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人民网]专家谈后疫情时代的人力共享:未来将呈现多元就业格局
2020-03-21 08:01:35
237 次浏览
来源:人民网
编辑:吴 焕力

日前,由腾讯研究院发起的数字化转型线上策略会第2期召开,主题聚焦于“后疫情时代的人力共享与未来就业新探索”。会议邀请产业界、学术界和研究机构的八位嘉宾,围绕这一主题展开深入探讨,分享“灵活就业和共享用工”领域新的经验与研究成果,对于后疫情时代及数字经济时代的未来就业新探索进行思想碰撞。

与会研讨嘉宾包括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曾湘泉,清华大学经济学研究所副所长、民生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勇,浙江大学财政大数据与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侯若石,猪八戒网联合创始人刘川郁,好活科技总裁朱江,好活科技副总裁,“共享用工”业务负责人张欣棠,美团点评法律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孟续铎,美团研究院研究员霍景东,会议由腾讯研究院孙怡主持。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曾湘泉在会上谈到,首先需要抓住机遇,以乐观态度拥抱灵活就业的新业态。灵活就业的出现,促使我们重新去思考就业市场的变革,有助于进一步完善就业市场。同时要正视现实,不要回避灵活就业面临的新挑战和新问题。

发展灵活就业,需要与规范就业市场,提高就业质量相结合。不仅要从企业、劳动者各自角度考虑,还要兼顾各方的利益和诉求。

从长期来看,灵活就业的发展与新技术革命的关系还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举例来说,这次疫情为灵活就业的市场发展提出很多值得探讨的研究课题,企业实践也提供很多有效的解决方案。未来中国的灵活就业要健康发展,需要对相关问题的解决给出清晰的思路和明确的答案。

清华大学经济学研究所副所长、民生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勇认为,灵活用工,实际上是数字技术所带来的经济活动灵活性的表现。在个人对企业的零工经济中,网络平台的发展,破解信息不对称,为个人和企业的灵活用工提供劳动保障服务,未来无疑将得到更大的发展机会。而疫情期间,通过网络平台推动企业之间的共享用工,可能处于一个起步的阶段,未来发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浙江大学财政大数据与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侯若石认为,随着生产组织方式的不断演进,企业用工方式也在不断变化。“共享用工”之所以成为必然,是因为生产组织方式发生变化:从企业经济发展到供应链和平台经济,现在企业边界已经被突破。

面对新技术革命带来的用工制度变革,需要关注三个问题:人工智能,对工作性质和用工制度将起到颠覆性作用。实行共享用工,应该从人力资源开发角度,挖掘人的潜力,保护劳动者利益。应该探讨哪些职业或行业更适合实行共享用工,关注共享用工动态发展过程的趋势。

猪八戒网联合创始人刘川郁首先对猪八戒网14年的发展历程进行回顾,并就“免见面,全在线”的灵活用工模式进行分享。

当前灵活就业面临的核心挑战:首先灵活就业在带来自由灵活性的同时,也带来就业的不确定性,需要更多平台级的公司出现,提高供需匹配效率。其次是社会的认可还需要一定过程。最后是灵活就业不仅是观念,更是一种技能,当前教育体系尚未跟进,未来希望能够进入学校作为实践型专业,作为教育配套体系支持灵活就业的发展。

刘川郁认为,知识型、技能型的在线灵活用工正在从概念变成趋势,未来企业组织形态将包括两种员工,一种是在册的正式员工,一种是在线的灵活员工。从企业的运营模式上来看,企业应该更加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业务,积极探索可开展灵活用工的业务。

好活科技总裁朱江,好活科技副总裁“共享用工”业务负责人张欣棠分享了好活科技致力于“用科技让人才共享更简单”的解决方案及“互助通”的企业共享用工服务产品,该产品在疫情期间推动生鲜电商平台和国企运营商进行共享用工的合作,取得不错效果。

共享用工实际上是疫情之下一场跨行业的企业互助合作行动,未来常态化发展面临着用工关系界定、员工保障、按时返岗等普遍问题。但这次疫情后,企业会更加关注灵活用工的形式,使用多种用工模式增强企业抵御风险能力是企业长久经营之道。尽管灵活用工不会完全取代雇佣关系下的固定用工,但灵活就业可以为市场创造巨大的经济价值和就业体量。

美团点评法律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孟续铎分享美团平台“网约配送员”的运作模式,从平台上新就业的数据来看,超过一半的骑手每天工作4小时以下,35%的骑手有其他工作来源,呈现明显的零工或兼职状态。

互联网零工经济出现,原因之一在于很多传统行业的痛点需要解决,外卖的需求具有高度即时性,同时有波峰波谷明显的变化,这种特征靠传统用工方式难以去匹配均衡。同时数字化平台出现,实现了资源的广泛聚合,美团平台覆盖全国2800多个县市,服务4.4亿用户和590万商家,能够为370万的骑手小哥提供机会,带来收入。

从法律政策角度,灵活就业的用工关系界定至关重要。从大的政策环境来看,需要适应新业态发展的相关法律政策出台,保障劳动者、平台及生态各方权益。

美团研究院研究员霍景东认为发展“灵活就业”的决定因素为产业、技术和劳动者技能。服务业数字化,包括供给和需求两端。对于供给端,人力、员工是重要的生产要素,该生产要素能否数字化,是决定服务业的关键因素,也决定灵活用工的未来发展,目前来看数字化确实为灵活就业提供了机遇。但灵活用工也面临着企业之间的商业保护、员工权益的保障、职业生涯规划和专业成长等问题。

灵活就业或共享用工的应用场景具有特定性,例如基础劳动力、低频需求的知识技能型工作,需求时间和空间上不稳定的职位等。应该优先构建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对社会发展具有重要价值,未来将呈现多元的就业格局,传统就业、灵活就业等众多方式将共存于就业市场。(牛广文)

原文链接:[人民网]专家谈后疫情时代的人力共享:未来将呈现多元就业格局