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人大要闻
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刘文华老师逝世
2020-03-12 14:55:05
56,203 次浏览
来源:法学院
编辑:顾 筱竹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著名法学家、教育家,中国经济法学的重要开拓者和奠基人、新中国第一批经济法学博士生导师,北京市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原会长,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经济法教研室主任刘文华教授,因病于2020年3月12日1时12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

刘文华教授的一生,是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一生,是为中国经济法学研究和教育事业奋斗的一生,是为中国人民大学的建设和发展事业奋斗的一生。他的逝世,是中国人民大学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法学界,特别是经济法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学习他追求真理、教诲后学的精神,继承他的学术遗产和精神财富!

个人生平

刘文华教授,1932年6月13日出生于河南省林县临淇镇荷花村;1951年考入东北人民大学法律系;1955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民法教研室攻读研究生,后留资料室工作;1958年至1978年在北京第三通用机械厂工作,先后担任计划员、调度员、生产科长等职务;1979年重返中国人民大学任教。1993年成为新中国第一批经济法学博士生导师;先后担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法教研室副主任、主任,兼任人大法学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经济管理学院政法系主任;曾担任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顾问团顾问、北京培黎大学校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19年被评为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

刘文华教授是新中国经济法学科的重要开拓者。1981年与潘静成教授共同组建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经济法教研室,1983年编写全国第一本《经济法原理讲义》,1989年主编国家教委审定的《经济法基础理论教学大纲》,主持编写适用于全日制本专科及研究生、电视大学、自学考试等各类经济法教材50余部,担任《中国经济法百科全书》编委会主任、总负责人;1983年受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委托举办经济法干部专修班,1987年受国家教委委托举办经济法基础理论研讨班,上世纪九十年代率先在深圳举办经济法在职研究生进修班,为新中国系统培养经济法人才做出重要贡献。

刘文华教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法学理论的重要奠基者。他坚持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扎根中国大地做研究,先后参与计划法、基本建设程序法、国营工业企业法、经济合同法、经济稳定增长法等多部立法的调研、起草、审定工作,撰写了《中国经济法是改革开放思想路线的产物》《中国共产党的先进理论和改革实践培育了我的经济法思想》《经济法理论在求是、创新中行进》《走协调结合之路》等立足中国改革实践的文章。他运用辩证唯物论和系统论,先后提出“结合论”“纵横统一论”“分合论”“社会基本矛盾论”等学术观点,对现代经济法的产生条件与规律、经济法的调整范围、经济法的本质特征与功能、经济法的地位,以及法与经济、经济集中与经济民主、国有企业功能、国家作用等理论做出深入论证,形成了体系完整、逻辑严密、内容丰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法学理论体系。

刘文华教授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虽历经政治风波,但始终对党忠诚,坚持用马克思主义指导教学和研究工作。孜孜追求法治真理,谆谆教诲奖掖后学。他是中国法治事业的耕耘者、奋斗者、奉献者,朴素向善,平易近人,和睦亲友,关爱邻里,团结同事,纾困济贫。

刘文华教授一生爱党爱国,忠于祖国的教育事业,淡泊名利,乐于奉献。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思考经济法学理论,殷切关注中国经济法学研究和经济法治事业的前途命运。

耄耋教授的赤子情怀

刘文华教授生于祖国生死存亡的危难之际,长于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之时,青年时代响应国家号召扎根工厂一线,壮年时代重返人大校园成为新中国经济法发展的开拓者和引路人。初识刘老,虽已至耄耋之年,但他精神矍铄,眼神沉着而坚定,谈及经济法研究滔滔不绝,大家关心刘老的身体让他稍作休息,刘教授却笑称自己还可以连讲三个小时。

刘文华教授1957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民法教研室研究生班,随后响应国家的号召,扎根工厂二十余年,在这二十年里他先后担任过生产计划员、调度员、协助员、生产科长等职务。回首在工厂一线奋斗的岁月,刘老意味深长地说,扎根一线虽然未能进行法学研究,但是宝贵的工作经验为其学术研究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刘老还说,经济法学是经世济民之法,经济法的学者必须了解实践现状,到工厂田野里跑一跑,听一听基层群众的声音,才能做到知行合一,否则至多一年不了解实践在讲台上就没有底气了。

改革的号角吹响,改革需要力量,国家急需人才。1979年刘文华教授重返人大,自从握起了神圣的教鞭,站上了三尺讲台,他就将毕生的精力倾注于经济法研究,奉献于立德树人。刘教授亲身见证和参与了人大经济法从无到有,从小及大的筚路蓝缕,成为了人大经济法发展的重要的开拓者。1981年人大法律系组建了经济法教研室,刘教授的恩师潘静成先生担任第一任教研室主任,刘文华教授担任教研室副主任。当时人大法学教育有两项突出的任务,一是编写教材,二是为其他的高校科研单位培养师资与研究人员。1981年根据建国以来的经济立法材料和1978年后的改革和经济法制建设的经验,在总结赴凤阳县调查承包制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潘静成、刘文华等老师合编了油印的《中国经济法原理讲义》,这是人大经济法课程最早的教材,也是全国最早的经济法教材。1981年刘文华教授上经济法课时,就是使用的这种油印教材。回顾当年上课的场景,刘老欣慰地谈到,学生们学习热情高涨,虽然原理讲义很薄,但是学生们记了一沓又一沓厚厚的经济法笔记。1983年油印的讲义改编成了铅印版《经济法原理讲义》。通过第一本油印到铅印的经济法原理讲义,我们得以穿越时空隧道与刘老等先生们的观点与情结对话,也得以回望经济法学发展的关键节点。

1989年经国家教委高教一司审定,由潘静成、刘文华教授主编的《经济法基础理论教学大纲》,作为国家教委的指导性文件出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经济法理论推动着全国范围内经济法研究的进程。刘文华教授等人大的先生们先后撰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法原理讲义》、《中国经济法教程》、《经济法概论》、《经济法学》、《经济法通论》等适用于全国各类高等教育的著作和教材。

“黑发积霜织日月,粉笔无言写春秋”,自1993年经国家学位委员会审批成为我国建国以来第一位经济法博士生导师(并列)以来,刘老共招收、培养了60名经济法博士生,以一腔仁爱育得桃花芬芳。“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时至今日刘文华教授仍怀着舐犊深情,居于人大校园内,尽其所能与年轻的学生交流接触。他说在学生蓬勃的朝气感染下,自己也能越活越年轻。刘老的桌子上摆放着2018级经济法博士看望他时的合照,每次望着照片,刘老眼中都洋溢着期许和慈爱。对于学生的论文写作,刘老寄予深切的厚望,幽默地指出要避免写兔子式结构的文章——将介绍中国制度沿革和域外制度沿革比作兔子的两只长耳朵,介绍域外的制度设计比作兔子的大肚子,而介绍中国问题的解决方法时就像兔子的短尾巴——强调不能简单地用域外的理论来当作中国问题的出路,要研究现实中的真问题,反对形式主义和教条主义。

“敢做敢当敢为”,是刘文华教授的处事之道,也是他对学生的谆谆教诲。“我敢于给天上捅个窟窿,给地上踏个大洞”。刘老不乏豪情地谈到,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关键在于“新”“中”“特”,把握时代的发展脉搏,要敢于扬弃大陆法系的理论,敢于冲破大陆法系理论的牢笼,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经济法学体系。中国法学的发展正处于“破”与“立”相冲突的时代,刘老鼓励新一辈的学者对历史承担责任,对时代承担责任,“去旧为新,化西为中,革资为社”,接好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法学术研究的接力棒。

豪气峥嵘老不除,生命不息永攀高峰,从教学一线岗位退下来的刘文华教授,依旧保持着对法学研究事业的求索与热爱。虽已是耄耋之年,但刘老尤存赤子之心。谈及经济法学发展现状与前景,刘老眼中闪烁着光芒,充满豪情壮志地说自己还有很多著作尚未写完,很多观点想要表达,有时候真想“向天再借五百年”。刘老说自己法学生涯还没有画上句号,还要继续笔耕,直到写不动为止。

都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刘老虽已至暮年,但是仍胸怀使命,肩负重任,用真情和行动关心和教育下一代。在漫长的岁月中,他是专注攀登的行者,是埋头耕耘的园丁,他将国家的需要与自身价值的实现紧密结合,无论是扎根生产一线,还是攀登学术高峰,只要国家需要,刘老都无怨无悔,敢于冲在最前方,勇于承担国家和时代赋予的使命。时光易老,刘老脸上的皱纹逐渐加深,步履逐渐蹒跚,但是刘老的精神却将在一勺池畔、在求是石旁、在明德楼间流传下去……

相关链接: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