需教师支付。

该条例将缺课分为“短期”与“长期”两种。所谓短期命名为A计划,一般指1~2天的停课。一般会建议教师们考虑使用各种在线技术补课,或者对课程提纲加以变动或更改,以便在正常教学恢复后的常规课堂上覆盖适当的内容。所谓长期则为B计划,一般指3天和3天以上的缺课。建议教师继续使用在线技术,但因为时间较长,重新设计课程提纲可能并不可行。为此,如果教师想要补课,学院预留了两个周末期间的教室,允许教师用以弥补课堂教学。

除了这两类计划外,学校还对如何与学生接触做了较为详细的规定。比如,要与学生联系,布置独立的作业、阅读内容,或与课堂相关的活动,这些活动都是可以在校园外完成的。而且,要求在课程提纲中或活动前通知学生,教师将与他们联系进行此类作业。

条例还介绍了各种可以利用的工作平台。在美国高校,各校大都有自己的平台,但在此之外使用较多的是一款名为Canvas的课程设计工作平台。它有四个主要通信工具:公告、会话(收件箱)、聊天和会议。它既可以创建公告,创建和管理会话(收件箱),也可以使用聊天的方式进行交流并创建在线会议。而在线会议是Canvas的一个特性,可用于与学生进行实时在线交互,包括虚拟讲座、虚拟办公时间和在线学生小组会议等。

依我个人的经验与理解,在美国,因极端天气等原因而造成的缺课,一般教师是通过网络方式加以解决,即按照既定的教学计划线上教学,以辅导为主,向学生布置作业,部署既定的阅读任务,解答学生的问题。虽然也有补课的安排时间与地点,但我个人很少见到在周末专门补课的。

个人亲历

应该说,在遭受暴风雪、龙卷风等可能危及师生安全的极端天气时,美国高校大都会选择关门歇业。但通常持续的时间不太长。当然,也有极端的恐怖袭击事件造成的全校关闭的时候。2001年,我还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做博士后时,对于“9·11”事件有切身感受。

当时,我所在的费城是恐怖分子预谋袭击对象之一。这次袭击事件造成很多美国高校长达一周的停摆,是我所见过的大学关门时间最长的一次。

12年之后的2013年,我在哈佛大学做高级研究学者期间,又经历了“4·15”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当时,各大高校在第一时间发出学校关门和教师停课的通知,正在上课的师生得到通知后,立刻撤出教室。

哈佛距离当时爆炸的中心城市有一段距离,但在事件发生后不久,校方便通过学校网页、邮件的方式,告知了大家事情的初步情况。学校专门设有网页,随时更新情况,并且及时对课程安排等作出调整。当天晚上,哈佛就宣布全校停课。而同城的波士顿学院在第二天也停课一天。

在这两次事件后,我所听课的课程都没有进行所谓的补课。停课期间,大家继续通过网络开展教学活动,教学计划正常执行。我想这样做有其道理。

在美国,从时间上看,本科生的课程,特别是通识型课程大都安排得非常分散。比如2013年,我选听了一门本科生的《英语史》课程,一周三次课程。那年春天来得特别晚,暴风雪的天气特别多,学校关门的次数自然也比较多。但相关课程都没有补课,而是通过网上教学完成。事实上,补课也不可能,因为这些学生来自不同的院系,完全不是国内“同班同学”的概念,要想把他们组织到一起再补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总体而言,中国高校当下所选择进行的线上教学,是符合实际的,也是国际上通用的做法。如果大规模停课事件发生在美国,我想他们所要采用的应对方法,也不过如此。

(郭英剑,民进中央文化艺术员会副主任、民进海淀区委委员、民进中国人民大学支部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首批“杰出学者”特聘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刊于2月25日《中国科学报》第7版)

原文链接:

[中国科学报]郭英剑:如果大规模停课事件发生在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